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访】知「筑」人吴韵怡 螳臂力保皇都戏院

2020-10-26 08:27
新世界月初启动北角皇都戏院保育计画,四年前促成皇都戏院升格至一级历史建筑的幕后功臣——建筑文物保育师吴韵怡,更获邀担任项目顾问。能够守住童年成长地,吴韵怡固然欣喜,但她更清楚皇都戏院的保育方程式,日后难以复制。由当年天星、皇后码头清拆,她躲在一旁嗟叹,到争取保留同德押、皇都戏院,她终于走出安舒区,撰写民间历史建筑评估报告,补足保育团体所缺乏的专业知识。即使如此,发展巨轮也没有因为她的出现而减慢过,改变的只有多出一双螳臂,憧憬奇迹骤现的瞬间。 记者 郭增龙

吴韵怡没有民间保育人士所散发的热血及冲劲,港大建筑系毕业的她,任职过古物古迹办事处,为历史建筑撰写评估报告,其后转投中大建筑文化遗产研究中心,负责保育前期研究。昔日她只是埋首案头上工作的人,纵然○六年及○七年先后发生的保衞天星码头及皇后码头,均与她所关注的历史建筑息息相关,她也没有走在前方呐喊,只是惋惜发展巨轮跑得太快。

读历史掌故看到美丽旧香港

历史掌故专家郑宝鸿所著的《港岛街道百年》,是吴韵怡的历史建筑启蒙书,一帧帧的相片让她看到美丽却陌生的香港,「相片只是几十年前拍摄,但已经面目全非,当中一帧维港全貌的相片,两岸都是殖民地时期建筑,但现在维港两岸几乎无一幢旧建筑留得住。」

直至一五年,发展巨轮对准湾仔同德押,保育界的朋友知道吴韵怡研究唐楼多年,请求她运用专业知识,为同德押避劫,这次她终于决定站出来,「以前眼白白见到历史建筑被拆,除了唉声叹气,我还可以做甚么?」

为同德押撰写评级佐证

吴韵怡在古迹办所写的评估报告,其实正是古物谘询委员会讨论历史建筑评级时的参考资料,要提高评级所需的佐证,她都清楚。因应同德押事态紧急,她花数天时间完成民间评估报告,指出同德押是港岛硕果仅存的转角唐楼,「过去民间保育行动,被政府视作是业主要拆、我们于是一窝蜂要求保留的人,我希望用我的专业,用摆出来的证据,告诉大家我们不是为留而留。」

吴韵怡撰写的评估报告,最后既没有提升同德押的评级,也没有令业主回心转意。今日,同德押现址面目全非,却以另一种形式被她记住,「当我们知道同德押重建时,已经去到业主围封建筑物,准备动工的阶段,很多工作都来不及做了。以后的保育工作,不可以太迟开始。」

童年回忆驱使为皇都奔走

同年年底,皇都戏院大厦传出被地产商收购的消息。经历同德押的失败,吴韵怡这次花数月时间翻查历史档案,并实地考察,撰写评估报告予古谘会参考,要求将这座战后建筑提升至一级历史建筑。她与其他保育朋友更轮流旁听会议,其中一次有委员提到,由于皇都戏院曾改建成桌球室,内里结构或有改动,基于保留情况未必理想,倾向评为三级。吴韵怡于是针对委员疑问另作研究,除了翻查图则,更找到当年负责改建工程的则师,得悉工程未有改动结构后,她再将补充文件提交古谘会。经历一年角力,古谘会最终决定将皇都戏院评为一级历史建筑。

近年要求保育的声音中,保护集体回忆是公众常用的论据。吴韵怡过去对集体回忆一词十分警觉,「到底是谁的集体回忆,只是路过见到的记忆,还是曾经在建筑物内生活的片段?」不过,皇都戏院切实是她的集体回忆,她在北角成长,其母亲在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七年间,在皇都商场经营童装生意,店名「韵怡公司」,正是她的名字。昔日小店老板互相认识,互相光顾,小孩放学后在店内吃饭做功课,空闲时在商场一同耍乐的画面,遍布皇都戏院每个角落。

不同背景人士出力保古迹

正因皇都戏院有商场有住宅,拥有集体回忆的,除了吴韵怡,还有一众北角街坊,令这场保育运动短时间内获不同背景的人支持,为保住回忆,有摄影师拍摄皇都影片,也有精算师为发展商提供保育后的成本效益计算。皇都戏院在吴韵怡眼中,已占尽天时地利,但要留得住,也靠业主一念之间,「除非是法定古迹,否则业主都有权清拆,即使皇都被评为一级,也不例外。」

因此,这次成功保留皇都戏院的经验,没有让吴韵怡对香港的保育前景感到乐观,「十多年来,香港历史建筑的消失速度没有慢过,我们一直见到很多历史建筑被清拆的新闻,但可以做的事很有限。」就像这次皇都戏院项目,由一五年底争取至今,眨眼五年,才等得到筹备保育计画,「动员这么多人,争取了这么多年,才有一点成果,有多少人有耐性一直做下去?」

这一切,正如当年吴韵怡就读建筑系,身边同学都爱在一幅平地画出其建筑构想,唯独她醉心旧建筑,每日放学她都一个人由半山走到山腰,欣赏前人的建筑美学。有时她驻足细看,发现建筑师在设计上的小心思,那怕是窗框设计、抑或是物料使用,看懂了,就足够她快乐上一天。不过,今日她发现自己对旧建筑的热爱,不再是独乐,她的身边近年已聚集一个个知「筑」人。发展巨轮纵然挡不住,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希望。

「我希望用我的专业,用摆出来的证据,告诉大家我们不是为留而留。」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