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玉玲案例反映新闻自由默契被打破

2021-04-23 06:34
港台外判编导蔡玉玲因为做新闻查册,被控失实声明罪成,法庭判罚六千元,这个结果引起新闻界巨大关注,案件判决前新闻机构纷纷叫停类似做法。现在法庭的判决结果,反映了在法律面前,新闻工作没有特权,怎样维护新闻采访应有的自由和不被滥用成为待解的重要议题。

法律前记者无特权

蔡玉玲为了追查新闻,想透过查车牌知道车主身分,但据运输署的申报,她只能选择宣称与交通事务有关才能查册,结果出事。当案件判决前,有熟悉私隐保障的法律界人士已经对案件结果不乐观,昨日法官判处罪成。判词指出当事人违例是事实,法例有保障私隐的责任,从判处罚款和数额,反映了辩方求情时指出违例并非为了私利,以及相关新闻有公众利益的因素。

法官对案件的裁决,在法律界眼中属正常结果,因为按近年的私隐概念,资料拥有人提供个人资料,应该只能用于特定用途,有记者用来做新闻,这不是资料拥有人的原意,政府部门不宜自作主张。

今次结果证明在法律面前,做新闻没有特权。法律界坦言,正如廉署调查中的案件,是禁止任何人披露,多年前有报章披露了廉署邀请一名银行家协助调查,结果就被起诉,最后负责要记者写新闻的采访主任承担责任认罪,自此之后媒体对廉署查案的处理就很小心,未拉人前都不会报道。这个案例同样显示法官不会认为新闻工作者有不被检控的特权。

社会激化不再忍隐

记者查册掘新闻做了多年,一直没有出事,法律界解释之一,是可能没有当事人投诉。为甚么当事人从前不投诉呢?可能是过去不知道可以投诉,认为新闻自由下可以采用这些途径;也有可能是觉得投诉搞出重大风波,效果可能更差,于是忍隐不发。不过,经此一役,过去的做法显然不可能维持下去,在未有解决办法前,记者变成责任自负,自然不应再冒风险。

新闻自由在开放社会中非常重要,发挥了监察角色。要维护采访自由,按法律界的说法,过去部分是靠公众间的默契,就算记者做法有问题,社会都会容忍接受,然而,这种默契在社会激化下已经打破,大家只能讲法律,在此情况下,记者自然不宜再搏,馀下的做法有两个,一是少做少错,传媒只能循其他方法做新闻;二是在法律层面给予记者合法权力,譬如以公众利益或新闻自由作为豁免或抗辩理由。

法例是否提供豁免,是有不同考虑,当中反映社会的价值,譬如是私隐重要还是新闻自由重要。如果社会支持新闻的力量大,提出有关条文机会就较高,相反,如果社会起底肆虐,公众看法不同,法例也会因应环境改变。

堕入法网令人同情

蔡玉玲因为做新闻犯了法例令人同情。今次法庭的判决成为案例,留下来就是香港的新闻自由何去何从,当说到这个问题就变得非常有争议性,随时又变成充满政治化的激辩。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