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港产量难自给自足 趁早采购绿色氢能

2020-12-09 02:08
新一份《施政报告》宣布争取香港在二○五○年前实现碳中和,学者及专家分析,由于发电是本港最大的碳排放来源,要达成目标,必须加大再生能源使用量。近年发展迅速的绿色氢能,则是达成碳中和的最大希望,却未见港府积极跟进。学者形容,电力公司已有使用氢能的经验,只差港府拍板兴建制造及储存液态氢的设施。碍于本港生产的绿色氢能未必足以应付本地需求,有必要向澳洲及内地等能源大国购买,专家形容绿色氢能俨如疫情下的疫苗,如不早着先机采购,要达致碳中和则难上加难。 记者 郭增龙 林紫晴

本港目前约六成七的碳排放源自发电,一成八来自运输,随着电动车的普及,运输的碳排放将转移至发电厂,无助于解决问题。绿惜地球总干事刘祉锋表示,目前电力公司以燃烧天然气取代燃煤,只是将碳排放减半,不能达致零碳,本港长远须采用新能源方案,而绿色氢能则是近年备受国际瞩目的新能源。

日本已订立氢能策略

刘祉锋解释,绿色氢能利用可再生能源生产,「城市夜晚的用电量较低,过去风能产生的电力未能尽用,现在可以用来进行电解水制氢的步骤,成为可以储存的氢能。」他指出,氢能方便储存及运输的特性,不少发达国家研究如何增加应用。

前天文台台长林超英表示,包括日本、南韩及中国内地的东南亚国家,已积极发展氢能,其中日本已订立氢能策略,包括设立推出氢能车、加气站的时间表,并确立氢能的生产、储存及运输的安排。新加坡政府最近亦发现政策落后于人,于是开展顾问研究,并联合商界与氢能大国澳洲建立合作关系,开始急起直追。反观香港,最近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推出的《长远减碳策略公众参与报告》,仅建议从全球各地引入零碳能源,并无针对氢能的发展策略,他认为本港已大幅落后于邻近地区。

港府对采氢能态度保守

事实上,本港并不缺乏生产氢气的技术。研究氢能发电的港大机械工程系主任梁耀彰解释,利用太阳能发电的可再生能源,驱动电流通过水以制造绿色氢能,此过程已有现成仪器可处理。为加强分解能力,他亦正研究应用光催化剂,以提升制造氢气的效能。城大能源及环境学院教授梁国熙亦指出,目前太阳能发电系统可将能量储存在电池中,或用以产生氢气作绿色氢能,惟本港现时利用太阳能发电后便止步。

本港缺乏土地资源,阻碍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但梁国熙指出,近年不同民间团体开始推广在海面上,铺设太阳能光电板,解决土地不足的问题,「太阳能发电方面,香港有经验、有技术,但政府采用氢气作新能源,仍有很多顾虑,安全问题是其一。」香港电动车业总商会理事陈冠东亦知悉,政府担心氢能车及加气站会有爆炸风险,在未能解决安全问题前,对引入新能源却步。

可参考欧美中国应用标准

梁耀彰认同,港府对采用氢能态度保守,虽然英国、澳洲及内地早有先例,但碍于氢气可燃危险性,并不积极鼓励本港学术界研究绿色氢能。不过,他指出市民日常使用的煤气,一半成分为氢气,故本港处理该气体具一定经验。梁国熙则认为,随着欧美多国及中国内地近年推出制氢先导项目,在大型应用前亦已制定标准,港府可参考相关做法。

发电用途以外,绿色氢能也可应用于交通工具上。梁耀彰指,液化氢方便汽车装载,可通过氢气加气站补充燃料,例如内地佛山市去年已将氢气转化成燃料电池,供当地电动巴士及载客的轻轨电车使用。

就着《长远减碳策略公众参与报告》提及加快转用零碳能源、推动交通系统的低碳转型等目标,中电曾回应表示,长远增加低碳供电有两个方向,包括增加燃气发电,长远以天然气发电机组使用零碳氢发电;并透过区域合作,从内地输入零碳能源。

港发电方法难达零碳排放

纵使坊间早已提倡转废为能,采用厨馀、都市废物发电,但梁耀彰认为,相关发电方法仍涉及碳排放,对达致碳中和的作用有限,加上本港欠缺资源制造生物燃料,故须循可再生能源方向思考零碳出路。他不讳言,如现时不开始发展绿色氢能,按照目前本港的减碳步伐,短期内增加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最多只能减碳而非净零排放,距离与二○五○年碳中和目标仍然很远。

林超英则指出,本港土地有限,未必能达致绿色氢能自给先足,或要向澳洲及中国等的绿色氢能生产大国采购,他形容日韩星已准备就绪,购入绿色氢能,「情况就好似现在大家抢口罩抢疫苗一样,大家未来都是需要绿色氢能,再不及早决定加入市场,就会连买的机会也没有。」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