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连等留守 恐仍难保民阵

2021-03-22 02:27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登民阵多年来一直未获注册,引发多个成员割席,经历大震荡后,仍有部分成员如社民连表明会留守。在这个情况下,相信警方下一步就要研究该组织的命运。

  民阵多年来一直以联盟方式运作,多次申请大型游行。由于每年六、七月期间都是示威旺季,民阵会否申请游行,相信很快摆上议题。有论者指出,过去警方曾经多次与民阵商讨游行安排,言下之意是民阵虽无注册社团之名,但却有注册社团之实,不能随便取缔。

新例后应要洗太平地

  对于这个说法,社会上有另一个声音,认为不能习非成是,一个未经注册的团体就是非法团体,过去没有取缔,不等如就不能取缔。

  究竟是否取缔民阵,不能抽空讨论,过去一年时局显然是今时不同往日。首先,是过去民阵申请游行,警方都会批准,然而,去年起做法已经改变,说明民阵的运作方式已未必行得通,互信基础不再存在,当局认为有需要加强风险防控。

  更重要的是,去年七月后港区《国安法》通过,本地执法环境大变,过去没有法例针对的行为,现在都可能触犯新例,而且当中的责任相当重大。在这种环境下,采取联盟式运作的代表性是否足够就大有疑问。

  有警政界认为,新例通过后对社团监管环境大变,正路应该要洗一次「太平地」,检查现行做法,看看有没有漏洞,如果警方重新检视所有成立而未注册的团体,负责人和各成员就要问问自己是否可以过关。

昔日做法难做护身符

  过去,本港游行就算人数众多,但基本上都守法和平,然而,在社会运动期间,游行经常伴随暴力事件,同时在《国安法》下,队伍若然有人做出涉嫌违法的行为,主办者的责任明显加重。正如在立法之后,中大对注册学生会的政纲有怀疑,就会提出要求学生会自行成立,以承担责任。由此可见,用以往做法来证明今日可以继续做的论据立不住脚,护身符的作用很微。

  民阵不可能再在不注册的情况下运作,如果没有人负责为民阵注册,警方就有很大机会作出取缔,若然民阵注册,负责人就必须承担巨大的法律风险,而且注册主任也未必信纳其申请。在这种情况下,社民连组织就算不退出,相信也未必能保住民阵,这个结果可能也在他们意料之内,继续留守或者只是想表达政治姿态,但这样做会否引发其他后果,相信连他们都心中无底。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