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选举为温和民主派开路

2021-04-02 02:50
  法庭昨日裁决,包括资深大状李柱铭在内多名民主派人士非法集结罪成,判刑稍后宣判。人称「马丁」的李柱铭搞到被告入罪,恐怕当事人事前都未必有想过,曾经有新晋大状话入罪系光荣,李马丁有无觉得罪成系光荣,要当事人心照。

  李马丁行险中招

  李马丁这次被判罪成,事发在中央订立《港区国安法》,法例生效后,他一直表现理性,没有试图挑战法律界綫。政圈中人有指他和老友黎智英不同,黎智英一味搞激,不惜以身犯险,李马丁则较「锡身」,犯法的事基本上都未必想做,因此有人估计,他在街头运动如火如荼之际去「行街」,是相信政府不会提告,后来形势急转直下,结果这些简单易举证的罪行,一告就入,就算他法律功力多深都无用。

  李马丁搞政治搞了几十年,一直都安然无恙,为甚么这次会出事呢?当中固然有判断的问题,也有形格势禁的因素。在社会运动高峰时,激进风气愈吹愈烈,勇武派走上街投掷燃烧弹,袭击警察,风险极大,就算是和理非,若然没有一点表示,又怎能服众,冒点险出来挑战一下法例行街,已是最低消费。

  这种斗激的循环作用,在不同场景下都出现,正因如此,才会出现议员公然叫人删电邮被控告妨碍司法的案件。在当时的氛围下,违法达义成为社会运动的主流价值,行到最后唯有去尽,期望最后可以成功推倒政府,把做过的犯法行为抹掉,这就是去年立法会选举揽炒拖倒政府的背后逻辑。

  不断激化失自制

  然而,这种冲悬崖的做法对香港造成的伤害太过巨大,甚至影响中央在港的主权、治权,北京不能接受,最后只有替特区政府出手,订立《国安法》,硬生生煞停暴力和违法夺权。政圈中人认为,从这个意义上,不但是特区政府无法靠自身力量去遏止政治乖变,泛民阵营内的温和理性力量,都一样无法抵挡激进阵营的拉力,这从李马丁违法行街到议员涉险为暴力行为提供保护伞可见一斑。

  激进阵营在街头暴力冲击、违法,在议会选举则搞揽炒,同时不断冲击中央底,宣扬港独、自治,这股巨浪最后要由中央付出巨大代价,以立法和改革选举来平息,清楚划出政治参与的底綫把违反者全部踢出场,对一些本来愿意遵守原则,和平理性的泛民人士,其实是发挥了裁判角色,让游戏规则公平一点。

  回归以来,香港的民主运动在激进派逐步把持下变得极端,最后甚至演变成港独思维,这种路綫其实并不是所有泛民人士都支持和赞同,也觉得缺乏出路,但在激进力量把持下,通过民调、初选等手段清除异己,这些人陆续被抹黑,踢走。不知不觉中,很多不抗拒回归、支持民主的市民,根本变成没有选择。

  踢走激进讲理性

  选举方案公布后,泛民元老的狄志远估计他们日后可以拿到十多席,外界估计他有意落场。政府正清点有兴趣落场的人,有人估计会参与的人可能比估计的多,毕竟大家本来都知道中央的主权和治权不可挑战,这是参与香港政治的现实,只是有人期望借助外国介入发了春秋大梦,最后被人掴醒。中央现在把香港政治参与的规矩搞清,激进揽炒无得玩,温和理性的民主派,空间其实会不会反而是多了呢?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