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變了調的運動 我們要頭腦清醒 我們要劃清界線

2020-06-04 00:00

(本報訊)變了調的運動,我們要頭腦清醒,我們要劃清界線。
6月1日紐約市宣布實施宵禁令後,入夜後依然有暴徒手持球棒在購物區的名店肆意搶掠,無視法紀,華埠及蘇豪區昨夜被趁火打劫的情況稍有好轉,但仍有過百人深夜徘徊華埠進行破壞。不少華人商家為了自保,已經趕緊把木板釘在店門上,減少受掠奪的可能,華埠一日之間變成了「木板城」。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一場「和理非」反對警察濫用暴力,追求族裔平等的抗爭運動,會變成打家劫舍、人人自危的社區動盪,為什麼追求社會公義的進行曲會變調成為怨聲載道、紐約完蛋了的哀歌?
非裔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跪頸壓至窒息死亡的視頻公開後,那位6呎6吋的巨人在地上發出臨死前的低鳴「我不能呼吸」的畫面令人觸目驚心,看後無不怒氣沸騰,引發全美遊行示威並不意外,作為少數族裔的亞裔,連日來都有不少民權團體呼籲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依歷史可見,華人也是警察濫用暴力的受害族群。
可是這場全美「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很快就變了調,各地放火燒車,仇警及搶掠充斥新聞每個版面,華埠也不例外。家住華埠巴士打街的林女士受訪時說,兩日來,從家向下望,都見到一群身著連帽運動衣(hoodie),帶上口罩,看不清面目的人,手持球棍或鐵枝,7時多就集結在街角,一等到天入黑,就開始進行破壞,隨意掠奪。5月31 日晚上,她見到那些暴徒在格蘭街企圖放火,其鄰居的兒子見狀後,馬上下去跟暴徒爭吵和打架,才避過了一場縱火之劫。她說,放眼看這群暴徒大部份都是非裔年青人。
昨日一位非裔在一公開視頻高聲疾呼、咬牙切齒地說:「請你們告訴我,你們走到Gucci的搶奪,跟George Floyd的死有甚麼關係。你們真的關心社會公義嗎?你們只在乎個人的物慾,為的只是一對波鞋,一件新衣。以追求正義為口號來偷竊能騙到大眾嗎?你們這些行為很無恥,跟公義談不上任何關連。」
州長市長互相指責
暴徒無視宵禁後,昨日州長及市長的日程記者會上,兩人再度互相指責,州長指斥市長不接受州國民兵的幫忙,而以全國最龐大而受過嚴格訓練的3萬8000千位警員對宵禁後執法未有全力以赴,州長雖有罷免市長權責,但他不想把情況弄得更惡劣。而市長則義正詞嚴表示,大家要有大景像的視野,數十年來,紐約市從罪惡城的臭名翻身,也走過911恐襲及颶風珊迪的難關,紐約一定會熬過來。
他究竟知不知道,紐約渡過每個難關都是經過官民的共同努力,當中還要有高瞻遠矚的「領導力」(leadership),如果自己的女兒參加和理非的示威,結果以阻礙交通被拉,市長卻以「欣賞」和「自豪」來美言自己的女兒,這種縱容,又怎能要求警員全力以赴對付滋亂?
對於新冠封城後的政策反反復復,對於疫情過後即將解禁的城市對策常常啞口無言,沒有具體計劃,令疫情後解禁蒙上陰影,令人困惑擔憂。華埠一日之間變成「木板城」,說明了暴徒的猖獗,也顯示了政府領導無方。昨午州長市長共同宣布把宵禁令提早至8時,並延至本周日,大家放眼他們的執法力度,能否止息暴徒的惡行。
我們華人對於George Floyd的枉死必須伸張正義,參加族裔平等運動。但是我們不容許這支樂曲變調,以追求公義的口號來借題發揮、趁火打劫的暴徒,不能接受以龐大的遊行隊伍來掩蓋了不義的罪行,在這場還未結束的運動,變了音調,變了焦點,我們要保持頭腦清醒,我們要劃清界線。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