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电影业建共享平台网上播港产片

2020-12-02 03:10
电影开拍计画在疫情下受阻,加上电影院綫两度停业,整个行业陷入有史以来的低谷。惯常「金像奖效应」可为新晋导演带来更佳票房,惟今年难见同样情况。业界又因防疫政策限制,需改变摄制计画,中港业界往来不便亦致合拍片换人。即使市道看似低迷,剧本创作需求有增无减,但为走出危机,此时行业协会更觉得要创建电影业资源平台,盼通过系统化的平台放映港产片,将值得支持的剧本收入库藏中,带领香港电影工业转战网上放映平台及海外市场。

记者 李卓颖

今年香港电影业经历了断崖式重挫,疫情下政府先后两度要求戏院停业,加上市民看电影的意欲减少,院綫今年足足有一个月录得「零票房」,情况令人惨不忍睹。据香港票房有限公司于今年七月公布的数字,上半年度中西电影票房总收入为二亿九千多万,较去年大跌超过七成,掀起业界担忧。

颁奖礼及影展活动受阻

戏院停业,对早前凭电影《金都》夺得金像奖最佳新晋导演及其他影展奖项的黄绮琳而言,最明显的变化是难以借助奖项为作品加持,加上院綫下调票价、入座率设限,难免导致票房受影响,宣传策略需相应作出调整。另外,全球多国「封关」的状态下,她难以参与更多外国影展,「有些影展将放映会改成汽车影院或改为綫上放映,但播放地区限制导致我无法看到他人的作品。」

电影颁奖礼及影展活动受阻,改变了电影作品上画日程安排,限聚令亦成为继续开拍电影的最大阻碍。有不愿具名的业界坦言,疫下尝试开拍的电影减少街景,不能裁减的部分则只能事前排练好,再「偷鸡」以手提摄录机尽快拍完,「若因违反限聚令而被控告,会为剧组和投资者带来负面形象,所以不敢如期开拍的占多。」黄绮琳指,近月尝试如常拍摄的作品,编导要尽量安排改拍室内景,无法转变场景的电影则只能延期开拍。

中港封关合拍片换角

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田启文不讳言,本港业界在今次疫情下比○三年时的处境更被动,素来有不少业界承接中港合拍电影,但疫情关系,两地人员来往需隔离十四日,即使内地电影早已复拍,但香港电影人难像平日般,维持两地连拍多套电影的日程,「有些电影都因此换角,始终不可能等齐所有非主要剧组人员。」

今年整体开拍的电影数量锐减,犹幸对编剧出身的黄绮琳影响相对较轻,她解释,行业停顿下来反而令剧本需求增加,「很多人都在想有甚么可以拍,应该可以写甚么,大家都更认真看待剧本故事。」她认为,从以往《幻爱》、《一念无明》等多套低成本港产片取得成功的经验,业内更多人希望以独立电影为方向,另有人尝试开拓中国以外的东南亚市场,如台湾、马来西亚和泰国等,「本来都要走这一步,但疫症下更显出开拓新收入来源的重要。」

拟设剧本库及电影人内联网

外国不少片商会联合当地影厅及电影院创立「虚拟电影院」,近月在疫情下得以成为独立制片及荷里活电影的主要发行管道。田启文则指,疫情让本港电影业陷入困局,部分原因可归咎于多年来皆欠缺电影院以外的平台放映作品、电影失去定位,就算内地影视平台收视率在疫市下「爆升」,本港的收费平台进行免费推广后,实际未见突出表现。就此,他有意以行业总会的名义,建立一个整合业界资源的播放平台,「我们需有空间让作品有系统地公诸于世,总会牵头才能较公平地排除商业利益瓜葛。」

田启文对建构电影业资源平台的想法一早有之,但多年前提出时曾被冷眼看待,有行内人直呼「无用」,直至近月大家开始愿意重新思考此问题。在他的构想中,放映平台之外,目前也有必要设立剧本库及电影人内联网,又因见及业界多年来期待电影发展基金推出的剧本孵化计画终于在疫下成事,这时亦是个好时机收集当中的沧海遗珠佳作,好使港产片除了大制作,仍可凭藉创意剧本走入外国市场。

将网上短片制作加入课程

以往大专界影视学院以影视相关的教学为主,但近年浸大电影学院创意电影制作高级文凭课程主任陈学人见及其毕业生组成的网上短片制作团队「小薯茄」取得成功,加上他留意到有港产片近月上架网上收费影视平台后,获得上百万次点播,如今因疫情作为催化剂,让其更有决心将网上制作加到课程内,「短片拍得好自然有能力拍好长片,近年我们不少毕业生创业自行营运网上频道,影片点击率也很高。」

事实上,拓展网上放映市场是业界一直关注的议题。惟据黄绮琳几年前参与两部电影的经验,将制作摆放到在网上平台未必保证能赚回制作费,故若电影安排于戏院或綫上平台首播,这将会是业界未来必须思考的方向,制作时考虑亦会有所不同,「网上放映的平台戏要迁就手机荧幕尺寸,通常较少使用远景,影片光暗都会有所不同。」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