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准大状冀押后「毕业」先执业

2020-03-27 00:00
  (星岛日报报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新春假后法庭一直只处理紧急和必要的案件,未料疫情蔓延全球,法庭又只能继续维持有限度服务。法庭停摆下首当其冲自然是一众律师大状,除了收入大减,亦影响到准大状的「生涯规划」。见习大状在完成实习期后,须到高等法院申请认许(Admission),就如同学生的毕业典礼,方可正式成为大律师。但近月法庭关门,影响到准大状,因他们既非见习大状,亦非执业大状,甚至连到警署、探监亦不容许,在「零收入」的情况下,准大状亦只能无奈「硬食」,但亦有人认为目前法庭可先以书面批准,待疫情过后再举行仪式,亦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根据《大律师(认许)规则》,一般见习大状在完成实习期后,须先向法庭申请认许(Admission),才可成为正式的执业大律师。但因现时法庭停摆,一众准大状的认许仪式日子要一再延期,变相被逼「两头唔到岸」,原订在三月中旬进行认许程序的Napoloen就是其中一名「幸运儿」。

  Napoloen表示,他去年十二月已完成实习期,并排期于三月中旬进行「毕业典礼」,但却受到疫症来犯法庭停摆,认许仪式顺延至四月初。上周政府再宣布回复公务员在家工作的安排,法庭再度关门两周,Napoloen曾担心四月的仪式又会告吹,「唔知要等到几时」,但幸好昨日收到司法机构通知会如期进行。

  话虽如此,Napoloen透露,现时虽可依期进行认许仪式,但司法机构担心人流多,增加感染机会,规定每名「毕业生」最多只可带同四名亲友观礼,除此以外亦不能在法院外拍照留念,在人生的大日子未免美中不足。Napoloen称,司法机构在延期的通告提到,准大律师事实上可缺席当日的仪式。他认为可先让新人取得认证,待疫情好转始恢复仪式,毋须拘泥于仪式中。Napoloen的师傅、大律师陆伟雄亦有类似想法,他认为认许仪式属无争议的情况,若法官批出书面认证已可解决Napoloen的窘境。

  问到因仪式延期有否影响其原来计画,Napoloen就直言定有影响,他现时因非正式大状,原有的工作机会亦因计画有变而付诸东流。陆大状则认为司法机构面对此情况不可坐视不理,指Napoloen这类「无证儿童」虽已满师,却因未正式执业,连最基本到警署、探监等工作也不能进行,既无收入现亦只能被困办公室。不过Napoloen自言「好彩」,虽目前零收入,但仍获家人帮忙缴交办公室租金,亦可「跟师傅」继续学习。

  Napoloen称像他般「尴尬」情况的大律师不多,反倒是未能进行仪式的准律师人数更多,他补充指,律师虽未获批执业,但仍可一如以往在律师楼工作,未致出现无收入的窘境,不似大律师般「手停口停」。近日虽有法律界人士要求律政司支援法律界渡过疫情难关,惟Napoloen无奈称其情况应是无法受惠。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