【维港会】月入1.3万女半份粮交家用 储13万创业被父挪用还哥赌债

2020-09-15 20:20
示意图。Unsplash图片
示意图。Unsplash图片

重男轻女的观念在不少家庭依然存在,一名女生日前在网络投稿,诉说著自己一直为家人付出却得不到父母重视的经历。当事人每月给予逾半份薪金作家用,终于存了13万创业基金打算实现理想,惟最后被父母要胁将全数储蓄交出为胞兄还赌债,她最终死心决定离家出走。

facebook 专页「办公室日报」昨日(14日)发布一则帖文,转载一名读者化名为阿欣的投稿。阿欣表示自己没学历,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故此最终去了便利店打工。虽然她每月薪金只有约1.3万元,但她仍坚持每月存钱希望实现创业理想,日后可以开一间属于自己的美甲店,将兴趣化成终身职业。

然而,阿欣每月需给予家人逾7千元作为家用,扣除交通费用及饭钱后,剩下的钱有一部份要用作进修,薪金经已所剩无几,很多时候每月20几号开始便要三餐捱面包,父母从来不煮饭。她报读了美甲、修眉及化妆等课程增值自己,为以后创业铺路。不过阿欣有一个沉迷赌博的兄长,每个月除了7千元的必须家用,她不时亦需缴付额外的家用作为哥哥的洗费,让阿欣的储蓄进度缓慢。最终阿欣用4年时间存了13.4万元。

阿欣认为自己已尽力,便决意全心全意发展自己的创业梦,打算辞去便利店的工作,并看了铺位及找齐必须的器材,跟父母提出此意向。然而,此时候哥哥赌外围输大钱,欠债十几万,导致有人在家门淋红油,每天塞锁匙孔及用电话滋扰。阿欣的妈妈就提出,既然有钱创业,即是有多馀钱,让阿欣把这笔钱帮哥哥还债。

阿所拒绝了妈妈的要求,因为始终这笔钱都是「死悭死抵储返嚟嘅血汗钱」,但是父母依然日夜催促交出储蓄。阿欣表示,哥哥已经至少7年没有工作,亦无投入职场的意向,从来不找工作,即使有亲戚朋友介绍工作,他都拒绝。阿欣形容哥哥的主要职责就是赌钱,「赌波赌马样样齐」。但父母对哥哥十分包容,只要哥哥「摊大手板」向家人取洗费,父母都会给,不足够又会再问阿欣取钱,变相平常都是由阿欣偿还哥哥的赌债。阿欣不满父母不怪责哥哥赌钱,反而怪责自己不拿钱还债。

可是,阿欣的父亲有一天突然在她睡觉时入房扯她头发,迫阿欣一定要拿出所有钱帮哥哥还债。阿欣无力反抗,被打了几巴掌。父亲更说:「女仔人家学咩人讲理想?学咩人讲事业?」而妈妈亦袖手旁观在旁边附和。父亲说了一句:「生错咗呢个女!」,让阿欣十分深刻,阿欣知道当时只得两条路选择,要么被父亲在当刻打死,要么之后随时在睡梦中被人扯头发。当时心已死的阿欣最终交出13万,之后离家出走。

阿欣有感父母一直没有尽责任养育她,更曾想过轻生。她把交出的13万当作最后一次为这个家付出。当时离家的阿欣带著剩下的4,400元,一件衫也没取走去了投靠朋友,大半个月后在土瓜湾租劏房住。阿欣表示她离家后被亲戚指责不孝,但她仍觉自己问心无愧,即使尚未知之后的前路应该如何走下去,但她至少得到了解脱,人生不再需要为他人作嫁衣裳。

网民知悉阿欣的经历后,纷纷留言为她送上安慰,有人留言指十分欣赏阿欣在此环境下依然坚持到自己的理想,亦有人表示「13万换重生,值得,你好叻」。又有人祝福阿欣「成世人为左屋企庸庸碌碌,希望佢以后可以为自己而活」。网民亦安慰阿欣「离开先会搵到更多既13万」、 「人生就系有咁多嘅无奈」、「雨天之后一定有晴天」。

示意图。Unsplash图片
示意图。Unsplash图片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