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安老院舍高度戒备 专业服务难开展 治疗师恐跨院感染 集中处理严重个案

2020-07-30 08:30
第三波疫情在安老院爆发,院舍进入高度戒备状态,被逼再次暂停物理治疗、职业治疗等专业服务。有安老业界坦言,整体专业服务近日大跌八成,小型院舍使用外聘服务,恐治疗师跨院服务会带来交叉感染风险,大型院舍虽有常驻人手,但可提供的服务全面减少。物理治疗业界将院舍个案分为严重及稳定两级,集中处理严重个案,其他交由院舍助理进行基础复康。部分院舍以视像进行言语治疗及心理治疗,惟业界反映视像难以诊断,一旦发生突发事件,要及时反应也有困难。记者 李卓颖 郭增龙

本港安老院舍在第三波疫症下失守,至今持续有多名院友及职员染上新冠肺炎,业界随即严阵以待「封院」加强防控感染措施,除了禁止访客到访,专职医疗人员亦未必可以入内提供服务,长者的复康计画及进度直接受影响。

复康小组活动变单对单

香港安老服务协会执委李辉不讳言,小型院舍日常会外聘安老院的职业治疗师、物理治疗师等专职医疗人员,以支援长者的复康需要,惟一名物理治疗师或职业治疗师同时服务两三所院舍,言语治疗师更可能会走访上十所安老院,不能排除带来跨院交叉感染风险,故业界为保障长者安全,多数已停止相关服务上门,「第一二波疫情时都停过,五六月本地个案减少才慢慢恢复,第三波爆发来势汹汹一定要再暂缓。」

该会主席陈志育亦指,近期整体专业服务量大跌八成,接受服务的人数及次数皆被逼大幅下降,部分大型院舍自设复康中心常驻职业治疗师、物理治疗师在院舍工作,以往院方会安排院友分时段到中心接受服务,目前为减少长者聚集接触,其服务形式必须作调整,「院舍要采取封闭式管理,以前有些运动、复康活动都会通过小组进行,现在改于长者牀边单对单进行。」

全套保护衣做足防疫

物理治疗的工作须「埋身」,疫症下的工作难度大增。香港物理治疗师协会会长陈黄怡表示,业界目前的做法,是将安老院的个案分为「严重」及「稳定」两大类别。物理治疗师会减少接触稳定个案,并指导院舍内的护士及助理,如何协助个案进行基础复康。至于严重的个案,物理治疗师必须亲自处理,并将根据衞生署的指引,穿上全套保护衣物,进入院舍前亦会量度体温,消毒双手,「如果要去多过一间安老院的物理治疗师,事前防疫要求及保护衣物当然要做足,即使是大型院舍的驻院物理治疗师,面对院舍内过百名长者,都要不时更换保护衣物,避免交叉感染的机会。」

然而,在缺少物理治疗师在场评估的情况下,陈黄怡坦言,长者的退化速度较一般人快,由院舍助理协助病人作基础复康并不理想,但目前院舍以防疫为先,她只能期望疫情尽快缓和,令服务可尽早恢复,否则将影响长者康复进度。

言语治疗师遥距诊断

香港中国妇女会旗下安老院虽有多类专职医疗人员长驻,疫症下可如常提供服务,但该会安老服务总监黄耀明直言,现行安排上变得复杂,康复小组不可安排各楼层的院友一同参与,小组人数须从十人降至两三人,前綫同事也要分层工作避免接触,暂停高风险评估,「言语治疗师日常会刺激长者吞咽,评估他们的进食问题,这类工作可能会接触到深喉唾液,颇为高危了。」

就疫情未能走入院舍的言语治疗师,业界正制订遥距诊断及训练的指引。基督教香港信义会外展专业服务队言语治疗主任区志漾表示,如要实行遥距吞咽训练,需要有院舍职员协助,为确保流程顺利进行,相关职员亦要接受基础训练,了解治疗方式及注意事项,惟院舍职员刻下忙于执行防疫措施,难以抽调人手协助。此外,认知能力、听力及视力较差的长者,亦难以进行遥距训练,因此,他目前只能建议紧急的院友,到公立医院言语治疗部门诊接受治疗。

心理治疗视像沟通难

规模较小的志愿机构及私营院舍,亦会向坊间的临牀心理学家购买服务。香港心理学会前会长张传义表示,疫情下大部分均延迟进行,部分则选择以视像形式持续服务,但他坦言当中有不少困难,首先临牀心理学家无法视像进行诊断认知障碍等的精神诊断及测试,「这些测试最少要做一个多小时,当中要观察不同的反应,需要面对面才能准确判断。」

即使是覆诊或长期跟进的个案,张传义坦言,业界使用视像与个案沟通时,也会显得「就住就住」,「如果对方情况不太稳定,我们未必敢问得太深入,担心触发对方激烈的反应,我们通过视像,想处理也鞭长莫及,另外亦有个案向我们反映,用视像难以讲出心底话。」

除了上述专职医疗人员,陈志育表示,营养师及药剂师也会定期到院舍,但通常只是每月一次,故疫情下的影响较小,而且相关医疗人员未必需要接触长者,可只跟院舍职员进行交接。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