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电玩办虚拟演唱会体验无限可能 赞助销售商机大 舞台效果多变

2020-12-03 08:39
疫情及限聚令影响下,聚集大量人群的现场演唱会难以举行。全球各地的歌手尝试在网上直播时,本地组合C AllStar再走前一步筹办网上互动演唱会。主办单位将参与实体演出的互动经验带到游戏平台,过往现实难以呈现的效果亦通过科技得以成真,惟技术问题仍是制作方最逼切要解决的问题。疫症作为虚拟演唱会的催化剂,让业界看到不一样的音乐世界,原来商业赞助模式和产品销售拆帐的商机远比想像大,科技进步更为演唱模式带来无限可能性。

记者 李卓颖

留家抗疫成为港人今年的日常,红馆万人大合唱变为不可能的任务。然而,唱片销售直綫下跌已成事实,现场演唱会制作、周边产品销售及广告赞助都是音乐行业的重要收入来源。近月世界各地不少本地歌手,以至殿堂级巨星都尝试在綫上办个唱,继续维持热议度或为行业筹款,但绝大多数演出均为免费演出。相较外国乐迷早已习惯付费观看网上演唱会,如何扭转港人娱乐习惯成为业界一道难题,幸有本地业界小试牛刀后发现潜在商机庞大。

视像对话点歌 场外买纪念品

八月第三波疫症尚未缓和之际,乐坛组合C AllStar于电玩游戏「Minecraft」举办了首个虚拟实景结合的网上互动演唱会《Make It [email protected]》,通过科技将「红馆」搬到歌迷家中的电脑。主办单位Kre8Lab负责人梁佩珈说,参考外国虚拟演唱会的经验后,认为以游戏软件建构舞台可让歌迷更有互动和参与感,盼于虚拟演唱会带来等同实体演唱会的参与体验。

本港歌手曾有郭富城和许冠杰等人举办网上直播形式演唱会,但梁佩珈指,C AllStar的虚拟演唱会与之不同,设计上尝试在游戏模拟了歌迷进场体验,参与者不止能于场馆外「购买」周边纪念品,进场后又可自行选择座位,「坐惯『山顶位』的人可以试试在第一排观赏演出,演出期间能控制其角色到处走动都没问题。」另外,演出设视像对话点歌环节,舞台效果则加入凌空巨型星球、烟花效果,将以往未必有办法在红馆现场呈现的元素带给观众。

大量舞台效果 旧系统无法支援

梁佩珈称,今次约千名购票观众可分为两大类别,除了年约二十五至四十岁的歌迷,还意外地打开了十五至二十五岁Minecraft用家的市场,「游戏玩家都很感兴趣,想知道我们怎样在游戏里举办演唱会。」该次虚拟演出仅属测试性质,暂未开放予全球歌迷,但她表示,网站后台数据显示曾有澳洲、加拿大等地的网民查阅演出资料。

即使限制了参与人数,惟首次演出仍因技术问题,直播多次断綫令一众歌迷怨声四起,甚至有人狠斥「呃钱」,事后C AllStar联同经理人公司宣布可退票及补办一场演唱会「补镬」。就此,梁佩珈直认,当初加入大量舞台效果,但低估了用家电脑的承受能力,未有为不同型号的电脑使用情况作测试,故第二次补场已重新再测试,事前会表明无法支援版本太旧的系统。

电脑程式代人手 歌手毋须走位

转换了演出方式后,寰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陈志光坦言,虚拟演唱会省去了搭建实体舞台的开支,部分人手已由电脑程式取代,歌手亦毋须走位,他们只需面对镜头演唱,不会见到四方八面的歌迷,但同时制作团队增加了游戏设计、直播技术员等科技人手,如此一来新演唱模式的制作费跟传统演唱会相差不多。

撇开技术问题,这次演出实验其中一样让陈志光最觉惊喜的事,在于演唱会只筹备了三个月,却吸纳到比平时更多的赞助,而且跟单纯赞助传统演唱会的情况不同,虚拟演唱会有办法加入电子商贸,如其中一家快餐店赞助商特意为该次演出推外卖套餐,制作方能藉着跟运动服装、食品公司等赞助商的商品销售纪录拆帐,不再限于发售演唱会周边商品,「新平台对赞助商很有吸引力,对他们有新鲜感,所以很多都想参与其中,将来应该会有无限的想像可能。」

夥云端供应商自行开发平台

一场疫症爆发,加速了娱乐公司走入科技市场的步伐。陈志光认为,疫症提高了人们对网上文化活动的接受程度,让虚拟世界提早了一两年到临娱乐产业,「未来的演唱会可能加入更多科技元素,如外国有歌手在演出中运用了人工智能(AI)技术、通过视像软件Zoom演歌,日后视乎科技发展,可能还有加入AR(扩增实境)的制作。」

长远而言,虚拟演唱会将会是陈志光必走的方向,但未来需想办法解决现有的平台限制,「Minecraft始终是一个游戏,不是用作举行演唱会的。」就此,寰亚现正跟云端服务供应商合作,希望自行开发一个平台,以迎接虚拟娱乐的新世界,更展望解决观众人数局限,为环球歌迷提供观赏演出的机会。(系列完)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