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泛民有勇气做「忠诚反对派」吗?

2020-08-13 08:12
  人大常委会昨天就香港推迟立法会选举作出决定,只是很简单地说「现届立法会任期延长不少于一年」。由于人大常委会没有提及早前四名被DQ参选资格的议员不可以留任,意味着他们可以继续做下去。

  闻说阿爷原本倾向不让他们留任,但在特区政府大力游说下,最后阿爷从善如流,在人大决定留白,等于把决定权交给特区政府。

  我早前提过,容许该四名议员留任,会令到政策失去连贯性。从订立《港区国安法》,到支持DQ十二名反对派的参选资格,阿爷立场清晰,对损害国家安全的人士依法追究,这种人亦不能加入政权组织。

  反对拒绝四名被DQ参选资格的议员留任的人表面的理由之一,是按现行制度议员不应在任内被DQ;其实,他们骨子里的考虑既想尽力和泛民改善关系,亦怕四人出局会招致「五眼联盟」更大的制裁。最后的决定是牺牲了政策的连贯性,去换来一丁点的和谐。要衡量这个让步有无价值,则要看未来一年反对派在立法会上的言行,若他们重回立法会,究竟会一如旧贯,继续使用此前的「议会揽炒」手法,想方设法去瘫痪议会的运作,例如大半年也选不出一个内会主席;抑或回复过去较正常的状况,反对政府之馀,但不会去到瘫痪体制的过界水平?

  首先要看泛民。反对派阵营有泛民主派、激进民主派和本土派。关键是泛民主派会否随波逐流,无底线地跟着其他人玩激进,还是做一个「忠诚反对派」。「女皇陛下忠诚反对派」(Her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是英式议会的概念。英国议会挑战皇权而生,但议会内亦有反对政治。在下议院内,有执政党和反对党,后者对很多政府政策都老例反对。

  英国早于一八二六年已有人提出「忠诚反对派」的概念,当时称为His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用His,因为一八二六年时是皇帝乔治四世执政)。那时的英国议会并未清晰地出现两党制,议会内包含了众多的利益派系,如果大家都无底线地玩,政府根本无从运作。下议院议员约翰‧霍布豪斯(John Hobhouse)在质询当时的外相乔治‧坎宁(George Canning)的时候提出这个讲法。霍布豪斯半开玩笑地说:「人人都说英皇陛下的部长们,很难(对英皇)提出反对意见。但要英皇陛下的反对派,去迫(部长们)作出这种行为,不是更加困难吗? 」意思是要对英皇和体制忠诚,又要敢于提出意见,其实谈何容易。

  「忠诚反对派」有三大重点:第一是认同现有的主权、宪法和制度;第二是不会因为党派之争而牺牲国家的利益;第三是不会因为政党的分歧而寻求外国的干预。按这些定义,香港的泛民过去是「忠诚的反对派」。但自从过去十多年来激进泛民和本土派先后涌现之后,泛民为免选票流失,亦愈走愈激,忘其所以,拾人牙慧,去到一个要颠覆制度的境界,已完全看不到他们对制度的忠诚。

  到底未来一年,泛民有没有政治领袖,可以带领他们脱离「议会揽炒」的思维,重新在宪制框架内参政议政呢?其次要看特区政府。特区政府作为面对反对派的最前线,经常希望和泛民打好关系,WhatsApp交流,和谐相处,本来无可厚非。但泛民愈行愈远时,特区政府搞和解,也会搞到自己跌入火海。去年的反修例风波,殷鉴不远。

  当讲到这里,让我想起一个「赵紫阳理论」。二○○九年,特区政府再次提出政改,当时的特首曾荫权想拉拢泛民与中央达成共识。据说他私底下以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自比,说如果不能让双方达成共识,他这个「赵紫阳」也要辞职。时至今日,要做中间人就更加难比登天,因为泛民已经行得很远。事实上,做「赵紫阳」也不易有好下场。如今特区政府作出让步,让被DQ的四名反对派议员入局,除了挫伤了建制派的团结之外,真正的问题是未来一年能否修成正果。但我担心的是,特区政府并不具备讲数能力,而泛民亦没有回头是岸的勇气。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