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民笔论政】撑企业更要保就业

2020-04-08 00:00
  去年「黑暴」祸港,各行各业的生意一落千丈,本以为踏入新的一年社会情况可以有所纾缓,各行各业可以渐渐恢复正常,怎料遇上史无前例的疫情,由封城去到封国,全球经济活动几近停顿。香港作为一个外向型经济体难免受到冲击。失业率上升至百分之三点七,就业不足率亦上升至百分之一点五。虽然与其他国家相比情况不算太坏,但失业率已经创本地九年新高了。

  疫情自二月至四月,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即使生意不景气,一般商店应该还不至于立即倒闭;可是,自去年六月起,持续半年的大型群众活动,以及后来的「黑暴」堵路、破坏,一连串社会事件早已令依靠游客的行业「内伤」。今年爆发的疫情更令情况雪上加霜,世界很多国家都限制国民出门,预计这种情况最少还要持续几个月。面对诸多不明朗因素,很多雇主都逼不得已选择裁员或要求雇员放无薪假;也有一些小店选择结束营业,大型连锁店亦减少店铺数目和人手。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氛围下,「打工仔」最紧要还是保住个「饭碗」。

  较早前,民建联约见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促请政府第二轮「抗疫基金」必须以「补遗漏、保就业」为目的,防止本港出现大规模的企业倒闭及裁员潮。政府常说,保就业要先保企业,这个理论上讲得通,但实际上企业可以采取停薪留职或减少工时等方法去应对。没有讨价还价能力的员工却只能「硬食」,令很多家庭陷入困境。我们绝不希望见到企业必须以打烂员工「饭碗」的方式才能捱过疫情,所以政府于保企业也必须保就业,甚至要专门拨出一部分的资源用于保就业。

  然而,香港没有好像外国那种失业保障制度。市民一旦失业,就只能动用自己的储蓄。假如长期失业而耗尽积蓄,最终便只有申领综援这一选择。香港这种制度有利有弊,好处就是简单、容易执行,与香港的简单税制相辅相承;短处就是较难应付比较短期的、突如其来的冲击。

  现时有些雇员被扣减工时或被要求放无薪假,严格来说他们不算失业,只要经济情况逆转他们的收入可望恢复正常,因此这类人士大多不愿意申领综援。重点是要帮助他们能熬过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让他们在这段家庭入息骤降的情况下仍能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平。举例说,英国政府为了遏止裁员而代企业支付八折薪金,加拿大亦补贴企业员工七成五薪金。港府不一定要完全跟随外国的做法,但是必须在雇员「食自己」和申领综援之间,为雇员定出一个紧急援助方案,支持他们捱过最困难的时刻。

  陈克勤(民建联立法会议员)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