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拍掌支持《预算案》加印花税

2021-02-25 04:07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宣读《财政预算案》,虽然事前已有风声今年不会派钱,但公布出来仍有退薪俸税、减利得税和差饷等几粒糖仔,再加派电子消费券。在财赤巨大兼持续下,市民都明白好难再苛求,所以外界焦点反而在加税项目,因为《预算案》公布调高股票印花税三成,股市曾一度跌过千点,直接受影响的港交所股价曾大跌逾一成,有外资大行趁机唱淡,话措施长远会影响香港扩大投资者基础。

  股市昨跌原因众多

  股市在《预算案》日大跌,市场人士直觉归因于加税,不过,有政经界看得阔一点,就留意到过去几日美国债息向上,加上内地传出收水,令南下大陆资金减少。昨日内地股市下插近两个百分点,中港相比,可能本地只是跌多二百点左右,部分业界把跌市主因放在《预算案》,或者与他们不喜欢加印花税的主观感觉有关。

  加税不受欢迎自不待言,然而,这次财政司司长陈茂波选择了加印花税,有人就认为值得拍掌支持。究竟他为甚么有这个决定,最好由他自己解答。不过,听闻在之前的《预算案》,有次他和人谈起如何拓展香港金融中心的连番大计,由于他是财金界出身,娓娓道来巨细无遗,冷不妨有人就问他,香港不少行业都褪色,唯独金融中心仍然大步发展,有没有想过金融中心发展带来的问题?

  财爷听完说愿问其详,座中人说香港现时变成资产中心,楼价高,股市旺,变成资源都集中到这两个领域,经营成本上升,很多产业都被逼转移。然而,金融中心主要创造高薪职位,投资银行家年薪八、九位数字,但离开中环,有多少人受惠?特别是现在股市大陆化和国际化,上市的公司资金主要投资大陆,买卖股票的不是北水就是外资,连本地的财经新闻都萎缩,试问创造到多少就业?

  港交所公然表「失望」

  他说,过去内地国企来港上市,受欢迎的公司都做到一人一手,小市民闻风入票,还有点甜头。现在民企主导,国际机构可以直接拿配额,小市民申请不一定有,肥水流过门口都未必受惠。香港做了股票中心,主要服务不是本地企业,带来的代价是生活成本上升,只是加剧了贫富悬殊,官员怎样能令到市民可以从中得益呢?财爷听后表示同意,但当年《预算案》没有做甚么明显回应。

  今次《预算案》加税,是逼不得已的措施,如何下刀首要是在艰难时期不影响民生。调高印花税三成,但实际上只是买十万元的股票多付三十元,相信完全不影响买卖的决定。现时很多经纪行为了争生意,买卖股票不收佣金,他们赚钱的方法就是靠借钱融资,买卖股票成本这样轻,如今加点税难道真的会影响经纪生意?代表金融服务界的议员张华峰肉紧地表达不满,可以说只是代表了业界表达逢加必反的立场,但同时也凸显了金融界赚得愈多愈好,懒理社会大局的片面。

  除了议员,港交所在公布后也出来表示对措施失望但理解。有人觉得这个说法虽较得体但仍然有问题。港交所的独家经营是政府赋予,港交所去年在疫情下盈利不跌反升,股价暴涨逾倍,高层「肥到着唔到袜」,在财赤巨大下利益稍微受损是否就需要表示失望?香港要发展股票中心除了低税外,收到天价薪酬的高层不是应该多想方法弥补吗?港交所高层如果说在艰难时期表示理解,期望日后可以早日调低,不是比直言失望更加合情合理吗?

  财团太贪惹起民愤

  由金融界议员以至港交所高层的反应,更加令人产生香港做了股票中心对市民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质疑?税务的作用就是进行财富的再分配,美国为甚么几年前发生占领华尔街,就是因为财团背后的贪得无厌,惹起民愤,财爷今次向金融界开刀,除了可以取得资源纾缓一下市民压力,同时也表现了为政需要的勇气和公义。

最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