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星島獨家】疫情衝擊娛圈盡斷財路藝人叫慘 家燕祥仔損失百萬 柏豪收入跌九成

2020-07-26 12:53
黎耀祥在內地的工作全停,在港收入也近零。
周柏豪這兩星期全面停工,他指以健康為重。家燕姐一向爆show,但近多月來都收入銳減。
黎耀祥在內地的工作全停,在港收入也近零。 周柏豪這兩星期全面停工,他指以健康為重。家燕姐一向爆show,但近多月來都收入銳減。

疫情衝擊娛樂圈,電影、演唱會、公開活動全綫叫停,台前幕後都手停口停,連藝人都無一倖免,薛家燕取消了六個演唱會、連帶廣告活動等損失過百萬元收入,黎耀祥廣告拍攝檔期一改再改,如本月仍未能開工,估計亦失百萬元,開設泳會的方力申苦撐墊支所有開支,周柏豪比往年少了90%收入!

撰文∣鍾舜英、余潤娟

  新冠肺炎殺入娛樂圈,藝人麥德羅、劉少君、歌手施匡翹與經理人劉麗萍、宣傳人員阿佳,多位確診者曾經接觸很多圈中人,人人自危,連帶無綫都「封城」謝絕外人到訪,本周三(22日) 新城電台執行總監程凱欣確診,全台員工撤離,圈中人紛紛趕到醫院做測試,原定很多電台電視台的活動亦告取消,娛樂圈大停頓,愈來愈多人無工開!

SHOW后廣告船騷取消

  一向是「爆SHOW后」的薛家燕(家燕姐)在疫情下,至少有六個演唱會要擱置及取消,還有兩個在內地及馬來西亞的廣告、兩個郵輪騷、澳門的商演及樓盤活動統統取消,損失高達7位數字,家燕姐只期望「家燕媽媽」月餅的廣告能如期拍攝。此外,她在香港、內地及新加坡開設的「家燕媽媽藝術中心」,由1月至今都不能開課,損失更加慘重。

  家燕姐承認收入受影響,但也沒有辦法,人生第一次面對今次的疫症,她會樂觀面對,又指娛樂圈好多人沒有工作,做人最緊要積穀防饑。近日長時間留在家中執屋,發現有十多隻手表還未拆,還有很多化妝及護膚品,可以讓她慢慢用,加上有朋友送她卡拉ok機,閒來她在家中練歌及做運動。

黎耀祥在內地的工作全停,在港收入也近零。
周柏豪這兩星期全面停工,他指以健康為重。家燕姐一向爆show,但近多月來都收入銳減。
黎耀祥在內地的工作全停,在港收入也近零。 周柏豪這兩星期全面停工,他指以健康為重。家燕姐一向爆show,但近多月來都收入銳減。
家燕姐的舞台演出已全部取消,損失百萬進帳。
家燕姐的舞台演出已全部取消,損失百萬進帳。

祥仔留家做煮飯公

  以往每逢有新劇上映,必然有大堆工作的黎耀祥(祥仔),雖然近日正播他主演的劇集《殺手》,但因疫情關係變得非常清閒。祥仔透露由年初至今,有三場郵輪騷要取消,分別與薛家燕、蔣志光及肥媽拍檔。另外,6月與胡定欣的美國登台都暫延至12月,而原定4月返內地拍攝的手遊廣告,現延至7月,目前仍未有開拍的消息,若果受疫情所影響拍不到,估計損失七位數字,至於會否感到肉赤?祥仔指天災也沒有辦法,大家要忍耐,疫情下的他多留家中,主要煲劇及做運動,間中會入厨煮兩味家常小菜,與老婆撐枱腳。

小方泳會全面停課

  方力申(小方)指自己的事業受疫情所影響,是他入行十九年來,演藝生涯中的最低潮,從來未試過多個月都無工開,損失了九成收入。2018年他開設了一個泳會,一心從商大展拳腳的他,如今因疫情全面停課,自己沒有收入還要支付額外開支,燈、油、火、蠟以及同事的薪金開支,對他來說是雪上加霜,幸好合夥人願意一起堅持和申請政府的保就業計畫,希望能捱過難關。

  為人樂觀的小方,以半杯水來形容面對疫情狀況,雖然現在失去了半杯水,但樂觀地看,自己仍有半杯水不至於渴死,除此之外,這段時間大家多了時間在家中,多了時間與家人和子女一起相處、多了時間學習、多了時間反思之後可以做甚麼,或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維。小方堅信,只要大家不要灰心加上香港人精神,定能跨過這次疫情帶來的各種問題。

柏豪收入銳減

  歌、影、視三棲的周柏豪(柏豪)眼見確診數字直綫上升,為了工作人員及自己家人安全起見,決定這兩星期暫停所有的工作,事實上,很多客戶的宣傳活動都叫停,將開拍的電影的拍攝都需要暫停,拍下來的電影亦上映無期,連演唱會都擱置了,柏豪坦言今年的收入,相對同年少了超過90%。而他投資的網上服裝生意,同樣因疫情而受到影響,為了盡量減少對員工的影響,柏豪從沒有要求公司旗下員工放無薪假期,也可以讓同事們選擇在家工作,盡量減少大家因工作上受感染的機會,柏豪會以員工的安全為大前提,認為沒有甚麼比健康重要。

家燕媽媽的生意亦大受影響,她只盼疫境快過。
家燕媽媽的生意亦大受影響,她只盼疫境快過。
祥仔要接受病毒檢測,幸未受感染。
祥仔要接受病毒檢測,幸未受感染。

Fiona網上生意急升

  早前與圈中確診藝人施匡翹近距離合照接觸過的薛凱琪(Fiona),嚇得她即時接受檢測,幸而得出結果呈陰性。不過,她將於首次檢測一星期後再次接受另一次檢測及自我隔離14日以防萬一,年半前她建立的服裝品牌工作室及經理人工作室,也受到疫情影響而有所損失,工作相比去年的收入,大減了一半之多,很多海外工作都推掉,在服裝品牌生意上,Fiona起初面對疫情發生時,市民完全沒有心情購物,看着生意額急跌,疫情穩定後市民大多留在家中每天上網購物,變成網上生意蓬勃。

  Fiona的服裝生意也回復正常而且一些高價貨品鎖售額也急升,令服裝品牌的生意額回復去年同期水平,原先Fiona計畫開設實體店或將貨品放在百貨公司開設專櫃出售,但經此一疫,打消了這念頭,並決定放多些資金將網上生意擴大,認為這將會是未來購物的催勢。

  本身開設娛樂製作公司的林盛斌(Bob)被喻為「金牌司儀」,出名多司儀工作,但遇上疫情,無論晚宴、商演活動工作幾乎跌至零,問這段時間損失多少?阿Bob笑笑說數不到,亦沒有數,當然有損失,無論是個人、公司或其他生意上的投資,與其計算自己損失了多少收入,倒不如去想想其他工作新發展,投資上的新機會,等待疫情過後重新出發。

Bob另搵投資機會

  Bob一個養全家,勝在腦筋轉得快,又多諗頭,積極的Bob指只是個市停,人不可以停,近多個月因多了時間,利用自己的人脈,發掘多幾個生意上合適的投資機會,包括入股他人公司,然後一齊研究宣傳同發展方向,成功在疫情期間帶來收入,雖然數目不多,但總算是一個新的發展機會,有信心一一切回復正常後,這門生意會有更大的收益。

  同樣是走司儀路綫的劉錫賢,粗略估計近半年在香港及內地,接近有30個司儀、商演及剪綵活動取消,還有兩部內地劇拍不到,收入損失6位數字,他形容自己非常落泊,除了生活開支及供樓外,之前離婚問家人借錢付贍養費,現在更加要還錢,疫情下零收入,靠食老本都不再是辦法,他想出一個「自救」的方法就是與友人合作搞網購生意,慶幸在疫情反應不錯,總算為自己創出一條生路!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祥仔的郵輪演出也全數取消,少了很多收入,只能多留家中。
祥仔的郵輪演出也全數取消,少了很多收入,只能多留家中。
小方的泳會已全無生意進帳。
小方的泳會已全無生意進帳。
小方閒來也到低收入家庭派口罩。
小方閒來也到低收入家庭派口罩。
柏豪歎演唱會被逼延期,電影也停工。
柏豪歎演唱會被逼延期,電影也停工。
薛凱琪曾與施匡翹合照,惹來一場染疫驚魂。
薛凱琪曾與施匡翹合照,惹來一場染疫驚魂。
阿Bob的司儀工作已停頓,現要另尋出路。
阿Bob的司儀工作已停頓,現要另尋出路。
劉錫賢轉移搞網購生意。
劉錫賢轉移搞網購生意。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