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疫下减持股票黄金 转投港人收藏品避险

2020-10-27 08:23
疫情蔓延致环球股市动荡,港人纷放售股票及贵金属,转向投资收藏品及奢侈消费品避险。有古董收藏家留意到,近月愈来愈多年轻买家购入旧钱币及日本漫画原稿,除了短炒获利,更多用作分散风险。过去数月名表不断溢价,钟表珠宝收购业界指,不少客人为购入更具升值潜力的名表,宁愿减持黄金,情况罕见。美酒及艺术拍卖品在疫市下同样有价有市,中国白酒如茅台供不应求,艺术品拍卖市道亦维持盛况,收藏家每口叫价比以往更进取。 记者 林紫晴 李卓颖

随着疫情及全球政局不稳,愈来愈多港人减持股票,转移投资阵地,买入真金白银避险,至近期投资者再转买具升值潜力的收藏品及名表,分散投资风险。不少收藏品收购公司亦刊登宣传广告,以现金高价徵收旧钱币、邮票、名酒等收藏品,反映市场需求不断。

表厂停产 投资者卖金入「劳」

香港真藏(荃湾)负责人兼收藏家张颂升指出,疫情下钱币收藏者明显增加,当中不乏股票投资者,「很多客户都说,自己是放了用作长揸收息的蓝筹股,转投收藏品市场。」他留意到,除了购入获升值潜力的古董钱币,近期愈来愈多年轻买家投资日本漫画原稿,以作艺术收藏品的入门投资,价格由数千至数万元不等。他又指,不少计画移民的客户,四出搜购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旧银纸,盼于日后离港时用作留念。

投资名表亦成为港人避险保值之选。钟表珠宝收购店负责人林先生指,今年二月疫情初期,曾出现大量名表流通市面,他因而收购到不少劳力士、Richard Mille等品牌手表,但随着海外表厂停产,更多人买入名表作投资,「有客人讲明买楼无前景,留住现金又无用,索性卖走手上的黄金用来买『劳』,情况很罕见。」

名表涨价四成 茅台升一成

林先生表示,过去数月名表不断溢价,以一只市价十多万元的手表为例,在四月至八月短短四个月,已升价四万元,部分较低价的手表亦升价一万多元,因此愈来愈多人加入名表收购行列,冀能分一杯羹,「相信名表需求会持续至年尾,甚至是明年初。」

星河收购公司负责人何先生指,疫情下占逾半客源的内地收藏家未能来港,直接令生意受到冲击,惟名表、茅台等古董收藏品依然有市有价,「我曾经都不明白为何有些名表藏品在疫症下还要起价,但原来工厂一度停工,市场缺少新货,吸引投资者转向古玩市场。」他补充,中国白酒如茅台在今年间升价一成,走势平稳,因而获投资者垂青,料收藏十年可以身价翻倍,惟货源稀少,供不应求。

何先生坦言,上述藏品可由店家验证真伪及价值,只要确定是正货就会代内地收藏家入手,店家跟熟客有紧密联系可获对方信任,惟其他类别的收藏品有一定限制,买家未必愿意单凭图片就购入收藏品,古董店亦无法将货品放到网上销售,「古董要卖神秘、卖故事,任何收藏家都不喜欢价钱被公开。」

内地客走资 推高艺术品拍卖

除了古玩藏品,艺术品市场也未受疫情影响。明画廊总监林沙洲表示,近期拍卖会的流拍率跟疫情前相若,但今年有更多人热衷于艺术品投资,「拍卖价值过千万元的作品时,买家叫价相比以前更『手松』,每口叫价可达五十至一百万,甚至更高。」随着内地流传实行人民币电子化的消息,张颂升亦称,不少身家数以亿计的内地人,为免资产转为电子钱币须作申报,比以往更活跃于香港及海外市场,以搜购名贵及保值的艺术收藏品,「他们通常一口气大手买入过千万的名画,故近期大型拍卖会均录得不俗的成交价。」

林沙洲表示,其画廊亦接获大定单,有客人要求代为一次搜购十多张价值几万至十万的现代画作,他预料,疫情反让有实力的投资者摆放更多时间研究艺术品价值,再者内地客户走资意欲强,以致整体拍卖价值及件数均录得增长。然而,艺术品投资市场亦面临货源有限的困局,他解释,拍卖开价在疫情下低于以往水平,私人卖家因此未必愿意将藏品放售,宁愿继续稳守,「疫前盛世的买卖流通更多,如今找画都比以前难。」

押业淡静典当变断当

今年零售市道持续低迷,典当业同受牵连。富华大押负责人锺先生不讳言,坊间认为经济欠佳时,更多人会典当值钱之物,致使当铺生意增长,但实情刚好相反,「以珠宝首饰为例,零售市道好时,才会有人当押旧首饰,以购入新款式。」

专做街坊及外佣生意的友安大押,其负责人孔瑞宏认同,疫情下港人消费意欲下降,市面人流大减,当铺生意亦变得淡静,「我们至少失去三至四成生意。」他认为,近月当押物品减少,与市民冀直接变卖值钱之物套现有关,「想赎回物品才会去当铺,如果不想赎回物品,不如直接卖走。」

锺先生亦表示,疫情前不时有做生意的客户、赌徒急需现金周转,惟疫情下此两大类客户大减,近期放弃赎货的客户亦有所增加,变相由典当转为断当,「好彩断当品大多为黄金、手表、珠宝及电子产品,部分仍可转卖获利。」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