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一代馬王「美麗傳承」宣告退役

2020-12-19 00:00
18/12/2020



香港馬壇歷來其中一匹成就最卓越的馬王「美麗傳承」宣告光榮退役。



由紐西蘭進口的「美麗傳承」曾兩度榮膺香港馬王,也創紀錄三次獲選最佳一哩馬。牠在港出賽三十四次,勝出十八場頭馬,贏得總獎金高達106,233,750港元,是香港歷來累積最多奬金的賽駒。



這匹「搖滾之路」的兒子由約翰摩亞訓練期間在港勝出十八場賽事,其中八項為一級賽,另有五項二級賽和三項三級賽,與「精英大師」和「永勝」並列頭馬最多的賽駒。



「美麗傳承」為現今沙田1600米及2200米場地紀錄時間保持者,也曾創出沙田1400米紀錄時間。牠還是單一馬季勝出次數最多的香港賽駒,於2018/2019年度馬季八戰全勝。



「任何賽駒能應付1400米至2200米途程,並打破場地時間紀錄,必定是實力超凡,像牠這樣的馬王級賽駒才能長短途程兼擅。」約翰摩亞表示。



這匹超級巨星擁有極佳前速,經常採取前領跑法擊潰對手,於高峰時期在浪琴表世界馬匹排名中獲評127分,與「步步友」並列歷來國際評分最高的香港賽駒。「美麗傳承」在2018年及2019年均獲此評分,更成為該兩年的全球最佳一哩馬。



「『美麗傳承』鬥志頑強,但能時常保持佳態,我記憶中沒有一次需要找獸醫替牠治療,牠是匹健康的馬王,這也是牠最大優勢之一,讓牠在整段競賽生涯都能保持佳態。」約翰摩亞續說。



「美麗傳承」將被送往澳洲墨爾本的Living Legends牧場頤養天年。



馬王風範


在2018年的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一級賽)中,當時六歲的「美麗傳承」須迎戰來自日本、英國、澳洲及香港的多匹一級賽冠軍,但在一眾星級對手環伺下,牠在潘頓胯下仍能輕鬆以三個馬位之先第二次攻下此賽,並藉此獲得國際評分127分,攀上世界馬壇高峰。



「牠在2018年的香港一哩錦標中傲視所有對手,其中『強擊』更曾在杜拜勝出一級賽,可見『美麗傳承』在巔峰時期實力有多強,簡直是所向披靡。」



潘頓是在港夥拍過「美麗傳承」的三位騎師之一,曾策騎牠贏得十五場賽事,包括第二次攻下香港一哩錦標。



「牠是匹獨一無二的賽駒,每位騎師都希望在策騎生涯遇上這樣一匹良駒,我幸運地遇到牠,很享受與牠合作,牠是匹出類拔萃的佳駟。」潘頓表示。



「美麗傳承」在港勝出的賽事幾乎全由這位四屆香港冠軍騎師執韁,只有三場例外,而他的看法也與約翰摩亞雷同。



「我們合作有過許多精彩時刻,但只能選一場的話,我會選2018年勝出香港一哩錦標那一次,牠排在外檔起步,對手前速甚快,令牠須耗力跟上至首個彎位,而且該仗的對手實力十分強勁,包括『強擊』和多匹星級賽駒,但牠於過終點時在收慢下仍以三個馬位之先大勝而回。」



「牠輕而易舉地擊敗了這些對手,我們很少看到像牠這樣輕鬆力克一眾優質佳駟奪標,因此我認為這是牠表現最佳的一仗。」



「美麗傳承」在巔峰時期就是如此所向無敵。牠於2018年11月至2019年11月連續九場的獨贏賠率為一點五倍或更熱,期間贏得四項一級賽。



「馬兒的最大優點是那股力壓群雄的氣勢。牠往往能夠以強勁步速領放,並全程保持勁勢。策騎牠的時候,感覺與別不同。」



「馬兒處於巔峰狀態時,我覺得牠所向無敵。以往當我知道自己能夠策騎牠出賽時,便會滿心歡喜。我會讓牠在陣上自由發揮,那種感覺實在很美妙,令人樂在其中。」潘頓說。



紐西蘭、澳洲、香港



「美麗傳承」於2012年9月27日在紐西蘭北島北巴馬斯頓的Highden育馬場出生,出自父系「搖滾之路」,母親是Stylish Bel。這匹棗色馬四蹄踏雪,鼻樑白色。



「美麗傳承」於2014年紐西蘭精選週歲馬拍賣會上以六萬紐元售出,在Wellfield Lodge接受初步訓練後,被送往澳洲出賽。牠當時名為「復興文豪」(Montaigne),由練馬師甘寧斯訓練。



約翰摩亞說:「馬兒讓我喜出望外,牠在澳洲由甘寧斯訓練時的成績甚佳。雖然牠並非出自名門,但潛質優厚。喬治摩亞的眼光真好。」



這匹由Moore Bloodstock和大摩的兒子喬治摩亞精挑細選的新星其後被運到香港,從此披上代表郭氏家族的著名粉紅配黑綵衣上陣,馬主為郭浩泉。



郭浩泉說:「我以前覺得『美麗大師』(2016年香港一哩錦標冠軍)已相當出色,想不到『美麗傳承』的表現更為突出,牠對我們一家人來說意義非凡。我們全家都熱愛賽馬。」



「美麗傳承」在澳洲服役時曾與當地的頂級三歲馬同場較量,包括在2016年玫瑰崗堅尼(2000米一級賽)中,於兩項一級賽盟主「大捷龍」之後跑獲亞軍。



約翰摩亞說:「『美麗傳承』最初的目標是香港打吡大賽,但久而久之,我們更清楚適合馬兒發揮的途程,所以讓牠縮程角逐。」



「美麗傳承」其後雄霸沙田馬場上演的一哩賽事,所向披靡。此駒縮程跑1400米也完全不成問題,更曾蟬聯一級賽女皇銀禧紀念盃冠軍,證明牠的途程性能廣泛。



「從馬兒的體格來看,我認為牠是匹力量型賽駒,所以我想讓牠集中跑一哩左右的賽事,而這也令牠的表現更上一層樓。」



「我們讓牠專注於1400米和一哩賽事後,牠開始大放異彩,並建立了穩固的地位,成為香港賽馬的標誌。」約翰摩亞續道。



「美麗傳承」在港首季各仗均由潘頓執韁。牠該季最後一仗出爭2017年皇太后紀念盃(2400米三級賽),末段力弱下得第八名。



「我從未想過馬兒會如此出色,有點出乎意料。我一開始曾告訴馬主,我認為牠甚至缺乏於分級賽爭功的質素,因為牠在角逐班際賽和條件限制賽時都顯得有點吃力。」



「但一如香港不少馬匹,牠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新環境。」潘頓說。



「美麗傳承」適應香港的環境後,第二季首兩仗即先後攻下三級賽和二級賽,並於該季第四仗在本地好手梁家俊策騎下,摘下2017年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冠軍,打開一級賽勝門。



梁家俊說:「賽前我已認為馬兒有力一爭,我知道牠狀態甚佳,表現很穩定,當時牠仍處於進步階段。」



「我嘗試讓牠輕鬆地領放,牠按照我的指示跑,最終掄元,對全場馬迷來說那是很特別的一刻。我要多謝練馬師及馬主對我的支持。」他補充。



傲骨、團隊合作及關係密切


「美麗傳承」資質優秀,同時也有些壞習慣及脾氣,喜歡吃薄荷糖和紅蘿蔔。與其說牠脾氣暴躁,不如說牠有一股傲氣,這一點馬伕(馬房助理)及策騎員均親身感受過。



「我在開始照顧牠之前,已知道牠喜歡咬人,所以最初有點膽怯,但後來逐漸掌握到與牠相處的竅門,而牠年紀漸長,脾氣也較收斂。」馬伕劉偉傑說。



「牠在馬格內的行為很差,我相信牠到了澳洲後首數週,那裏的馬房員工應該會被折騰一陣子。牠會咬人、踢人及以後足豎立,因為馬格是牠的家,外人不准踏足。」慣常策騎員Romain Clavreul 說。



這個鐵三角在每次沙田晨操中均會出現,劉偉傑在霸氣十足的「美麗傳承」旁側,而Romain Clavreul則安坐馬上。



除約翰摩亞及大賽騎師潘頓外,劉偉傑和Romain Clavreul也擔當重要角色,確保「美麗傳承」日常操練順利,保持狀態並於賽日有卓越表現。



「我能夠照顧牠實在很幸運,在牠來港後第二季,我於機緣巧合下獲得這個機會,當時牠已開始在香港馬圈嶄露鋒芒。」劉偉傑說。



「牠於2017年由梁家俊主轡勝出香港一哩錦標,帶給我最感動難忘的時刻,當時我幾乎喜極而泣。」



「我擔任馬伕這麼多年,那是我最輝煌的一刻。」



法籍策騎員Clavreul對八勝一級賽的「美麗傳承」喜愛不減。他與這匹偶爾悍猛頑皮的佳駟感情深厚,並視之為「知己」。



「過去三年,牠就像是我的知己,改變了我一生,我覺得自己運氣非常好,才有幸策騎到這樣的佳駟,牠是獨一無二的,我會很掛念牠。」Clavreul說。



劉偉傑陪伴「美麗傳承」三年多,即將與好友道別,他同樣感到依依不捨。



「牠在馬房內會頑皮一點,但踏進跑道出賽時便截然不同。牠在賽日十分專業淡定,知道自己的任務所在。」劉偉傑說。



「美麗傳承」的佳績顯示他們合作無間,而七屆冠軍練馬師約翰摩亞也讚揚幕後團隊努力不懈。



「我和妻子與員工合力建立馬房,組成一個堪稱全港最好的團隊,這是訓練出『美麗傳承』這些高水平賽駒的關鍵。」約翰摩亞說。



在港最後兩季



「美麗傳承」取得十連捷後狀態回落,在2019年東方表行沙田錦標(1600米二級賽)中落敗,結束逾十八個月的不敗紀錄,隨後三仗亦未能再增添頭馬進賬。



其後,「美麗傳承」連續第三度攻下一級賽女皇銀禧紀念盃,重啟勝門。可惜牠的無敵光環已漸褪色,而狀態也不復當年勇。



「美麗傳承」在約翰摩亞退休後轉換馬房,加入兩屆香港冠軍練馬師大衛希斯麾下,展開牠最後一個馬季。大衛希斯闊別香港十五年,今季回歸香港從練。



大衛希斯說:「牠是香港的一代傳奇,週日在沙田賽事中仍發揮頗佳,但『金鎗六十』出現後,只要對方一參賽,『美麗傳承』恐怕不易擊敗牠。或許在全盛時期牠有可能擊敗『金鎗六十』,但在競賽生涯此階段,牠已無法匹敵。」



「美麗傳承」於12月13日星期日在香港一哩錦標中不敵「金鎗六十」,跑獲第五名,郭浩泉於賽後宣告這匹冠軍馬將會退役。



「馬兒走勢悅目,讓我們相當驚喜,但到了約二百米處,牠似乎有些力不從心。」大衛希斯道。



「馬主很鍾愛『美麗傳承』,不喜歡看到馬兒落敗。因此他們決定讓馬兒在Living Legends頤養天年。相信牠在那裏會獲得妥善照顧,並受眾多馬迷欣賞,Living Legends會很適合牠。」



Living Legends行政總裁Andrew Clarke表示:「這真是個好消息。『美麗傳承』確是匹傳奇佳駟,牠是歷來評分最高的香港賽駒之一,也是香港史上贏得最多獎金的賽駒。」



「美麗傳承」抵達位於澳洲墨爾本的Living Legends後,將與多匹已退役香港佳駟,包括「精英大師」、「好爸爸」、「牛精福星」、「威爾頓」、「美麗大師」、「加州萬里」、「天久」、「積多福」及「紅衣醒神」為伴。



「香港馬匹來到後,往往須花一、兩天適應這裏出沒的袋鼠,袋鼠經常會做出許多馬匹不喜歡的行為。」Andrew Clarke說道。



創下不朽傳奇



「美麗傳承」在競賽生涯中創下不少紀錄,成就非同凡響。牠打破了香港賽駒單季勝出最多頭馬紀錄,也是香港歷來累積最多獎金的賽駒。



一路走來,眾人對「美麗傳承」的期望越來越高,但潘頓從未受這股壓力影響,始終對這匹冠軍馬的爭勝實力和鬥心堅信不移。



「有趣的是,我從未在策騎牠上陣時感受到絲毫壓力。當一匹馬贏得越多,人們自然會越期待牠繼續贏下去,而壓力通常也隨之而來。」潘頓說。



來自澳洲的頂尖騎師潘頓在陣上向來沉著冷靜。他已四度榮膺香港冠軍騎師,迄今取得逾一千二百場頭馬,累積頭馬總數僅次於韋達。



「我只覺得牠比對手優勝這麼多,實在沒甚麼好擔心。這樣我便能盡情享受賽事,這大概也是策騎牠出賽最美好的部分。」潘頓續道。



「我最先注意到,牠在亮相圈時有多受矚目。人們會聚集在亮相圈周圍,對著牠舉起相機拍照和錄影。這我才發現,並不只是馬迷,連一般市民都對牠十分關注。」



「每次策騎牠出賽後,我只會感到很滿足,從來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因為我一向對牠信心十足,相信牠能夠勝出。」



對於潘頓來說,「美麗傳承」是匹一生難得一遇的佳駟,而此駒也將永遠成為香港的一個標誌。就如其他冠軍賽駒一樣,無數馬迷爭相一睹牠的風采。牠已俘虜了萬千馬迷的心。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