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中美避不开「修昔底德陷阱」吗?

2020-08-18 07:47
  历史在不断重复。在中美矛盾日益加剧下,中国开始强调以内循环为主的经济,似在模拟万一和西方断绝关系下经济如何持续。中国又开始反对浪费粮食,而且还在大力买粮,又似为万一的情况作准备。在美国八月四日公布试射「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后,中国上周公布了军演影片,只见陆基导弹车避过「核攻击」后,发射东风-26型弹道导弹还击。这一切都指向两个字—备战。

  这让我想起修昔底德陷阱理论(Thucydides's Trap)。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在其著作《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摆脱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描述来自苏联的恐惧已经成为过去,现在是中国世纪。他满怀无奈地指出「我们不必成为中国的奴隶,但我们必须学会接受其强大,否则中美之间必有一战。」

  阿利森是公共决策理论的大师,我们读大学时,已为他描绘美国总统甘乃应对古巴导弹危机的著作而着迷。他在二〇一七年提出的「中美之间必有一战」预测,自然惹起震撼。但当日仍不如今天,觉得中美如此接近战争。

  阿利森建构理论时提到的「修昔底德」,源自古希腊著名军事家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修昔底德认为,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最后无可避免地会引发战争。修昔底德讲的是公元前五世纪希腊和斯巴达之战:「战争无可避免的原因,是希腊雅典日益壮大,还有这种力量在斯巴达造成的恐惧。」

  斯巴达和希腊原是兄弟之邦,她们面对波斯人入侵时,曾并肩作战,成功将波斯人击退。但进入和平时代,本身作为陆地霸主的斯巴达,面对希腊日渐崛兴的势力,坐立不安。两国终于爆发了拖延三十年的大战,结局是两国均遭毁灭!

  阿利森借用修昔底德的观点,演译成为两个大国博弈时,无可避免地要掉进去的「修昔底德陷阱」。

  人们发现,自一五〇〇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十五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十一例。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德国。当年德国统一之后,取代了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结果在一九一四年和一九三九年,德国的侵略行为和英国的反应,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当然战争打不成的经典,就是一九八五年日本经济挑战美国后,不战而降,签订广场协议,让日圆大幅升值,自废武功。

  美国和中国,又会否无可避免地掉进「修昔底德式」的战争陷阱呢?

  历史又的确巧合地相似。中美又如希腊和斯巴达那样曾经友好,两国在一九七二年开始联手,对付苏联。但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后,亦如波斯人战败那样,两国友好的粘合剂消失。

  有学者认为,习主席的「敢于亮剑」,是导致中美关系恶化的主因。

  对此我不敢苟同。修昔底德陷阱作为一种理论,重视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两个大国竞逐霸主的地位,必有一战。若只讲某一领导人的管治风格触发冲突,相反地是在凸显历史发展的偶然性。我年轻时候好辩,偏爱偶然论。到观察事物久了,却发现历史竟然不断重复。例如中国在南海吹沙造岛,早在江泽民年代已经开始,二十年前,我都觉得中国不应搞这么多事,但如今觉得「不搞就笨」。假如中国不在南海造岛,美国就不会重返亚洲吗? 不要傻了。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