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金融界独肥而不想拔一毛

2021-02-26 04:21
《财政预算案》宣读,今年虽然赤字严重,但仍然有派消费券、减免税项及收费等,初时市民不明白电子消费券是甚么东西,批评长者未必能使用,骂声比较厉害,后来知道可以透过八达通领取,受落程度明显提升了。

触动利益即刻发炮

在各种批评声中,比较多人议论的还是加股票印花税,财经界在媒体和报章发炮轰击,一时炮声隆隆,大有金融界不是好惹的势态。有政界直言,当中连港交所都对财爷份功课表示失望,又透露未获谘询,做法最惹人注目。

财爷提倡加印花税被痛骂,有政界人士说是预期之内,因为金融界在西方是出名大鳄,属于untouchable的恶人。这些财团背后有很大话语权,每凡触动他们的利益,他们就发动文攻武打,财爷要加印花税损害财团利益,他们就发动「持份者」狂攻,甚至不单狙击相关措施,甚至在其他范围都会起哄,令你吃不了兜着走。

财团大鳄不好惹,所以在美国选举会出现候选人在投资银行内部讲话,笑称自己是大行乖仔的场面,每一次华尔街出事,结果都是用公帑买单。这一次新冠疫情肆虐美国,联邦储备局印刷大量钞票救市,结果这些资金那里去呢?当中相信不少流入了华尔街。美国是全球金融霸权,带领全球削减股票交易费用的浪潮,美国买卖股票成本平,新一波是透过程式买股往往免佣,于是大量普罗大众加入炒卖行列。最近就出现大批散户投机和基金对赌,挟空垃圾股的戏码。

港交所也忘乎所以

散户疯狂炒卖最后下场现在仍在发展中,一般估计还是「衰收尾」,联储局印出来的钞票,最后还是落到大鳄手中。将来一旦爆出股灾,随时又逼出用公帑收拾残局的场景,金融界变成挟持政府不断按提款机。实际上,大户鼓励炒作,频繁买卖,表面上制造了就业和繁荣,但他们用科技驱动的动量交易,透过走在散户前头高沽低买,借不收佣金的交易方式,把钱都刮进自己口袋,股票变成赌场化,大户就成为长赌必赢的「庄家」。

开赌场会推高所在地的生活成本,这是普通常识,赌业经营者当然会鼓吹政府不收博彩税,以谷大投注额,但政府对这些说词应该听吗?政界认为,股市有融资作用,把股市完全比作赌场并不完全合适,然而,每日不停买买卖卖的投机行为是否赌博?答案是清楚不过,如果有人要投机又嫌要交税,他的理据有多强呢?

财爷今次拿股票印花税开刀,不是因为遏止投机等道德理由,而是在在需财下觉得最好的办法。去年港交所逆市大赚,高层人人分红,但仍然敢出来对尽一分责任表示失望,这种取态其实正是特区近年管治失序的写照,或者港交所管理层认为其持份者是基金大鳄,对其任命对象忘乎所以,这亦令人想起盈富基金管理人急急应美国要求制裁中国国企的做法。

惯以民望胁逼政府

回归以来,有些人以香港无普选作为理据,以民望作为评点政府的手段,久而久之,部分有心人就利用这个机制,对有作为的官员起而攻之,已经不问背后的理据和逻辑,形成整个管治向下的螺旋。从今次金融界独肥而仍然一毛不想拔,相关管理层漠视本身的社会和道德责任,足见各种利益集团而打民望战的负面作用有多大。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