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纪病毒打硬仗 孔繁毅分秒必争

2020-04-20 08:07
港大内科学系传染病科主任孔繁毅身兼多职,临牀诊症以外,亦要做研究、教学及收生。 何健勇摄
港大内科学系传染病科主任孔繁毅身兼多职,临牀诊症以外,亦要做研究、教学及收生。 何健勇摄

新型肺炎杀入香港前,港大内科学系传染病科主任孔繁毅与「师傅」袁国勇洞烛先机,推断此由冠状病毒引发,制定以混合抗病毒药物治疗的对策。○三年沙士在隔离病房照顾病人的孔繁毅,亲身体会到「病毒不放假」,遂加入医学科研团队,分秒必争与病毒竞赛,打赢一场又一场流感硬仗。经孔繁毅治疗的确诊病人陆续出院,也为他打下强心针,「每当有病人康复,那种开心是没有任何事可以比得上。」近日确诊个案回落,总算为前綫医护带来一点喘息空间,孔繁毅却未有停下来,继续临牀用药研究,冀研发出新型肺炎疫苗。 记者 林紫晴  

访问当日,刚完成教学的孔繁毅跑楼梯赶至,带领记者穿梭玛丽医院教授楼,前往其办公室详谈。「确诊个案终于跌至个位数了」,他不禁叹道。二月初,玛丽医院的隔离病房开始接收新型肺炎确诊患者,一百多名病人均经他治疗。

从现有药物寻治疗綫索

「年轻同事一开始都好惊,他们没有经历过沙士,不太愿意入隔离病房」,孔繁毅直言,香港突然爆发新型肺炎,初期未知病毒特性,前綫医护需要时间适应。经历过沙士、猪流感的他,也难掩紧张情绪,特别小心看待新型冠状病毒,「这病毒好聪明,有些病人可以完全无病徵。」

孔繁毅忆说,当年与郑智聪及邓兆晖医生跟随袁教授,到淘大花园实地考察。
孔繁毅忆说,当年与郑智聪及邓兆晖医生跟随袁教授,到淘大花园实地考察。

去年底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爆出不明原因肺炎,被内地媒体揭发有售野味,令人回想起○三年沙士,孔繁毅与「师傅」袁国勇也凭藉沙士经验,推断此为冠状病毒,「这不似流感,因流感爆发严重及快很多,所以我们觉得很大机会是冠状病毒。」

一月中,他们已想出治疗病人的对策,并制定「三联疗法」,即蛋白酶抑制剂、干扰素及利巴韦林。孔繁毅擅于流感疫苗及抗病毒研究,经验告诉他对抗新型病毒,可从现有药物找出治疗綫索,「打开实验室的药库,看看不同药物的作用机制,便可找到抗病毒的共通点。最重要是安全,不用第一期临牀研究,在cell line(细胞株)及动物身上试过,可行的话便能用药。」

孔繁毅的传染病科知识,启蒙自恩师袁国勇,也令他踏上科研之路。○二年,孔繁毅通过内科专科试后,在感染科及肝肠内科之间踌躇不定,转职至深切治疗部,经郑智聪医生介绍,认识当时已是传染病学权威的袁国勇。「第一次聊天已觉得很投契」,一次倾谈,他便决定跟袁国勇学师。

拜师袁国勇 沙士考察开眼界

一年后香港爆发沙士,袁国勇及团队视之为百年难得一现的传染病大爆发,加紧研究。孔繁毅忆说,当年与郑智聪及邓兆晖医生跟随袁教授,到淘大花园实地考察,分析空气传播病毒的原因,令他眼界大开,「虽然当场没有很重大的发现,但整个过程很fascinating(引人入胜)。」

沙士期间,孔繁毅仍在隔离病房照顾病人,每天进内三至四小时为病人检查及「听肺」,「当年病房没有负压,都惊(会受感染)。但全部医生护士都拍心口入去,顶住。」他下班后再去联合医院做临牀研究,分析沙士病人的病毒指数,想尽办法治疗病人,「当时很多沙士病人出现并发症,甚至要入深切治疗部,却只用利巴韦林或类固醇,欠缺最关键的抗病毒药物,后期才同时使用蛋白酶抑制剂,作双联疗法。」

孔繁毅的传染病科知识,启蒙自恩师袁国勇,也令他踏上科研之路。
孔繁毅的传染病科知识,启蒙自恩师袁国勇,也令他踏上科研之路。

战猪流感 首研血浆治疗

沙士疫情过后,孔繁毅赴美深造临牀传染病科,回流香港不久,又要面对○九年的猪流感爆发。他被任命主导恢复血浆研究,夥红十字会实验室,收集猪流感病人康复后的血浆,开展全球首个用血浆治疗的临牀研究,「用血浆治疗不是新方法,早于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爆发,已有文献记载使用。但我们当时的研究是展望式,比较康复者血浆及没有猪流感抗体的免疫球蛋白,从而抑制病毒指数,减低感染猪流感的死亡率。」

「我们打了一万个电话,筛选出八百名捐血者。有些康复者不止捐一次血,真的很感谢他们的慷慨」,孔繁毅说。及后,美国多所大型医院花了三年时间重复该研究,更将规模扩大,证实孔繁毅与团队的发现。

临牀诊断及研究工作以外,孔繁毅亦是港大医学院助理院长,肩负收生重任。身兼多职的确难以兼顾,他却乐在其中,「收录未来医生意义重大,十几年后,便是他们照顾我们这一代人。」为让新晋医生更全面,每年他会到访英国,了解当地医科生增润学年的做法,「做科研也好,去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亦好,最重要是让学生做自己想做的事,使他们当医生的决心更坚定。」

肩负收生重任乐在其中

回顾二十年的从医生涯,孔繁毅一直只在做好一件事:「我们做临牀诊证、研究,最终目的好简单,都只是想病人康复。」今次疫情风高浪急,第二波爆发情况更严重,他从中体会到不同岗位的医护,联成一綫同心抗疫的可贵,「由一开始大家都好担心,但之后适应下来,便互相协助,抽空作临牀研究。」

眼见确诊病人一个又一个出院,即使连续工作三个月没放假,又因无暇吃午餐消瘦十磅,孔繁毅亦乐此不疲,「每当有病人康复,那种开心是没有任何事可以比得上。」随着确诊个案回落,第二波爆发渐告一段落,孔繁毅未有松懈,「我们预计冬天会再爆发,正准备研究新药及简化治疗,希望快点研发出疫苗。」


原文刊于《星岛日报》「每日杂志」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