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中国要走出第三条路

2020-08-19 07:42
昨天讲到美中两国作为世界第一及第二大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之中,恐怕最后注定一战,除非如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阿利森(Graham Allison)所言,美国学会接受中国强大,否则战争难免。

昨日亦讲到有学者认为习主席「敢于亮剑」,是导致中美恶化的主因。我认为这种观点完全代入了美国的思维(特别是前特朗普时代)。犹记得二○○八年金融海啸爆发之际,民主党的奥巴马上台,曾邀请中国召开G2会议(两大工业国),习主席婉拒参加。如果中国好大喜功,早就自命为G2了。

中国种种的策略,被美国说成侵略性,其实是防衞性的,从搞「一带一路」要突破美国海路的能源封锁,到南海造岛要突破美国在「第一岛链」的包围,中国要防衞「修昔底德陷阱」的败局。既然美国不会容忍一个是其经济总量六成或以上的国家,认为这些国家会对她构成威胁,中国便不能排除战争,不能排除被美国碾压的败局。

观乎世界历史,特别是二战之后的历史,中美爆发冲突,只能有三种结局:

一、苏联或利比亚式解体。苏联最后一个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是西方主义信徒,推动改革,最后更主动解散苏联。这种被对方的意识形态感召的自毁行为,结果证明对自己国家是一场灾难。解体后的苏联,不但完全失去了对东欧国家的控制,自己的国土亦四分五裂。苏联由世界两强之一,变成俄罗斯之后,急跌到世界排名第十一。

苏联式自毁还不算是最悲惨的,更悲惨的是利比亚的斩首模式。利比亚狂人领袖卡达菲过去曾与美国激烈对抗,到二○○三年美军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卡达菲和美国讲和,承诺放弃研发大杀伤力武器,销毁全部化武和核武原料。怎料其后突然爆发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乱局,美国一百八十度变脸,把原来的盟友卡达菲变成击杀的对象,卡达菲最后被叛军捕获,横死街头。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北韩领袖金正恩谈判,金正恩着力要防止的,就是出现「卡达菲模式」,怕与美国谈判成功之后,被美国斩首。与美国恶斗的时候不死,向美国倾斜才是死亡之吻。

二、举手投降,这是日本模式。日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成长到美国的六成,很多方面都开始超越美国。当时美国与日本也发生近似与中国的贸易纠纷,美国开始抵制日本货,狙击东芝。一九八五年,日本被迫签署《广场协议》,日圆大幅升值,令日本这个以出口为主的国家的繁荣,戛然而止。日本在二战之后不能全面建构自己的军事力量,所谓的军队也只是「自衞队」,军事完全处于美国的保护伞之下,根本无力与美国对抗。美国要日本跪低,日本只能乖乖照做。日本虽然未至于亡国,但经济低迷了三十年,而且看来永远也无法真正复苏。

三、迎击美国,走自主的路。事实上,中国很早便选择了这条路,方方面面都朝向这个目标部署。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研发原子弹,当时中国外交部长陈毅说: 「不管中国有多穷,我当了裤子也要造核子!」为此金庸在《明报》发表社论《要裤子,不要核子》,大力批评中国一穷二白还要造原子弹。

我年轻时也很赞同金庸观点,认为吃饭比较紧要,花那么多钱搞原子弹,十分无谓。但长大了之后才明白,即使是穷国,如果没有保障自己的武力,随时会有灭顶之灾。像中国入世之后,经济快速发展,就像一个锦衣夜行的胖子,如果不带枪在身,定要被人生劏。

我过去不明白中国为甚么不断地要发展军力,到如今中美擦枪走火开战,已变成即时危险的时候,才知道中国发展军力的必要。即使你不想亮剑,别人也会亮剑。如果你连剑也没有,只能徒呼奈何,任人宰割。

中国已立定决心要走第三条路,当明知「修昔底德陷阱」不能避免,唯有把自己武装到牙齿,让对手明白,一旦开战,对手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中文的「武」字很有意义,止戈为武。

大国博弈,如果不站到国家的位置去思考问题,永远不会得到正确答案,只会拾美国之牙慧,人云亦云。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