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病例數據欠全面 分析疫情大受掣肘

2020-08-04 00:00
(本報訊)一周前,當阿拉美達縣成為灣區首個新冠病毒感染人數超過一萬人的縣時,一批政治和公共衛生領袖在屋崙美麗湖(Lake Merritt)舉行記者會,請求當地居民不要再在當地聚集。他們說,這種聚會太危險了,屋崙目前的感染數字正在激增,部分的原因是由於當地的聚會,在病毒傳播期間,這種聚會是不安全的。
就整個灣區和加州而言,情況確實如此,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一再上升,但沒有具體的案例與美麗湖的聚會有關。
但這並不是說,在湖邊的野餐和燒烤是安全的,或者是人們可以在那裡自由聚會,相反,這只是揭示一個令人沮喪的缺陷:疫情期間收據收集能力有限。
阿拉美達縣衛生官莫斯(Nicholas Moss)向《三藩市紀事報》說:「說實話,我希望數據可以更好些。我們知道人們的地址、性別和年齡,但某些情況下,我們缺乏大量的數據。」
加州疫情爆發已導致確診病例超過50萬,死亡人數也超過九千。但傳染病和公共衛生專家卻在擔心他們對疫情其實了解不多:受感染者病情有多重?死亡可能性多大?他們在哪裡被感染?
在加州再次關閉後,病情數字顯示7月份是最糟糕的一個月,而且這些病例數字也可能極不可靠。衛生官員認為,現在的報告嚴重低估了實際數字,真實的感染病例可能是已公布數字的十倍。
缺少數據的原因是數十年來公共衛生機構的資金不足,以及對專家長期以來對疫情的警告沒有做好充分準備。而面對疫情,州和地方衛生部門不但要應對本地疫情,確保醫院和醫療系統安全,還要收集、分析和傳遞數據,以令他們的回應更有力。
史丹福大學流行病學家古德曼(Steven Goodman)形容:「這就像飛機起飛時我們才收集飛行數據,因為我們之前並沒有這些數據。這就是對公共健康投資不足的結果。」
不過要解決問題並不簡單。在經濟危機期間,改善數據收集和分析都涉及財政投資問題,而一直以來,公共衛生已經花費了數以千萬的額外資金。
它還需要公共和私營機構早就建立夥伴關係,但如果建立這種關係則可能意味這放寬長期以來實施的隱私政策。
洛杉磯加大流行病學家克勞斯納(Jeffrey Klausner)說:「這是我們百年來最大的測試,結果發現我們的公共健康基礎設施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他在6月加入一個學術研究小組,並要求州府提供更多測試呈陽性的人群數據。他們在給州健康與公共服務局以及衛生部的信中表示,疫情已經發生了幾個月,但缺乏數據分析的情況「令人震驚。」
不過,加州政府拒絕了他們的要求,原因是聯邦和州的隱私法律不允許分享報告,即使剝離了身分信息也不可以。
有份提出這個要求的史丹福大學流行病學家巴蒂亞(Rajiv Bhatia)說:「政府沒有公布數據,也沒有我所期望的對疫情的大範圍分類。」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