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话语权在静默中弱化

2021-05-05 03:32
记协与新闻学者日前就新闻自由的调查举行记者会。不过,本港新闻行业近年最大的挑战,除了来自政治环境外,行业生态的恶化,威胁愈来愈大,但似乎关心的人有限,无论政府抑或业内人士、学者,似乎都感觉有限。

新闻机构持续弱化

本港的新闻自由备受关注。过去多年,记协参与的调查都显示新闻自由在减少中,今年的结果也不例外,不过,亦有评论指出,在相关调查中,来自业内与普通市民的结果有点不一样,业内的调查结果偏向负面,市民的调查则有改善。

新闻自由的增减讨论了多年,对于从业员来说,另一个挑战是工作环境的走下坡。在网络媒体兴起下,记者行业的待遇近年不断下滑。记协是支持网络发展不遗馀力的机构,全力向政府和不同组织争取网媒的地位,然而,网媒的发展非但没有带来改善,相反,情况每况愈下。

这种媒体困局不是香港为然,在澳洲政府早已忍不住出手干预,立法要求社交平台向媒体支付费用,以保障本地媒体的生存空间。在政府介入下,美国的网媒作出强烈反应,有搜索引擎公司威胁考虑退出澳洲,其后有社交平台作出妥协,与主要新闻媒体讨论付费安排。

外国着手立法保护

澳洲政府出手保护当地传媒,当然不是单纯为了保障记者饭碗,而是明白本地新闻机构生存对社会的作用非常重要,在跨国媒体日趋垄断的形势下,再不能任由本地媒体自生自灭。在澳洲之后,欧洲有其他国家也考虑以不同形式介入。

除了在网媒拥有绝对优势的美国外,西方国家陆续对媒体生态恶化显露出忧虑。然而,本港对于这个议题,无论是政府抑或传媒学者,似乎都看不到有积极反应,故此行内已有声音,提出当局是否应该跟进一下外国的做法?

行内人认为,像澳洲立法要求社媒向新闻机构付费,能否产生足够的保障还是未知之数,原因之一是跨国网媒已经变成庞然巨物,议价能力极高,由本地新闻机构与其谈判,强弱之势悬殊,不能保证能达致立法想取得的效果。

成功基石却乏关心

香港的国际地位,与发达的媒体有直接关系,本地不但是国际商业中心,同时是国际新闻中心,其中新闻机构绝大部分是民办的企业,这种布局维持了新闻的自主和活力,是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然而,这个独特的宏观条件已经不断弱化,单看本地近年在财经新闻的数量和质素,不断被内地追赶以至超越,就令人忧虑香港的话语权不断下降,最吊诡的是对于这样重要的变化似乎没有甚么关心,甚至连一年一度的调研和分析都付诸阙如。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