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定位迷失 功能组别难拒合并

2021-04-05 02:59
人大常委会提出完善选举制度,政界忙于计数,当中立法会非建制派可以保留多少议席,现时普遍共识之间是十六、七席之间,大约为两成左右。

 非建制派议席大削,除了因为直选大执位,同时在功能组别,中央都明确要重建议席和选民架构。在议席方面部分非建制派的席位被合并,譬如医生和医疗界就会并成一位,这两个被非建制派占有的席位变一,间接削减了他们的版图。

专业倡议乏政绩

  对于非建制派的席位被削,他们的支持者相当无奈,同时有无力感。然而,从社会或民生层面,反响却不太大,或者至少没有人可以有很强的理由质疑。有研究政情者指出,出现这个情况,除了中央强势压倒一切,多少也因为这些议席近年基本上变得高度政治化,在专业上变得无为,少了席位对民生不见得有影响,甚至是有好处。

  在回归之前,中央重视功能组别,一大原因是香港多年发展不同专业,成为打造本地经济奇迹的核心竞争力。北京愿意给这些界别有加重的政治角色,原意是期望他们不必受民粹主义影响,以专业角度议政,推动本地的发展。

  然而,在选举制度的改变下,功能组别不断变成政治阵地的抢夺,随着选民人数增加,议席变成与直接日益接受。从过去两、三届选举,可以看到政纲部分已经变成极接近直选,以政治主题挂帅。

异化成利益代表

  同一时间,部分专业异化成利益团体。政情研究者坦言,过去政府强势时,专业界别代表要兼顾行业利益和公众利益,但随着管治弱化,像医疗、衞生就变成向行业利益一面倒。若然细数过去两届立法会医生界别的议员,有提出过多少有利公众的政策议题?有发表过多少有益民生的议案?

  专业界别本来是倾向取贤多过取众,然而,多年来的异化把这个功能推上了歧途,已经变成与公众利益愈走愈远。可以说,若然医护和医生界的议员如果过去做了很多公众赞赏,认为不可或缺的政策倡议,要把他们合并又是那样容易吗?现实是,像医界过去大搞行业利益,变成路人皆见,本来就种下改革的需要。

  功能团体没有做好本身的工作,迷失了本身的定位和角色,中央现在一槌定音要改革,反对者变成可以打的牌很少,这个局面实在值得过去和现任的履职者反思。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