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两办发炮 理直气壮

2020-04-20 07:14
复活节期间,港澳办和中联办点名批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同时警告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隐患。
复活节期间,港澳办和中联办点名批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同时警告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隐患。

过去的一个星期,可以说香港政坛的大日子,政府连串动作守护香港法治和社会的稳定。

连番动作中,最先抢到眼球是港澳办及中联办高调批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在主持内务会议选举主席的表现,质疑他花了半年时间,都未能选出主席,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之嫌。批评议员在主持会议不力是违法,后果可以很严重,当事人当然反应很大,对本地政界也像投下了一个深水炸弹,掀起巨大波涛。几日之后,中联办主任骆惠宁趁「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再度向反对派发炮,直指香港的政治问题已经成为国家安全的一大隐患。他直指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始终不够完善,不少人的国家安全观念也相对薄弱。又提到去年六月以来持续发生的「港独」、「黑暴」等激进暴力犯罪行为,认为香港「要尽快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层面下工夫,该制定的制定,该修改的修改,该激活的激活,该执行的执行,决不能让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风险口。」不然的话,香港这个「蚁穴」,将可能摧毁国家安全的「大坝」。由于中央的措词语气相当强硬,令人揣测中央是否要求特区政府要就廿三条立法。

对于中央机构接连炮轰反对派,反对派固然既惊且恼,不过,各反对党派的反应都略有不同,遭到重炮轰击的公民党,自然反应最大,他们质疑中央指控郭荣铿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这罪名有没有法律根据,又话中央的行为是有违《基本法》和「一国两制」。民主党的反应较老实,承认中央在香港事务上有权发言,但虽然有权,但也不应该用尽、不应该随便介入香港的事务。

引美介入已违《基本法》

中央今次重炮轰击反对派,相信已有整套回应香港过去一年香港政局的思维。中央当然希望贯彻「一国两制」,要达至这个目标不能只以良好意愿出发,同时也做好两手准备,在《基本法》内有不同的法规条文,防止有人从中破坏,甚至把香港变成颠覆基地,这些思维不是今日才出现,而是一早预见风险有言在先。所以,公民党说中央没有权力评论香港事务,肯定是不对的,只是中央是否运用这些权力而已。

是次中央行使其权力,原因已经毋须再多讲,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要终止香港现时的乱局。黑暴在过去一年酿成的社会混乱,可说已经达到巅峰,而且有迹可寻。在二○一四年,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公民抗命,已露出苗头。当时,香港的政治气氛仍显得平和和理性,但有人希望制造激烈的局面,不惜提出「违法达义」歪理,扭曲了香港年轻人对法治的观念。香港要达至全面普选本来并非不可能,只是戴耀廷等人坚持要用他的方式,扭曲出所谓的「真普选」,甚至不惜以违法的方式去争取。其后违法的占领行动,由纸上谈兵变成了事实,演变成所谓的雨伞运动,甚有颜色革命的味道。

在反对派步步进逼下,中央终于作出「八三一决定」,明确阐述其对普选问题的原则和立场。违法占领街头和暴乱,可以说是香港政治的转捩点。自此之后,反对派以及年轻人罔顾法律的态度愈来愈明显。

去年六月,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触发了反对派激烈的行动,由堵塞道路,到向警署投掷汽油弹、袭警、烧国旗、毁国徽、搞罢工罢课罢市、到占领大学校园,这个时候,包括郭荣铿在内的一班政客跑到美国去,推动成立《香港人权法》,公然引入美国干预。这班人动辄指责中央干预香港事务,他们跑到美国要求立法,明显就是违反《基本法》,这种「有事《基本法》、无事《人权法》」,完全是输打赢要的双重标准。

反对派援引外国势力,乘着黑暴炽烈之风,在去年十一月的区议会选举,反对派更大获全胜,现时更剑指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希望夺得半数以上议席、控制立法会。反对派的最终目标,正如他们所讲的,就是搅乱香港社会,要香港揽炒,把民怨推到最高。像郭荣铿为跑去美国,要求美国根据《人权法》制裁香港后,不断透过滥用主持会议的权力瘫痪议会的运作,竟然用了半年时间也选不出主席。

内会成立受阻,很多重要的议案和拨款都不能通过,瘫痪香港政府施政,令到香港民生大受影响。郭荣铿等人的目标,其实是在搞「政治揽炒」,民生受害,令民上升。反对派这种手法在外国的颜色革命期间,屡见不鲜。由于香港政府和建制派对反对派的所作所为,让人觉得「懒懒闲」,听之任之,这才使到中央要出手。

骆惠宁表示,香港这个混乱局面,将有可能影响到国家安全,并非杞人之忧,现时国际形势非常,中美正进行埋身肉搏,有香港人跑到美国,为美国介入香港事务铺桥搭路,把香港变成美国攻击中国的一只棋子。

扭曲廿二条做文章

中联办、港澳办以法律观点批评反对派的破坏行为,打中他们的死穴。他们就像过去打起不满中央干预的保护罩,甚至打出《基本法》廿二条内地机构不能干预香港事务的条文作为幌子,又趁着特区政府对条文发表的声明大做文章。

反对派引用《基本法》廿二条的条文质疑两办干预,是一贯偷换概念的诡辩手法。有关条文中所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属部门」,是指各省市或部门机构在港设立的分支,这条条文原意是防止回归后,不同机构来港后指手划脚,造成混乱,所以把权限划归中央机构,这个初心很多参与《基本法》制订的人士,包括资深记者都清楚,而不是像反对派所说,中央甚么事都不能说、不能管。如果说回归后,中央对香港事务不能置一言,那一国两制还怎样落实?所以反对派的说词根本一戳就穿,经不起严谨的法理推敲。

两办对香港事务发挥监督作用,是《基本法》赋予的权力,属于国家行为,不是廿二条所说「中央人民政府所属部门」,这点清楚不过,反对派乱引条文,还借着特区政府发表的声明起哄。不过,当反对派走到美国要求介入特区的运作,做出了严重违反《基本法》的行为后,中央行使权力根本就是理直气壮,不会因为反对派耍点小聪明的强辩而有少微动摇。

复活节期间,港澳办和中联办点名批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同时警告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隐患。反对派一如过去批评中央干预,又引《基本法》廿二条来做文章,搞出特区政府要一再发声明澄清的风波。打口水战一向是反对派的强项,不过,当他们不断踏践一国两制,甚至不惜引入外国干预,过去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中央维权的言论,已难阻止北京行使《基本法》赋予权利的决心。

特约作者:陈约翰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港情周记」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