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收费遇疫袭 新闻网传告急

2020-04-18 09:58
广告下挫加上订户停订对网媒带来相当冲击。(资料图片)
广告下挫加上订户停订对网媒带来相当冲击。(资料图片)

由农历年武汉封城起计,新冠肺炎爆发两个多月,虽然时间不算很长,但因为影响国家众多,而且造成的停摆效应极大,经济受到的损害被视为是二战以来最严重,很多行业都受打击,媒体成为重灾区,而且与其他网络行业不同,新媒体今次都成为重灾区。

专栏作家纷吁救亡

疫情下绝大部分行业都成为输家,唯独在减少社交接触和留家时间大增下,网企股份最近能够「免疫」,表现一枝独秀。在这个背景下,有报纸网站的专栏作者四出呼吁订阅救亡,就令人啧啧称奇。

这个报纸网站去年开始收费,最初报称订阅人数有数十万,令外界对收费模式产生憧憬。不过,早前网站大力宣传长期订阅折扣,有变相减价的味道。最近一个月,网站多个专栏作家,就在社网上恳求公众订阅支持,否则可能撑不下去。

这个网站由收费初期显得很有信心,到最近任由名下专栏作家四出求援,在圈中引起不少猜测,有阴谋论者怀疑是否借此打悲情牌,以争取订阅,扩大收益。

网上广告同样大减

行内人认为,告急行动未必是有策略性。过去几个月,广告数量全面急挫,无论是纸媒、电子媒体、户外广告全都蒸发,虽然网络经济备受唱好,但网上广告却难逃萎缩,本来亏损的报纸网站变成百上加斤,财政爆发危机绝不出奇。

从专栏作家告急的说法,现在的困局似乎不但是广告下挫带来,订户停订都有相当冲击,这是因为近日经济转差,抑或社会运动退热,削弱了阅户付费的兴趣,专栏就没有交代。

媒体在经济寒冬难独善其身,传媒大亨梅铎早前就停办了名下多份地区报章。本港媒体亦出现裁员减薪,专栏作家都被要求削减稿费,因此对于恶劣的经营环境,会有直接感受。

外界支援杯水车薪

在传媒纷纷不支下,一向成为新媒体发展大赢家的社交平台,可能都感受到生态恶化的负面因素,早前巨头谷歌就推出一些支援计画,让媒体申请资助,不过,这些资源相当整个行业流失的收入,只是杯水车薪。

肺炎冲击爆发后,政府推出支援企业措施,传媒都不在特定的支援范畴。在第二轮纾困措施下,政府会安排代雇主支付一半薪酬半年,这个涵盖面极广的计画,应该可以把媒体纳入。对薪酬支出占比甚高的传媒机构,应有一定纾缓作用。不过,行业要走出谷底,特别是烧钱多年的网媒,最终还是要争取到更多广告,以及找出可持续经营的商业模式。(吴顺目)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拆破传媒术」专栏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