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三百尺单位劏十牀 「太空舱」恐变播毒室

2020-10-18 00:00
  (星岛日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居于不适切住房的基层市民,同时面对疫症威胁和经济压力,个中困苦不足为外人道,本报追查揭发有确诊者在深水埗「太空舱」群居生活,连带六名邻居被逼入住「隔离营」十四天,尚幸未受集体染疫;记者为体验实况,化身「太空人」租住「太空舱」,发现仅三百尺单位设有十个「舱房」,厨房共用,窗户紧闭,病毒或随空气散发每一角落恐成播毒室。曾确诊后康复的一名住客接受本报专访时慨叹,当局欠缺对基层确诊者和接受隔离人士的支援,「大难不死,未有后福,还要面临生活困境,祈盼疫情早日受控!」

  本报记者翻查全港疫厦资料,从中挑选内藏不适切住房的唐楼,经历多度叩门和联络后,成功进入深水埗福荣街金陵楼一个内设十个「太空舱」的三百多尺单位,独家访问新冠肺炎康复者和同住者。

  现场所见,该「太空舱」单位异常狭窄,共用厨厕仅能容纳一人站立,走廊亦只能让一人通过,多名住客未有戴上口罩,加上窗户紧闭,病毒或随冷气机凉风传遍每一角落,未有出现集体感染可说庆幸。

  首名接受传媒访问的群居寓所确诊者,为二十二岁的食肆厨工何先生。他忆述,有洗碗同事的家属于今年七月底确诊新冠肺炎,衞生署人员派发深喉唾液收集瓶予食肆员工进行检测,他在交瓶前因腿部受伤需要服药,其间有轻微发烧、咳嗽及肚泻症状,以为是药物反应,五日后亦大致康复,故未放在心上,但至八月八日接获衞生署通知确诊,估计染疫原因是在食肆用餐时除下口罩,并触碰附有病毒的物件后触摸五官。

  由于症状相对轻微,何获安排前往亚洲博览馆接受隔离治疗,但他坦言充满担忧,尚幸服药多天及多次接受抽血、X光化验及深喉唾液检测,入院第十日获告知血清样本内有病毒抗体,获准即时出院,「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谨慎起见,何说出院后躲在「太空舱」,额外自我隔离一周才复工,因停工长达二十天,收入由原本一万五千元跌至四千多元,犹幸本年七月初向关爱基金申请了四千五百元「非公屋、非综援的低收入住户一次过生活津贴」,得以应付生活和租金开支,「全副身家剩下三千多元!」

  何回想,两年前为追求较自由的生活,经家人同意后租住该「太空舱」,月租二千五百元,疫情未爆发前不觉得群居有问题,但确诊后才惊觉危机,担心传染他人,康复后亦忧虑二次感染,有意搬往有独立空间的劏房,但因财困没法即时实行,唯有做足防疫措施,出入厨厕均戴上口罩。

  染疫后迅速康复的他虽命不该绝,但却因此经济拮据,幸仍能返回原来工作岗位,否则更为旁徨,认为政府对基层确诊者的支援不足,应拨款资助康复者,度过停工多时带来的困境。

  同居一室的六名「舱友」,因属于紧密接触者,在何入院当天被送往竹篙湾检疫中心,当中居于其左下方「太空舱」、在鱼档工作的四十六岁「邻居」「阿荣」表示,众人在单位内甚少戴口罩,当获 悉何确诊和要前往「隔离营」后,心里一阵惊慌,「之前两日在长洲探望年迈母亲,担心自己已受感染和传染家人。」

  隔离居住十四天后,六人证实未有染疫,「阿荣」表示舒一口气,但因变相放无薪假两星期,当月收入由原来二万多元减至一万元,扣除给予母亲的生活费和租金后所剩无几,「晚餐吃即食面算了!」

  另外三名因疫情失业多时的「邻居」,已欠租两至三个月,女房东诉苦称,一家依靠租金生活,三人欠租和三间「太空舱」空置多时,令其收入大减,但不忍众人露宿街头,暂未下逐客令,「赶人入绝路,于是何忍?」一时通融,凸显了市民守望相助的精神,亦反映疫情下不少基层人士旁徨无助。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