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戏剧移师网上舞台 观众倍升潜力大

2020-12-01 06:25
从年初延续至今的一场肺炎疫症,将全球文艺活动的步伐拖停,业界不愿停步,只能在疫症下尝试转型变阵。剧场关闭逼使戏剧界将演出搬到网上舞台,演员没有了现场感,却为剧团换来数以倍计的观众;电影停拍让行内人对剧本需求增加,惟制作可能会更轻巧,又要扭尽六壬开拓全新放映平台。现场演唱是音乐行业一大收入来源,转到綫上的音乐会不止要打开科技之门,更要创造周边商机。本报将一连三集报道文艺界的疫情故事,展望香港文娱产业逆流而上之道。

记者 李卓颖

疫情之下,全球剧场表演被逼停摆,国际知名马戏团「太阳剧团」一年零收入,需裁掉逾九成员工及申请破产保护。香港戏剧界面对同类冲击,期间有剧团将旧演出放到网上分享,亦尝试直播及录播新作,惟业界坦言,摄制所涉的成本难以回本,加上盗录、舞台效果差异,应否藉此扩大网上观众群成为一道难题。

香港话剧团今年有八个大大小小的剧作未能如期上演,艺术总监陈敢权指,七月因爆发第三波疫症,康文署表演场地急急关闭,更令该剧团原本已「入台」的演出《父亲》被逼取消,「所有布景都要废弃,我们的损失不止财政,更多在于心灵上的失落感。」

增聘现场剪辑 多角度分镜

先后两度关闭的表演场地,直至十月终于重开。香港话剧团另一演出《原则》得以公演,惟入座率限半。为跟更多人分享是次演出,陈敢权第一次安排在网上直播尾场,除了恒常录影记录的六台摄影机,额外再加了两、三台分别设于舞台上、前台正中位置的镜头,再增聘现场剪辑团队安排直播画面不同角度的分镜,以及处理即时字幕。

《原则》的直播经验让陈敢权发现,网络世界的发展潜力庞大,「綫上观众数目等同平时四场演出的数量,观众群不止来自香港,还有日本、新加坡、美加和澳洲。」香港话剧团这次网上直播门票收费八十元,但他说,额外开支远非门票收入可以填补,两者尚有一段距离。 

綫上观众反应热烈,除了从香港话剧团的演出直播有迹可寻,也从其网上影片得到引证。该剧团今年初起,在社交平台专页分享昔日演出的录影,同步再向公众徵集短剧剧本,继而挑选优秀作品找演员拍成短剧,自行包办录像剪接。陈敢权透露,十个月间的浏览人次多达二十多万,「以往我们一年演出的观众约十二万人左右,网络或者能够带来很多变奏。」

片段被盗录 翻译剧禁录制

疫情逼使剧团转投网上世界,但考虑到以现场演出为先的初衷,陈敢权难言日后是否要以此为发展方向,目前亦尚有许多问题需解决,「我们的直播系统本身禁止截图,但后来发现有观众私下盗录再把片段外流出去了。」

演出搬到网上平台的问题同样为中英剧团带来烦恼,其艺术总监张可坚表示,舍不得放弃已排练的演出,但并非所有剧本均可直接搬到网上,以原定八月演出的翻译剧《虾碌戏班》为例,剧作版权持有人不批准录像演出,亦拒绝读剧方式,故剧团只能取消该演出。基于同一理由,明年剧团为减变数,将减少翻译剧数目,全年整体演出规模也会缩减。另一套五月演出的《底层》获准转为网上短片,分三幕以另一种形式演绎,但要呈现观众、主角或全知视角点敍事,也是制作上一大难题。

舞台效果服装布景须调适

中英剧团额外花钱请来专业拍摄团队,张可坚心里盘算开销,深知每次加上票房收入也难以不亏蚀,而且他有许多疑问未能说服自己,「进剧场看演出的观感不可取替,我们跟电影的最大分别在于观众和演员一同呼吸感受剧情发展。」他对观众在家观看剧目的专注程度有所怀疑,若非害怕演出团队的心血白费,未必想走到这让其感到无可奈何的一步。

对于剧场科艺人员,綫上演出意味剧团班底需要的人手减少,舞台效果的呈现可能又跟业界预期有落差,需再作调适。香港舞台技术及设计?员协会内务副主席林庆麟以下雪效果为例,现场只需要一点飘雪便足以带出雪景,但摄影画面效果却要「雪崩」的程度才可为观众带来同样视觉,精细度问题同样适用于服装、布景等层面。另外,灯光设计师的舞台选色或光暗一向带有巧思,但他得知,有灯光设计为符合影片观赏要求,最终被后制调色修改,「设计师发现后很不开心。」

拓电影院表演舞台剧

基于创作考虑,部分剧团无意制作网上演出。剧场空间只将小量资助计画下的教学演出或课堂活动放到网上,其艺术创作总监余振球解释,因完成演出才可申请原本可得的八成资助为团队支薪。为于疫下另辟蹊径,他反而想到拓展传统剧场外的演出场地,「今年戏院观众锐减,放映时间空出,我才找到空间钻进去,联络院綫后都算很爽快获得答覆。」

余振球的作品《隐身的X》于今年六月上演,为本港首个在电影院表演的舞台剧,故事背景发生于大学讲堂,布景上可解决戏院舞台只有三米长的浅窄空间问题,院綫同时帮忙划出戏院大堂位置作演出后台,「我们的剧要因地制宜做创作,所以要预算不能排练太复杂的戏。」本港演出场地数目有限,疫下更难寻舞台,是次体验鼓励了他继续与更多电影院綫商讨合作空间,盼日后为演出空间发掘到更多可能性。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