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配药系统欠完善 拓社区药房挑战大

2020-06-30 08:23
医管局现正研究拓展社区药房取药及送药上门服务,外界关注实际运作问题。事实上,本港已有数家非牟利机构设社区药房,但因未有完善的配药系统,药剂师难以掌握病人过往用药记录,配药时须重新评估病情,恐未能提供适切的服药支援,导致医疗分流作用有局限。各区药房有望成为方便的取药平台,惟商会指,假如使用者数目太少将影响服务的经济效益,倾向不在药房储存药物。至于送药上门安排,业界认为须由药剂师管理流程,再作遥距跟进,减低病人用药风险。 记者 李卓颖 林紫晴

新冠肺炎疫症之下,社区药房取药服务有望更趋普及,早前医管局透露有意在发展好电子平台后探讨在社区药房取药及送药上门的可能,有三百家会员药房的港九药房总商会亦正就此撰写合作计画书。药剂业界均指,社区药房取药有助支援病人服药问题,惟从非牟利机构营运社区药房的经验,反映现行运作已有不少挑战。

翻查资料,全港有逾六百五十家注册药房,另有由圣雅各福群会、香港药学服务基金、乐善堂及医护行者等非政府组织,开设的七家非牟利社区药房,主要提供配药、药物谘询等服务。

街坊少谘询驻药房药剂师

由「医护行者」开设的「医护行社区药房」,去年五月正式投入服务,其研究及倡议主任黎俊健直言,由于坊间大多数药房以零售为主,区内街坊对驻药房的药剂师不了解,「直至近月在疫情下,他们不敢到医院取药,接触社区药房,才开始了解药剂师的功能,例如讲解药物原理及副作用等。」

有份筹办「医护行」的香港大学药理及药剂学系讲师王洁婷指出,过往市民出现伤风感冒、肠胃不适等「小病小痛」,便会自行到药房买成药,或排队看公院或私家诊所,甚少找药剂师药物谘询,但疫情下冀获药物谘询服务的病人明显增多。

医健通健康数据不齐全

由于社区药房尚未有完善的配药系统,现时处理不同病人个案,仍要靠药剂师逐一评估及了解病情,王洁婷解释,「药剂师须根据病人症状和病史,判断病情轻重及个别需要,转介求医或建议安全有效的药物。」虽然政府已开设电子互通平台「医健通」,但王洁婷表示,现时平台的数据以公立医院为主,健康纪录资料不齐备,未能做到医疗数据互通,「很多病人看公立医院,同时也会看私家诊所,亦可能会自行配药,但很多都没有记录,所以我们不能用『医健通』来配药。」

香港药学服务基金药剂师苏曜华认为,社区取药服务可让病人先领一个月分量的药,药剂师每月再于病患取新药时跟进其服药情况,弥补他们覆诊前的空窗期。早年他亦曾协助NGO设立社区药房服务,惟其时只服务已登记「医健通」的患者,恐防药单不清引致指示错误,「药剂师若没完整的病人药单,就只能参考药袋上的资料,但假如病人没带齐所有药物,未必可以协调或发现两个专科药物重叠等问题。」

事实上,澳门十多年前已推行社区药房模式,公共衞生研究社召集人陈盈指出,当地早已将医院执药系统,与社区药房同步使用,病人只要提供药单或身分证,便能快捷取药。反观本港,她表示,即使在公共医疗体系中,其配药系统亦未有相通,因而出现大型与小型医院用药不同的情况。王洁婷亦指,电子健康资料不流通,不但会影响用药安全,药剂师可达至的医疗分流作用,也存有局限。

上门送药需视像药剂支援

研究拓展社区药房取药同时,医管局亦计画推出送药上门服务。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崔俊明指出,运送药物需要领牌,亦要符合药物储存温度的要求,故整个送药流程必须由药剂师管理,「医院药房有药剂师把关,送药上门后,药剂师亦须以电话或视像方式,作出跟进。」

崔俊明认为,社区药房模式须分阶段在港推行,由非牟利机构试行,届时当局也须将指定药房及药剂师名单,以及其办公时间表列,以供市民参考。

取药多寡影响物流运输

苏曜华指,送药上门可方便患者,惟同时亦需有视像药剂支援,否则其效用跟在医院一次过领取大批药物的分别不大,「长期病患有不少是长者,上门送药是否可以一并提供视像药剂支援服务?送药时会否有义工从旁协助联络药剂师?」他认为,NGO能够提供的支援配套较多,此服务应先由NGO担任合作夥伴,同时又可藉此了解病人会否有派饭等社福服务的需求。

跟非牟利社区药房自行备存药物的运作方式不同,港九药房总商会副理事长张德荣表示,初步计画每周设两至三次登记,助病人从医院统一取药,不打算于药房储存医院派发的药物。他认为,商会属下药房的优势在于位置分布广,方便病人于住所附近药房,甚至惯常去的店铺取药,惟取药者多寡将影响物流运输,「如果只有一个人要取药将不符经济效益,人数太多又不知物流公司是否应付得来。」

地区药房的药剂师也需查阅电子药单,张德荣指,早前商会曾向医管局提出,冀让病人于社区药房开通「医健通」,不必特意前往公院登记,但此建议暂未获回覆,「药房电脑随时准备好,只等医管局开绿灯。」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