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議員公營機構高層減薪有壓力

2020-04-10 07:3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經濟,百業蕭條,私人企業減薪的減薪、裁員的裁員、結業的結業。在這情況下,唯有「出皇糧」的公務員及公營機構員工可以獨善其身。特首林鄭月娥及一眾問責官員更被身為民意代表的立法會議員「窮追猛打」,要求他們減薪「共渡時艱」。林鄭在宣布抗疫基金2.0的措施當日,同時宣布她和問責班子減薪一成,為期一年。而行政會議亦隨即響應,同樣自行減薪一成。

行政會議在減薪聲明中的表述,表示是次減薪是「為支持行政長官及其團隊主動減薪的決定,並鼓勵社會各界與巿民共渡時艱」,其中「鼓勵社會各界與巿民共渡時艱」,可謂可圈可點。據悉,行會成員在討論時,有人就提出在聲明中直接呼籲立法會議員及各公營機構高層與巿民共渡時艱,但其後主流意見認為無謂太過「壓逼性」,於是才採取「鼓勵社會各界與巿民共渡時艱」的說法。

昨天,機管局、巿建局和旅發局高層相繼表態會減薪,相信其他公營機構高層,都會面對一定的壓力。而月入逾十萬的立法會議員又怎樣呢?

行會成員湯家驊日前就在網上發文發炮,直言「怎麼從來沒人問立法會議員是否要減薪?老實說,立法會議員確是香港第一筍工,人工高不在話下,批評官員加薪卻從不提及自己去年也有加薪;官員上月捐出一個月人工,除了部分建制派議員響應外,他們全都無動於衷;他們是民選議員卻從來不願與選民共渡時艱;他們是立法會議員,但新一年度至今已超過六個月卻有失職守,停止立法工作;他們是經民主制度進入議會卻不知謙虛為何物;不但如此,卻每天說這個不是、哪個不對、這個要減薪、哪個要辭職,那種氣燄,那種雙重標準,實在令人側目。」

事實上,立法會議員要求官員要與巿民共渡時艱,但去到自己身上卻是另一套嘴臉,這實在說不過去。昨天,公民黨楊岳橋等人被問到減薪問題時,就表示公民黨考慮捐出薪酬,並指定會捐給「黃色經濟圈」。楊岳橋這個反應,不免令人想起本土派區議員的「藍絲與狗不得進入」。議員的薪金,當然有權選擇自己的捐款對象;不過,任何情況下都要突出「黃藍」,卻難免顯得狹隘。公民黨一向是形象高貴的「藍血人」,信奉的應該是西方自由主義。西方自由主義崇尚的是自由、多元、互相尊重、和而不同而非「你死我活」,正所謂「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衞你的權利」這樣的心胸。作為議員,應該有服務整個社會的心胸,若公民黨人眼中只有「黃藍」,格調未免走下坡。(杜良謀)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專欄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