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访】「来生再当香港人」Law师奶揭我城真貌

2020-10-16 08:50
「香港不死,还很幸福」。出身基层家庭的袁淑明律师(Law师奶),儿时过着清贫但快乐的时光,成年后投身法律界,帮助市民维权解困,去年眼见社会各界因政见不同撕裂,悲观情绪弥漫香江,决定搜集本港与其他城市在衣食住行、民主自由程度等方面的数据,继而结集成书,当中内容道出香港仍是人间乐土,不少社会问题亦非香港独有,期望大众基于事实议政论事,回归理性立身处世:「香港仍然很美好,愿来生再当香港人!」记者:林家希

拜读《来生再做香港人?》,前言提及去年反修例风波引起社会动荡后,有人说香港是「天堂」,有人形容为「地狱」,互相嘲弄对方生活在平行时空,五十三岁的作者袁淑明律师于是收集不同范畴的数据,包括旅游次数、水费和自由程度等,务求客观反映香港对比各地城市的优劣之处,同时对有关统计提出疑问,期望启发读者全面理解我城真貌,亦希望作为通识读物,让学生自由讨论。袁律师笑言,不同政见的港人,同样热爱香港,或许遗忘了近在咫尺的美景:「欣赏眼前景物,同时接纳一些不喜欢的『事实』,也是一门人生学问!」

鎅纸鸢喂喂鱼乐透童年

眼前笑脸常开的袁淑明,儿时贫苦却知足常乐。她说,父亲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与友人以「车胎」当作游泳圈,从东莞偷渡来港,先后任职保母车司机、地盘及药房工人等,一九六五年与来自广州、在柴湾矿场当杂工的母亲结婚,未几便诞下她与弟弟,一家四口挤住板间房,与其他住客共用厨厕,她升读小学搬到梨木树公屋,才有私人厨厕,就读中学时期迁往厨厕分格的荔景居屋,让她满足不已。

回忆清贫的童年生活,袁律师说只有快乐,因为当时经常与朋友比并「鎅纸鸢」,即放风筝之际以绳子互相摩擦,务求割断对方的风筝绳,但没甚么零用钱,只好到垃圾房执玻璃樽,趁父母不在家时打碎制作玻璃綫;另一欢乐印记,是一家人周末到面包店购买俗称「方包头」的面包皮,步往城门水塘喂鱼,「童年生活简单又开心,从不觉得凄惨。」

乱打乱撞入行终悟使命

青葱岁月转眼消逝,袁律师八八年在拔萃女书院完成中学预科课程,为了改善家人生活,决定报读不感兴趣的法律系,尚幸获香港大学取录,然而因无心学习,经常旷课,仅仅及格毕业,求职四处碰壁,失业多时才获小型律师行聘请,没料任职见习律师期间,深刻体会工作的使命感,从此积极地以法律专业助人,例如帮助在街市工作的市民,讨回被骗购买凶宅的血汗钱,并协助丈夫刚逝的寡妇,与家翁、家婆在争产纠纷中取回应有的遗产,让寡妇生活有依。

不过,她坦言二十七年执业生涯以来,也曾历尽人性黑暗一面,亦遇到法律无法解决的问题,例如家庭关系和感情,「有客人成功拿回被儿子骗取的金钱,此生却被禁止与孙子见面。」忙碌工作之馀,袁律师热爱深度旅游,曾踏足西非、巴布亚新畿内亚等地,每当看到世界不同角落人士、乃至南极的小企鹅为生活奋斗,烦恼瞬间消逝,「其实我们很幸福!」她感言,反修例事件造成社会撕裂,有人更称「香港已死」,让她不禁思考:「香港面对的问题,是独有吗?」

反修例触发写书证港未死

「香港不死、还很幸福」的信念,担任消委会主席的丈夫林定国表示认同,为该书题序时引用示威者金句,但删减了当中一字粗言:「我哋真系好锺意香港!」其法律界师傅陈志海大律师亦支持徒媳的理念,今年一月建议她撰写一本关于「真相」的书籍,希望读者基于事实判断问题,而非单凭情感论事,有关书籍上月出版后销情不俗,已加印第二版。

袁律师直言,有人对政府不满很正常,施政亦有改进空间,但书本引述的数据显示,不少问题并非本港独有,香港仍在很多领域表现出众,「希望当权者和市民能坐下理性讨论。」

袁律师笑说,书籍反映了不同城市的优缺点,即使阅后仍讨厌香港、打算移民也不要紧,「决心离开『男友』前,明白他仍有优点,只是有些缺点无法忍受,分手亦较幸福。」她亦希望通过书本为市民打气,「香港还有很多可爱之处,让我们一起努力,携手面对新挑战。」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