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手把手导长者入剧场 陈桂芬盼与观众同呼吸

2020-12-14 07:49
「你的左手瘸了吗?不懂郁动吗?」不带责难的提醒响起,僵硬良久的左手方被演员记起,导演再从旁指点:「要敞开只手,为观众带来想像空间……对,不错!」师徒结缘于长者戏剧计画,七旬翁是学生,为师的陈桂芬反而年轻十数载。花半生演好戏,公认的舞台最佳女主角,人到中年,陈桂芬发现香港的银龄演员匮乏,好不容易才挑选了一群热爱戏剧的长者,手把手地教导为其圆梦。旁观长者们的退休梦,亦令陈桂芬思考日后路向,但兜兜转转都只想到剧场,她最期待仍是在舞台拉开序幕,与观众同步呼吸的一刹:「决定了定位是一直求变化,就一直锺意演戏」。

从陈桂芬的言语及肢体动作,不难感受她对舞台演出的着紧,谈到获邀出演「Agatha Christie推理空间」系列话剧《谋杀启事》的玛波小姐,她即睁大眼、兴奋得紧握双拳:「哗!我的毛管都竖了起来!一生难求。」剧目原型是陈桂芬极喜爱的侦探小说,重读过多遍,她飞往韩国闭关两星期,熟读角色资料之馀,亦苦练织毛衣技巧,演活玛波小姐边织毛衣边打听消息的形象。

醉心舞台屡夺殊荣

说起两年前的《二十七个小孩的妈妈》,陈桂芬语调一仰,细述排练之前静思默想的时光。三十年前她曾演同一角色,添历练后再挑起这出独脚戏。当时人在英国,她每日读一页剧本,先清空自己后进入角色:「她此时心态是?此刻会说甚么?」剧中的妈妈有幻想中的子女,也有深爱却已然离世的丈夫,陈桂芬又想,「说这句对白时,我是否看到对话的对象?」

独脚戏演员常透过转往不同方向,表达正扮演不同的角色,陈桂芬改为站在原位、不依靠形体地即时转换另一角色,突破的手法在行内引起热议,曾三夺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女配角的她,亦凭此剧夺最佳女主角殊荣。

「多数饰演别人阿妈」

纵横舞台剧、影视界多年,陈桂芬始终放舞台在首位,只为拉开布幕的一刹,与观众存于同一空间:「与观众同步呼吸、连为一体,是非常奇妙的事」。演出十多场,剧目、演员及对白均一致,但观众每晚不同,这种联系仅能在舞台上寻获。

好奇一瞥维基百科,网民眼中的陈桂芬有这句描述:「多数饰演别人阿妈」,她听罢且笑且无奈,指自己常获邀演出阿妈、退休校长或法官,「通常比较正气及要哭的」。她曾自问不止于做别人的慈母,彷佛已被定型,但她随即反思,每个角色都有独特之处,纵是微小均不应被看轻。

闲馀时她看日韩剧揣摩演员内心世界,又到外地交流了解最新戏剧趋势。她认为艺术以光速变化,倘固步自封、不听不看不学,很易被淘汰,「全世界一直进步,比自己厉害的大有人在,怎会停下来?又怎会对演戏生厌?」

办银龄剧团缘于大师剧作

演戏之馀,陈桂芬时有执导演筒,最新的作品为《飞越老人院》,最年长的演员八十七岁,惜剧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未能在剧场上演。导长者入剧场,与二○一四年日本戏剧大师蜷川幸雄的作品《乌鸦,我们上弹吧!》有关,目睹九十岁的婆婆演员在剧场中爬上高塔,有形体表演又有打斗场合,陈桂芬惊叹不已,将银龄剧团的想法埋在心底,惟成立剧团是庞大工程,她有份创立的非牟利团体Arts'Options亦难赚大笔资金,至去年获领展资助,「长.智.戏」长者戏剧艺术启导计画随即诞生。

全班约四十名学员,排练之初均对导演的要求略感困窘。叫他们扭动一下身躯:「啋,几十岁人扭来扭去『咁肉酸』!」请他们触摸身体、试走台步亦获同样回覆:「几十岁人!」但陈桂芬强调,不论年龄面貌如何衰败,均是人生中的记号,她喜见大多数学员都能冲破自我限制。

与长者排喜剧的难题众多,有人经常忘记台词,接不上对白,陈桂芬授予记忆法解决;有学员想自由演绎,她要求学员按编剧要求,以演戏体验他人生活。试过有人提出辞演,她掌握长者不想失威的心态:「你真的不行的话,我就换人了,你自己选择」,学员痛定思痛苦练,终克服忘词的压力。

教授记忆法 信愈严愈认真

陈桂芬直认对学员的要求高,即使是素人亦一视同仁,强调戏剧并非兴趣班,而是协助长者将兴趣化为专业,她相信对学员愈加严格,学员亦相应更认真看待排练。

学员之一、绰号汤圆的演员卢康源直指,在老师的指导下不敢怠慢,而排戏的满足感,在于可与家人分享进步:「Brenda老师今日指正我的次数减少!」《飞越老人院》突出长者困于院舍,感失去自由的社会现况。汤圆在剧中角色虽然非主角,但他从不缺席排练,只怕连累了同剧演员,陈桂芬对此赞誉有加。

访问前请两人即席排一段戏,他的独白极具功架:「我以前,人称『筲箕湾谢贤』!」不过即被陈桂芬纠正左手的姿势,他感恩有老师指导细微的肢体动作,又多番强调:「你给了我学习机会,我就一定要把握。」

今次戏剧计画的背后尚有更大的目标,旨在下年年中以社企概念成立专业的银龄剧团,有能力自行筹划活动,为演艺界提供长者演员,长远可与外地剧团交流,望得以填补本港戏剧界缺失的一角。

一直求变,就会一直锺意演戏。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