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院老翁疑医疗失误死亡 主诊医生作供:用争议药物及换喉是危急决定

2020-01-14 14:15

屯门医院3年多前疑因医疗事故,到患哮喘的七旬老翁死亡案件,今日在死因庭续审。死者主诊医生、时任屯门医院深切治疗部医生今早到庭上作供。证人案发时第2年在屯门医院受训,他在庭上再否认插错喉一事,并澄清处方拉贝他乐及两度更换喉管是必要及危急的决定。聆讯今午继续。

医生林棋炜于2016年5月15日下午4时开始接手死者情况。当晚9时,他发现死者血压急升,沿用的药物三硝酸甘油脂(T.N.G)已无法控制,遂转用受争议的拉贝他乐。林医生指,自己虽没有详细阅读过药物说明书,但根据自已的医学知识,深明其副作用,故将剂量减半,并以连续静脉注射的方式,分一个半小时慢慢用药,以在出现副作用时可即时发现及处理。

问到为何不用其他药物,林解释,当时深切治疗部的其他药物与三硝酸甘油脂相似,意义不大。另种较好的药物Esmolol则因要到药房等待至少30分钟取药,决定弃用。家属质问「你有冇考虑过病人最大利益?点解我爸爸一早出现高血压,但系你唔预早拎定只好啲嘅药?」林解释称,死者血压曾出现稳定回落,故本来不打算再用药。处方拉贝他药为紧急、临床的决定,又指用esmolol亦不是全无风险。

16日凌晨约3时,死者血压降低,上压一度低至70,并出现支气管痉挛。医生立即停用所有降血压药,并为死者注射肾上腺素,及用支气管扩张剂喘乐宁,稳定死者情绪。至于为何死者血压会急降,陈表示「有机会系急性心藏病,好多可能性」。

问至死者于12分钟内两度换喉一事,林再三强调自己并无插错喉管至食道,「插完喉我觉得满意嘅,系一个成功嘅插喉」,又表示自己用了几种临床方式,证实插喉无误。家属质疑,为何当时人手足够,但不用黄金标准仪容测量。陈解释「部机要热身,加上当时急救紧,冇咁快」。

林今在庭上承认,第二次换喉时,死者已心跳停顿,当时他发现喉管被分泌物堵塞,于是整条喉管更换。家属反问,既然换喉有机会令死者气管收缩,质疑「点解要成条换?痰唔系抽就得㗎咩?」林则表示过于浓稠的分泌物难以抽走,必须整条更换。问到死者遗体为何腹胀,林则表示不了解,又认为胀起的应该是肺部。

法庭记者:张旭珊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