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来论】油价加快减慢 加多减少

2020-04-28 00:00
  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经济活动减慢,各国燃油需求急速下降。加上多个主要产油国早前未能就减产问题达成协议,导致国际原油价格近月崩盘式暴跌,与去年高位比较跌幅高达八成,创下最近二三十年来的新低。个别原油期货合约更历史性跌至负值,即是卖家要「倒贴」给买家将原油运走。

  不过,当香港的车主与职业司机到油站入油,不但不会获油公司倒贴派钱,还须继续支付可能是全球最高昂的油费。根据消费者委员会的数字,过去大半年本港的车用燃油零售价格,即使计及各类折扣和优惠亦仅仅回落了约一至两成,令人质疑油公司「赚到尽」不理市民死活。

  政府及油公司过去多次辩解,原油须经过复杂的提炼过程才能转化为成品油,后者的价格波动一般低于前者;成品油进口价亦只是零售油价的众多成本之一,其他成本还包括运费、油库运作、地价、租金、人工、税项和广告等等,这些开支一般不会跟随原油或进口油价大幅起落,因此零售油价才会予人「加快减慢」、「加多减少」的感觉。

  这些解释看似合理和科学化,但政府与油公司为何从未公开相关成本数据?加上政府不断强调不会干预自由市场运用,只会紧密「监察」而非「监管」本地燃油市场,令公众难以完全相信有关说法。

  除了因为缺乏透明度,许多职业司机及私家车车主之所以对油价问题忿忿不平,主因是觉得自己长期被政府歧视及承受不公平的对待。

  香港地少人多、路少车多,为了减轻塞车及污染问题,政府一直采取向公共交通倾斜的政策,当中又以对铁路集体运输、即港铁服务的倾斜及依赖程度最高,并通过燃油税、汽车首次登记税等财政手段,希望尽量压抑私家汽车数目增长。有关政策的大原则是合理的,但如果过度倾斜,导致市场严重失衡甚至出现垄断,便会带来不少反效果及不公情况。

  例如政府建议通过提供公帑补贴,令港铁票价由七月起减价两成,藉此刺激市民消费及减轻乘客负担,但未有充分考虑港铁减价对其他公交服务的影响。为了加强支援运输业界,政府早前推出「燃料补贴计画」,向巴士、小巴、的士及渡轮等公共交通提供燃料资助或折扣,但同样受到疫情与社会事件影响的货车、客货车却不获补贴,自然令部分车主及职业司机觉得厚此薄彼。

  笔者早于疫情爆发前,已建议政府资助全港的公交服务全面减价三至六个月,其中一个重要前提,就是避免偏向某家公司或某种交通工具,因而产生不公或其他副作用。基于同一道理,政府是否也应考虑扩大各类交通费及燃油补贴计画的适用范围,令更多公共交通可以减降车费、令市民有所选择和更广泛地受惠呢?

  谢伟铨(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