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航机「虫虫特工队」 疫市消毒服务需求增

2020-06-29 07:33

  「灭虫是一门专业!」跟藏在「窿窿罅罅」的虫鼠打交道,是联合精英飞机服务有限公司执董关佐仲的日常工作,踏入此门专业逾三十年,满墙曱甴、逾千老鼠或满屋白蚁都从未吓怕他。或许旁人嫌弃,他却在此做出一门生意,服务足迹遍及天上地下,更成为少有的航机害虫防治清洁商;疫市下消毒服务需求增,但他不愿随意做,服务前还得先向客户传达正确的消毒概念,提高客户的衞生意识。关佐仲的认真和专业,将他带到世衞,近期与多国专家协作制订航机防虫标准指引。

记者 李卓颖 摄影 何健勇

  上周世衞公布了一项关于飞机消毒杀菌的最新标准,这份害虫防治指引由多国专家共同制订,于行内有逾三十年经验的联合精英飞机服务有限公司(下称UE)执董关佐仲,近日应世衞邀请参与制订航机防虫的最新标准,「飞机防虫清洁是一门专业,尤其是飞机接载许多乘客,所有步骤都有严谨程序必须遵从。」他解释,每架飞机恒常进行深层清洁,背后所用的清洁剂都必须符合航空公司或飞机制造厂的指引,市面上不会轻易购得,慎防任何影响航空安全的化学剂。

参与制订世衞航机防虫指标

  UE为全球多家航空公司提供防虫清洁服务二十年,进驻世界各地逾二十个机场。关佐仲○○年把业务从陆地拓展至天空领域,穿上全套保护衣的航机防虫技师从乘客座位、食品储藏室暗角、咖啡机、厕所,以至行李仓都不会放过,「刚起步时也挺辛苦,我每日都会亲身到飞机上工作至清晨五六时,再跟航空公司一起检讨操作流程。」

  全球有能力承接航机防虫清洁服务的公司不多,关佐仲当年拓展飞机防虫服务时,全亚洲只有两家公司有专业人员承办,持澳纽农业部针对航机防治带疫活蚊发出认可的UE正是两者之一。他笑称,其「虫虫特工队」飞越国界获众多航空公司认同,可归功于团队认真做好服务。

弃律师做灭虫由低做起

  关佐仲加入防治虫害公司前,曾于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他没有选上律师的职业路向,反而因着对新兴行业的好奇心,偶然机会下加入了一家外国人开办的灭虫公司,每日跟虫鼠打交道从低做起,渐渐练出一身「好武功」,「或许我天生不怕老鼠曱甴,有些人做到一半受不了就走。」关佐仲的工作,将他带到城市不同角落,从中见证了大时代下各样的城市面貌。

  有人的地方就有食物,有食物的房间就有虫鼠。关佐仲试过穿越东隧车道下的通风层,墙身遍布曱甴,为此他要从东九龙来回步行至港岛喷洒灭虫剂;八十年代屯门望后石难民营收容越南船民,惟该处衞生不理想,难民起居生活毗邻水坑,附近又是堆填区,他曾在此灭杀了三千只老鼠,「周遭都有老鼠屎、老鼠窝,不用刻意找都见到老鼠通处走。」关佐仲又试过在赤柱丢空三年的大宅灭白蚁,白蚁数量多得把装修师父吓跑,唯他冷静地把工作做完。

穿梭住宅商厦监狱油田

  关佐仲九四年创办UE后,依然坚持做个跑在前綫的老板,这些年他穿梭住宅、商厦,甚至是监狱、扣留中心、油田,城中富豪商厦物业外的风水树也是由他亲自操刀灭白蚁,「这份工作让我见识很多新事物,亦因而到过很多敏感的地方。」从入行至今,他留意到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于害虫防治服务的接受程度和此行业的形象亦随之上升,今年新型肺炎疫症大流行,也使外界更趋注重消毒灭虫服务。

接疫市商机心情忐忑

  事实上,UE在○三年沙士后一度体会到「疫市商机」的威力,大批生意涌进,惟公众的关注度不易延续。关佐仲经此一疫,如今心情忐忑,更为过往热潮冷却略感可惜,「处于想做与不想做之间,若我要帮客户接单做消毒,就要认真地做,事前一定会教育他们学懂甚么叫消毒,多加解释期间用了甚么消毒剂、以哪种方式喷洒。」他认为,深化教育才是延续清洁消毒习惯的良方,还特意为此编排了需时两小时的简介会。

  近月UE曾为接载过确诊者的救护车、警车消毒,连车辆的冷气系统都会进行彻底清毒,同时多个商场也是其客户。关佐仲除了要做好消毒服务,更有意跟实验室合作,通过测试验证消毒前后效果,让粒子间的化学作用,转化为可读又可验证的报告。跟客户上一堂课、做一趟实验,在行内可能不常见,惟他深信拓展业务必须提高整个行业的指标,「灭虫是一门专业!」

  在疫症下,UE的飞机服务难免因全球航班升降数目大减而受到影响,食肆生意受挫暂时停运,也会直接导致客户需求出现跌势,但关佐仲的步伐从未有停下来,「趁有时间可以多做内容培训,内容可针对环保、职安,我最近跟同事做完绩效评估,并请他们跟我以相片分享一件关于工作的事。」

  踏入夏天是害虫防治旺季,加上疫症推高消毒杀菌服务的需求,关佐仲对下半年前景仍感乐观,只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疫』境自强,『逆』境更要自强,继续努力。」

『疫境』要自强,『逆境』更要自强。

每日杂志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