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坚再显私医A字膊本色

2021-03-17 03:41
  本港疫苗注射逐步展开,现时三十岁以上群组都可以有针打。本来,想打有得打是好事,但本地打疫针反应迟缓,惹来防疫落后及甚至浪费疫苗。为甚么出现这种情况,除了政府外,医疗界其实责无旁贷。

  闪闪缩缩免担责任

  香港打疫针比美英慢,与衞生界谈起个中原因,其中一个解释说得动听点,是自己被自己打败,皆因香港疫情比美英纾缓,致命率也较低,于是市民对注射的逼切性就没有这些国家那样有逼切感。

  同样,外国政府对推动打疫苗手法似较进取,看看美国的阿斯利康疫苗被多国停用,然而,英国首相约翰逊仍然坚持要继续打,而且拍心口保证疫苗无事,这种清兵态度真是打遍香港无敌手。

  另一个状况就是医疗界。环顾全球医疗界,基本态度是疫苗虽然是紧急使用,但医疗界都采取肯定态度,力言打针效益比风险高。香港的医疗界虽然没有反对这个大原则,但在承担上就显得颇为闪缩,他们惯常一句是不能百分百否定。生界笑言,世事无绝对,在医疗上试问有多少事是百分百肯定呢,医疗专家常常把百分百的要求挂在口边,是不是令人觉得闪闪缩缩呢?

  对住病人都靠指引

  另一个事例是私家医生参与打疫针,要求政府发指引。政府发了指引,医学会会长蔡坚走出来批评,指引有不清晰的地方,认为内容空泛及敷衍。他又说,香港有不少病人都有血压高,有些人见到医生亦会血压突然上升,部分私家医生可能无长期跟进一些病人,所以医生难以根据指引作出建议。

  对于私家医生要求发指引,又或者蔡坚要求订得很细致,衞生界觉得有点奇怪。毕竟,私家医生要衞生署发指引,这些指引都是医生订出,本来,医生受过专业训练,香港医生还有种种关卡不让其他地方的同业随便执业,他们面对着服务对象,判断不是应该更精准吗?他很有兴趣知道的是,如果指引订得很细,当按指引一个市民适合注射,但医生觉得他不适合时,他是否仍会照指引机械式照单打针呢?

  医生要为病人提供服务,从来都未必保证以具备像蔡坚说的条件,诊所打开门应诊,若然有个新病人急症进来,甚至即场晕倒,医生是否因为没有长期跟进而束手无策呢?

  专业精神究竟何在

  其实,对疫苗只有两个选择,打还是不打,中间要的是利多于弊的选择,医生工作就是要作出判断,这是医疗服务的核心元素,亦与日常很多诊断个案一样,医生不肯做要把责任推给没见过病人的官僚,这是否符合医德?自从香港疫情爆发以来,医疗团体究竟做过多少协助防疫的工作呢?像蔡坚作为行业公职的代表,除了让人看到私医不想承担责任的A字膊外,还看到甚么专业精神呢?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