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政治部不只有震慑作用

2020-06-26 08:50
  人大常委会将于本月二十八至三十日再度开会,预料《港区国安法》将在是次会议结束时通过,在香港回归二十三周年前夕,将成为维持香港安定的利器。

  我觉得港府重设政治部,是《港区国安法》最实质的部份,将可阻止禁之不绝的颠覆活动,特别是那些有外地势力暗中支持的。在二〇一四年的占中运动,有部份地区的运动比较纯洁,只是年轻人自发上街堵路,但在旺角区却不一样,当时政府已经侦知,旺角区有四批黑社会盘踞,参与堵路,其中还有台湾竹联帮的参与。奈何警察蒐集政治情报的能力薄弱,也没有专责的部门负责,事件就此不了了之。

  讲到这里,有参与占中或去年的反修例运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破口大骂,说自己并非黑社会,亦没有收钱,为甚么说运动有黑社会的参与?恐怕这种意见犯上很典型的逻辑谬误,你自己不是黑社会,不等于整场运动没有黑社会参与。在去年的反修例运动,特别在初期的激进示威活动之中,可以见到操控者的身影。每有示威者被捕,就马上有人派律师到就近的警署保释被捕人士,当中有些是人权律师,也有由不知名人士操控的律师。据说有家长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儿子被捕,马上通知律师朋友到警署保释儿子,该孩子告诉了那名律师有关参与运动的细节。原来有人专门到学校收买学生,要他们走上最激进的前线,运送汽油弹的,可得一千元,掟汽油弹的,可得一万元。汽油弹在铜锣湾一所办公室的空置单位内交收,运送汽油弹的,即时付钱;而掟汽油弹的,会有专人跟到现场,证明那个学生真的掟了汽油弹,然后才付钱。

  在运动的初期,没有太多示威者敢掟汽油弹,所以有心人要付钱叫人去做最激的事情,但随著运动的发展,不断激化,后来不但有大学生、中学生自发掟汽油弹,甚至在大学内大量制造汽油弹。到那时候,已毋须付钱给人掟弹了。警方虽然知道有人在幕后操控,但却没有能力追查,因为既无法例支持,亦没有人手去深挖情报。

  反修例运动涉及数以千万元计的「运动捐款」。据闻有一个热血中年男子,糊糊涂涂投身「革命」,让人把巨额「捐款」,存入自己不再使用的公司帐户,警方怀疑当中部份款项不是捐款,而是有人借此输送巨款。但银行拒绝提供资料,令到调查不得要领。可怜那位热血中年男子,有很大机会被控以洗黑钱的严重罪行,实情他只是一名替死鬼。从这个例子可见,有黑社会参与其中,控制款项和操控运动,但警方也无力调查。镜头一转,美国为了追查扰乱美国国家安全的恐怖份子,不惜修订《银行法》,甚至派人进驻银行,调查银行所有帐目,美国反恐反颠覆的力度,比香港大一百倍。

  回归前,香港警队内有一个人数多达两千人的政治部,对危害香港及英国的安全活动防微杜渐。英国人撤退时把政治部撤销,令香港维护国安方面处于真空状态。机构有惯性,警队也不例外。假若廉政公署接到一项投诉,按法例要求,廉署接到投诉必须调查,不调查的案件,还要向独立委员会解释,令廉署调查案件比较积极。但警队的运作方式不同,各个部门都有大量案件要处理,遇到法例支援不足的案件,基本上不去调查或者稍作调查,就不了了之。没有强而有力的法例、没有专责部门、也没有具备相关知识的专责人员,香港就如「无掩鸡笼」,任由外地势力操控香港的政治运动。

  重建政治部,阻断外地势力干预的香港的政治运动,客观上可令香港的政治生态回复正常,对那些本着纯正动机参与政治的人们而言,其实是好事而非坏事。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