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独家】堵塞「轻易放生」 「撤控」须由副刑事检控专员拍板

2020-09-15 07:26
《星岛日报》得悉,律政司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于九月二日向刑事检控科政府检控官发电邮,表明所有涉及「不提证供起诉,改为签保守行为」的决定,即日起全部须经由「副刑事检控专员」的审批。

消息指,有部分牵涉示威的案件是证据确凿,但有部分检控人员却「轻易」决定「撤控」,疑「放生黑暴」,相反有部分示威案件的证据并非达到七至八成的定罪机会,却决定「去马」,结果令法庭基于「宁纵无枉」的普通法刑事案原则,获法官判处罪脱。据知,律政司刑事检控科至今共「撤控」超过一百九十宗涉及反修例示威的管有攻击性武器,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以及袭警等案件。

多涉反修例示威案件

自去年六月九日反修例示威爆发以来,律政司刑事检控科为应付此类案件,乃成立「特别职务组」,专责处理「公众秩序活动」的案件,但由于警方拘捕逾万名人士,特别职务组应付不暇,部分涉及管有攻击性武器罪行的个案,却交给其他组别处理,结果发生「轻易撤控」的情况。根据律政司刑事检控科资料显示,专责处理及审视反修例示威案件的「特别职务组」,由副刑事检控专员杨美琪作统帅,另有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及助理刑事检控专员陈淑仪,高级检控官及检控官等十多人协助。

《星岛日报》独家取得有关电邮,该电邮是由律政司刑事检控科「一哥」梁卓然于本月二日傍晚,向所有刑事检控科的政府检控官发出。根据电邮的字面解释,表面看似梁卓然下达指令,将所有牵涉建议「不提证供起诉,改为签保守行为」了事的个案,全部须由「副刑事检控专员」作审批决定,但事实上,由九月二日傍晚起,此类「撤控」的最终「拍板」只须由副刑事检控专员职级决定便可,而毋须经由刑事检控科一哥亲自落实。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