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疫下長者與世隔絕 專家憂最終孤獨死

2021-02-22 00:00
(星島綜合報道)專家指出,疫情令本國部分長者更感孤單。雖然人們忙著保護長者免受病毒侵害,但這些長者最終可能會死於孤獨。
薩德利斯(Maria Sardelis)去年10月搬到渥太華的養老院,照顧她98歲的母親。她母親被確診新冠肺炎,為減少其他居民和工作人員感染的可能性,薩德利斯擔負起護士的角色,幫母親量血壓、餵食以及在門前給她留下藥物。但她說,如果她不在那裏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其他沒人可以照顧的長者怎麼辦?
專家說,長者在疫情前就已很寂寞,到疫情發生之後,無論是獨立生活還是住在長期護理機構,他們都無法與家人或朋友聯繫,隔離和年齡歧視可能加劇了他們的孤獨。
加拿大全國老齡化研究所健康政策研究主任斯奈(Samir Sinha)表示:「儘管我們忙著保護長者免受新冠襲擊,但他們最終可能死於隔離和孤獨。」
由Global News委託民調機構益普索(Ipsos)獨家進行一項調查顯示,年齡在55歲及以上的人中,有47%感到因身體和社會距離而感到孤獨,這比去年11月以來上升了14%;有21%的人稱他們的心理健康狀況在冬季變得越來越差。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去年6月發布的健康報告,孤獨感也與65歲或以上的人死亡率較高有關。由於健康狀況不佳、過渡到退休、失去配偶或家庭成員、行動不便、低收入或視力和聽力受損等原因,一些長者感到孤獨。
獃在柏文如坐「豪華監獄」
卑詩省西門菲莎大學(SFU)老年學研究中心主任威斯特(Andrew Wister)說,年齡歧視也可能助長孤獨感或孤立感。「有很多新聞認為新冠肺炎是老年人的疾病。」他補充說,經歷過年齡歧視的人們可能會覺得是自己導致了封鎖。
全國老年人權益組織加拿大退休人員協會(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Retired Persons,CARP)的首席政策官員Bill VanGorder表示,雖然旨在有針對性地保護長者,但疫情期間對長者的區別對待令長者被孤立了,因為他們無法像以前那樣擁有相同的社交互動。比如由於有傳播風險,那些以前會去祖父母家的年輕家庭成員現在會對拜訪他們持謹慎態度。此外,他們也不能去橋牌俱樂部、午餐會等活動。
75歲的多倫多居民法卡斯(Eva Farkas)說,被關在她的柏文中就像待在「豪華監獄」裏。「獨自一人被隔離是非常令人沮喪的事情」,她說,在疫情前,她會去聽音樂會、看戲或是和朋友見面吃飯,而現在,如果不是為了遛狗,她可能都不會離開家。
不過,65歲的溫哥華居民洛根伯格(Bobbi-Lee Loganberg)稱自己並不感到孤單,她每天都會通過電話與她兩個最好的朋友聊天,這被她稱之為「健康電話」。自從她丈夫2019年去世以來,她學習做飯,在疫情期間,她還一直在陽台上練習瑜伽和從事園藝。
她說自己一直是一個獨立的人,待在家裡並沒有讓她感到被拋棄,她喜歡自己的陪伴,感覺受到保護。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