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访】冲破听障无声世界 「方包」漫画绘出心声

2020-12-18 07:35
「我不知道人生应该要怎么活下去,因我只活在自己无声的世界……我只知道我喜欢画图画。」自小活在无声世界的「八十后」女子,因为严重听障难以与人沟通,求学期间屡遭同学排挤,亦难以追上学习进度,一度认为活着没意义,还幸接触漫画后,发现可藉着画笔表达内心感受,终于步出阴霾,不久通过网上平台展示画作,分享听障人士生活点滴和心声,从中结识不少知心网友,近期又利用绘画专长创立平面设计公司,寄望未来协助更多残疾人士就业,一起画出人生彩虹。记者 林家希

「很久没聊得这么尽兴了!」先天严重听障的方芷盈,懂得读唇和以口语沟通,惟疫情下人人戴口罩,无法从别人口形得知所说话语,故此久未与人面对面详谈,及至日前接受访问之际,记者发问一刻脱下口罩,她终能畅所欲言。

外号「方包」、八十年代出生的方芷盈表示,由于先天听觉严重受损,小时候连飞机掠过头顶也听不到声音,两岁开始被家人带往聋人福利会学习发音和口语沟通,母亲亦耐心教导单词,惟听力有限,较难掌握正确的咬字和语调,就算佩戴助听器也帮助不大,故此与人沟通困难重重,求学阶段屡被排挤和取笑,只好长期躲在图书馆度过小息时间。

渴望拥「阴阳眼」跟鬼聊天

「方包」不讳言,升读中学后仍独来独往,但内心渴望结交朋友,「当时好想自己有『阴阳眼』,起码有鬼魂和我做朋友和聊天」,又因未能完全听到老师讲课,难以专心学习,导致成绩差劣,不时被老师指责。她透露,该段时间内心脆弱,很在意旁人眼光,但因不欲家人担心,所以经常独自在房间内哭泣,更一度想过寻死,最终基于不忍家人伤心而作罢。

内心郁结难解的「方包」,某天无聊之际绘画自娱,不料成为抒发情感的唯一渠道。她忆述,首次动笔画了一个太阳后感觉愉悦,此后经常绘画不同事物表达思想,上课无聊之际更埋首绘画卡通人物,后来爱上阅读《叮当》等漫画,从中学习词汇和绘画技巧,待画功改进后开始创作侦探、运动及恐怖等题材的原创漫画,并立志成为漫画家。

接触《叮当》造就漫画梦

由于学业欠佳,「方包」无法升读中五,于是修读毅进文凭课程,继而入读香港专业教育学院(IVE),修读须要绘画的平面设计,○九年毕业后继续创作漫画,一二年开设「我的无声世界」facebook专页,分享以自身经历创作的漫画,向公众分享听障人士的文化和生活,当中作品包括描述她在饮品店付款领取筹号、等待店员炮制珍珠奶茶期间,要站在最前排位置,目不转睛留意店员嘴形辨认所说号码,当中情节富饶趣味,亦反映了听障人士的苦处。

笑中有泪的漫画,让不少网民动容,「方包」说部分人会留言为她打气,也有很多听障人士表示漫画内容有共鸣,当中一名澳洲华人诉苦,指身边没有知己,感到孤单,她闻言鼓励对方:「你还有我,绝非孤独一人。」

创立设计公司邀残疾加盟

绘画为「方包」带来欢愉,但她与不少听障人士一样遇到求职烦恼,例如寄送履历后收到通知面试的来电,因没法读唇难以听到对方说话,最终应徵不果,只好从事食店清洁等兼职工作,上班近十年才如愿获聘全职文员,有感残疾人士求职困难,加上希望以设计兴趣开创事业,今年九月开设平面设计公司,从事网络广告和印刷排版设计等业务,并邀请了三名生意拍档加盟,当中一人患有脊髓肌肉萎缩症,另一人罹患严重湿疹。她笑说,自行设计的公司标志除了有其漫画头像,公司名称「无声世界」四字亦加上了轮椅、助听器等图案,表明公司会协助残障人士就业,「希望有稳定收入后,可协助他们发展潜能!」

学弹结他「想做就做」

人生经历低谷与高山,「方包」深谙「想做就去做」的道理,近年不时与友人前往卡拉OK,调校高音量享受音乐和唱歌的乐趣,两年前更鼓起勇气学结他,但因听障学习困难,幸经老师指导,将拍子机放在手臀附近感受拍子,同时熟记指法,不停练习后学会弹奏几首歌曲,「半年才学会一首,但很有成功感。」她感言,难关总会过去,生命总是精采,希望其经历可鼓励其他伤残人士,「看似不可能的事,或许也可以做到!」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