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假阿妈与真感觉

2020-08-26 07:45
香港社会十分政治化,甚至到达非理性的程度。前天发生两件事情,令人十分感叹。

一、围攻出庭作证的母亲。十五岁女学生陈彦霖的死因聆讯昨日开始,陈彦霖的母亲出庭作证时说女儿精神失常,曾经试图自杀。她离开法庭的时候,被大批人用粗口追骂,甚至指她是「假阿妈」。彦霖妈妈因女儿过身本来已十分伤痛,还要遭受辱骂再打击。

按《死因裁判条例》第四十七条「因藐视行为而交付羁押」。当中条款(1)指明,「凡任何人在研讯过程中或在往返研讯地点途中,故意侮辱死因裁判官、协助死因裁判官的人员或证人」,皆属违法。法庭可以发出手令,把犯事者关押于监狱不超过两个月。前天这些严重骚扰证人的行为,已涉嫌触犯了法律。由于陈彦霖母亲的证词与自己相信的事情不符,便指她为「收钱假阿妈」,还对她百般羞辱,完全偏离香港作为一个文明社会的常态。

二、学者凭感觉决定自己毋须检测。一个大学传染病学者一直反对全民检测,认为没有针对性的检测是浪费子弹。他在一个电台访问时表示,「全民检测成效很低,加上自己有严格管理生活,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外出购物亦不会除下口罩,受感染的机会极微,不会怀疑自己是隐形传播者,故不会参与检测。」

这个「觉得自己不是隐形传播者,就不参加检测」的说法,引发很大的争议。如果出自一个市井之徒之口,大家无话可说,但由一个一流学府的传染病学者说出来,的确令人无语。大学学者凭「感觉」行事,你还相信科学吗?

相信社会上绝大多数的隐形传播者,都不会觉得自己受感染。否则他一早就会就医,或者自行做检查。之所以要做全民检测,正正是要找出那些觉得自己没有被感染的隐形传播者。而现实上亦见到很多受到感染的案例,其生活非常规律,主要活动地点是上班地点和家中,而坐交通工具都戴上口罩,但结果还是被感染了。作为一个学者,说自己凭感觉觉得没有被感染,就不参加检测,令人有点震惊。

无论追骂人是「假阿妈」的抗议者,到顺着感觉走的大学者,其共通点似乎是泛政治化,没有按科学和理性的原则思考问题,在偏见带引下,坚持自己「觉得」一定对的答案。这些事情,在人类几千年文明发展以来,都会反覆出现,可以说是黑暗时代。

我读大学时,要接受通识教育,修读了一个西方文明的历史课,当中提到天文学家哥白尼的故事,我至今仍然记得。哥白尼是文艺复兴时代波兰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他生于一四七三年,当时的社会相信「地心说」,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哥白尼透过天文观测,相信地球并非宇宙的中心,而是环绕着太阳运行,提出了「日心说」。

但当时的教会坚信传统的「地心说」,一直打压哥白尼。哥白尼在临死前(一五四三年)发表《天体运行论》,是现代天文学的起点,而有名的天文学家伽利略也追随哥白尼的学说。天主教神父英哥利是哥白尼学说的主要反对者。英哥利在哥白尼死后七十三年(一六一六年)写了一篇文章,谴责哥白尼学说在「哲学上站不住脚,神学上属于异端学说」。

当时的大教宗保禄五世针对伽利略,颁布了一项法案,警告他不要再支持哥白尼学说。一六三三年,伽利略因为追随哥白尼学说,被指控有异端邪说的严重嫌疑,最终被判终身软禁。直至一七五八年,天主教才从《禁书目录》中去掉了对于日心说的相关著作的禁令。

现代西方社会文明的起源,就是坚持相信科学和理性,去除一些政治及宗教上的偏见。

香港如今极度泛政治化,社会广泛地被偏见包裹着,从精英到民众,都只是随著感觉走,都只会讲大众啱听的说话。结果整个社会都迷失理性,不断沉沦。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