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来论】立会选举日期须三思

2020-04-13 00:00
  根据选举事务处的内部文件透露,二〇二〇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暂定于九月六日举行,以衔接即将于九月三十日结束的现届立法会任期。然而,这个决定却低估了暑假过后疫情仍未减退的风险,从而对全港四百多万选民的健康构成威胁。

  港大微生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一再强调,今次新冠肺炎并不会如二〇〇三年非典肺炎般在夏天过后便不见踪影,相反预期在暑假后很多病例都会是境外输入。究竟选举事务处在拟定九月六日作为新一届立法会选举的日期前,有否将这个关键因素列入考虑之列?去年年底区议会选举投票率高达七成,接近有三百万名选民到各区票站投票。假设这个高投票率的现象延续到今次立法会选举,各区人头涌涌的票站便很有可能成为新冠肺炎在社区爆发的源头。

  另一方面,万一新冠肺炎在暑假过后随输入个案急剧上升而令疫情再次攀上高峰,势必严重打击选民在九月六日的投票意欲。届时近年难得一见的高投票率选举又被打回原形,特区政府多年来呼吁港人履行公民责任的努力便形同白费。

  此外,现在距离初步拟定的九月六日立法会选举日期不足四个月,选举事务处在各方面是否已作周详考量、并做足准备呢?受疫情影响,以往密锣紧鼓的登记新选民及更改选民登记资料的工作几乎暂停,大大影响新登记的选民人数及已登记选民地址的真确性。现时各大媒体大多聚焦在疫情的最新发展,但这并不代表可以忽略被搁下的选民登记及更新选民登记资料工作对今次立法会选举的影响。倘若选举事务处仍坚持既定的时间表进行选举,以解决现届立法会议员任期的技术性问题,那么不谙网上登记的合资格香港市民在即将的立法会选举投票权利便会被剥削。

  此外,更新住址及所属界别等选民登记资料在疫情下较难执行,增加了个别人士利用这些漏洞操纵选举的风险,对选举的公平性构成严重影响。

  有别于以往的预备,选举事务处除了在选举日前准备选票、票箱及其他必须用品外,还需要准备大量口罩、酒精搓手液及其他防疫用品,以减少票站内工作人员受感染的机会。由于今次立法会选举仍未推行电子投票,各区选民仍要亲身到所属的票站投票,但排队轮候投票的选民是否要保持一定社交距离仍未有清晰指引。限制人与人的距离固然有助减轻病毒传播的机会,但去年区议会选举投票高峰期票站外围已挤得水泄不通,很难想像列明选民与选民之间要保持至少一点五米的社交距离会出现甚么乱象。

  究竟选举事务处在拟定今届立法会选举日期前,有否就疫情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制订相对的应变方案呢?倘若选举事务处受制于现届立法会任期而墨守成规将选举日期一如以往设在九月上旬,万一因准备不足而导致投票过程混乱甚至选举后爆发大规模社区感染,作出相关决定的官员定必难辞其咎。

  受到议员咄咄逼人的追问,依照以往惯例定下立法会选举日期看似是最稳妥的做法,但却忽略了疫情在未完全受控下可能打乱了选举的所有部署。冀望选举事务处再三思九月六日是否仍是最理想的立法会选举日期,并清晰交代在疫情下的选举有何应变方案,让市民大众可放心在今年的立法会换届选举选出能代表他们的代议士。

  王伟杰(政贤力量)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