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杜魯多排除「換囚」主意 若就範勢令加人陷險境

2020-06-27 00:00
(本報訊)周三傳出有19名加國前法官及前外交人員聯署信件,要求聯邦司法部長拉梅提(David Lametti)行使權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訊,讓她返回中國,令兩名加國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能獲中方釋放。早前康明凱妻子納吉布拉(Vina Nadjibulla)接受媒體訪時,亦促渥京以釋放孟晚舟換取丈夫返回本國。總理杜魯多表示,尊重並感謝這些精英專家的意見,但以強硬語調指這是錯誤的方法,就範只解決短期困難,卻令更多身在中國的加拿大人處境更危險,且嚴重損害本國司法制度。
中國外交部日前也於新聞發布會上,重申只要加國釋放孟晚舟,康明凱及斯帕弗就可返回加拿大。
一直被外界指對中國態度相對軟弱的杜魯多,昨天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有本國前政要促請他指示司法部運用權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訊,杜魯多以堅定語調表示,如果在此事情上向中國提出的要脅「彎腰」,不但嚴重損害本國的司法制度,且間接「認同」對方將康明凱及斯帕弗當作政治籌碼的做法,只會令現時身在中國境內,或其他專制國家境內的加籍公民,處境更危險。
前提乃不能以人質達到目的
杜魯多說:「政府盡所有的力量確保兩加拿大人儘快被中國釋放,但政府也要確保未來所有國民的安全,讓海外的加人可以安心。如果中國或其他國家發現任意拘捕加人和政治手段就可以達到目的,那對於海外國民是更危險的。我們不允許透過政治壓力或任意逮捕公民,來影響我們司法系統的運作。」
他表示,個人尊重19名前政要,但絕不認同他們是次聯署要求,認為他們的建議是錯判形勢。
有記者追問引渡法專家提到,司法部長有權隨時停止引渡程序的,並未涉及干預司法的問題,政府如何解讀有關法律,杜魯多表示,他不需要解釋法源依據,因為無論有甚麼樣的工具可運用,前提是不變的,就是不能讓中國或其他國家認為只要透過任意拘捕加人,利用人質外交和政治壓力,就能達到目的。
杜魯多說,他和康明凱、斯帕弗的一些家人都見過面,深深為他們的遭遇感到難過;但作為政府,不只要關注兩人的生命,也要關注所有國民的安危。政府會利用一切工具來挽救兩名加拿大人,過去也有很多類似的案例最終成功被釋放的。
學者指不宜開干預先例
有法律學者認為,司法部長雖可運用現有賦予政府的中止司法聆訊權力,但此例一開,將引致政府部門干預司法獨立,對本國《引渡條例》帶來前所未有的破壞。
加拿大情報局前策略分析師古爾斯基(Phil Gurski)表示,明白康明凱及斯帕弗家人的心情,日夜盼望親人能早日回家,但若「釋孟換兩米高」成為事實,等同將身在極權國家的加籍公民變為政治人質。他贊同杜魯多對事件的強硬立場,認為這是保護身在海外公民的明智之舉。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