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激进政客贪胜忘形 一铺输清

2020-12-04 00:00
  一直以「坏孩子」形象出现的泛民激进政客许智峯,有九项控罪在身正候审讯,昨突在丹麦「宣布流亡」,这话说得堂而皇之,实质是弃保潜逃,躲避刑责。他还声称会继续发声,拉阔香港的国际战线,但可以预见,他将与一众「流亡手足」一样,利用价值迅速消失,逐渐湮没于人海,他多年来靠破坏性言行赢得的政治筹码,亦一铺清袋。许智峯在激进狂潮中升沉,只是众多例子之一,近日被判囚的黄之锋与周庭、远走英美的罗冠聪与梁颂恒,皆同一命运,他们逾越法律与政治底线,为抬高自己把香港推向动乱,但贪胜忘形,终于全盘落索。

  借狂潮上位 愈威风愈疯狂

  许智峯在政坛上位之路,如其说是敢作敢为、勇字当头,不如说是另一种机会主义计算,深懂政圈钻营之术。他本来只是民主党内一名小子,在芸芸「大佬」中要脱颖而出,并非易事,如果平平凡凡做实事,永难冒起,所以他任区议员期间已表现出位,不断在区议会搞冲击,甚至蓄意踩法律红线,遂获得年轻激进选民欢心,稳住自己的位置。

  在这段期间,社会的激进主义潮流渐烈,在一些政客和别有用心学者兴波作浪下,成为一股政治旋风,许智峯这类政客亦乘机借势而上,凭着好斗出位形象,于占中后的一届立法会选举中,以高票当选,晋身立会殿堂。他一朝成为政坛「暴发户」,自然威风八面,为了迎合激进支持者,屡屡破坏立法会秩序,甚至动粗抢走女官员的手机,在反修例风暴期间,更经常在街头冲突中出现,干扰警方行动,并参与非法集结,以示「与手足齐上齐落」。

  激进政客犹如开演唱会的歌星,台下欢呼声愈响,他演出就愈落力,也令观众更疯狂。在过去几年的激进狂潮中,这些政客迎合着时势,也起了推动作用,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把香港推入不断加剧的动乱漩涡,令法治和秩序摇摇欲坠。

  误判形势盲冲 满盘皆落索

  在这过程中,黄之锋、周庭和许智峯等都扮演着同样角色,特别是前者,以为本地「革命」浪潮可在外力支援下所向无敌,「变天」已在望。外力簇拥和激进群众呐喊,令他们变得更亢奋,赌注也愈下愈大,却贪胜不知输,对形势之险恶完全错判,继续盲冲。

  物极必反,是事物发展的定律,当社会秩序濒临崩溃,一定会有力量拨乱反正,而强有力的法律就是挽香港于既倒的一股力量。随着执法与司法重振威力,加上《港区国安法》实施,激进政客再不能凭着冲击法治赢取政治筹码,终于一铺输清,落得入狱和逃亡的下场。

  经此惨痛教训,已元气大伤、衰颓零落的反对派政党,应该深刻反省,走出这条错路,回归务实的建设性角色,否则只会重蹈黄之锋和许智峯等的覆辙,以全输收场。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