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对挑机搞局者应否继续客气

2021-04-28 04:03
有人形容香港现在处于平衡时空,有人搵朝不得晚,在疫情下生活逼人;有人却仍然有空闲「打抱不平」,专向政府「挑机」。对着这些人,当局又应如何应对呢?

有钱人出信「凶」政府

  一样米养百样人,同一件事,不同人可以有过百种不同反应,在香港这样开放的社会尤甚。不同的反应中,其中一大类就是逆反式回应,专门挑战政府的决策,最近就有两个事例。一个事例是政府要求豪宅住客检疫,有人找律师质疑政府的法律根据,认为若无法律根据就是非法禁锢。另一个例子是网台节目主持人不满区议会起音乐喷泉,于是跑到喷泉公开洗澡,搞到一地泡,喷泉要停用清理。

  政府要求豪宅检疫,不是无缘无故,皆因有染变种病毒人士在大厦停留。检疫要隔离二十一日,试过的人形容为惨过坐监,滋味确不好受,不过,大部分人都自叹倒运,很少会质疑政府无权这样做,皆因当局防疫有责,而且官员行事习惯先想一想法律基础是否具备,所以豪宅住客消息曝光,当局已指出是根据《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豪客在出信前,未知有没有谘询过律师?律师又提供甚么意见呢?

  豪客不满检疫要求出律师信,有人会觉得是否「有钱人动不得」、「有钱大晒,找律师凶政府」。不过,说到底香港是法治之地,有钱出律师信,政府水来土掩,一样有律政司可以招架。有公关界认为,如果消息不曝光,双方可以私底下沟通,现时信件曝光,对方讲到质疑政府非法禁锢这样严重,当局在回应法律根据时,是否应该重申防护公众衞生,人人有责,抢回道德高地,而不单是讲法律呢?

出位牵涉利益计算

  和喷泉洗澡比,出律师信仍算是文明,大家按游戏规则玩,网媒主持露肉洗澡,出位味道更浓。公关界说,主持所属的网媒,踩场搞局味道更浓。这个网媒过去以针对大台嘲弄,一度大受欢迎,还成功上市。不过,挂牌牌期炒风炽烈,不少捧场客接了火棒。近年网媒似乎无复当年勇。这次洗澡搞出事,有人不满他的做法,但也有人觉得过瘾,作为小众媒体,计落除笨有精,这也是部分网媒一贯计算成本效益的方式。

  这种情形令人想起多年前,有人在大台电视节目举起「是是但但」的牌,这种做法是干扰广播节目,本质可以相当严重,同时影响商誉,当时有一派意见认为应该追究,结果则是采取宽松处理,也引发了后来狙击日益激进的局面。

  网媒人士搞挑机,本身可以有商业利益,从政府角度可以考虑引用不同条文追究,又或者就停开检查追讨损失,怎样回应就视乎当局想法,若然宽松回应最可能得益是做了好人,博得宽松之名;坏处则是日后其他人或会有样学样,挑机之风愈吹愈烈。

唾面自乾一味好人

  为政之道,不能一部通书睇到老。过去十几年,政府与官员行事倾向宽松,一味以好人角色出现,对挑机者采取清者自清的态度,甚至有人恶意挑机,都以唾面自乾的态度对应,就像去年示威人士攻入立法会,警方摆了空城计,这种打不还手的策略,今日还被人质疑是设局引人入局破坏。如果今日官员还想继续做好人,是否先要问问人家是否领受呢?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