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有學生指如「縮水」福利 也有慶幸獲「及時雨」

2020-04-24 00:00
卑詩學生聯會周三回應聯邦政府推出的「加拿大緊急學生福利」(CESB)時表示,不理解為何政府對待學生和其他民眾不能一視同仁,給一般民眾的緊急救助福利金(CERB),每月為2,000元;但給學生的援助卻降至1,250元。不過,有大學生表示歡迎,也有學生表示不會領取,希望把錢留給更需要的同學。
卑詩學生聯會(BC Federation of Students)主席克勞桑(Tanysha Klassen)周三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聯邦政府早前推出的CERB,可以幫助不少國民度過因疫情引發的困難,但該項目仍有一些疏漏,包括部分學生不符合申領資格。不過,她指出,原本以為政府推出新項目CESB是要確保CERB能惠及所有學生,誰知CESB的金額卻只有1,250元,比CERB的2,000元少了很多,感覺就好像福利「縮水」了,連最低工資水平都達不到。
克勞桑說,學生也一樣有很多賬單要支付,買菜、交電話費,還要付學費。他們需要的生活開支不比其他人少,但聯邦政府卻認為學生應該比其他人得到的金額少,這實在令人擔憂。她還表示,CESB僅可於5月1日後才可領取,且只能追溯到至當日,這意味著現在學生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卻拿不到錢。而學生在4月也要付房租,過去的一段時間也都需要買食物。
寧把錢留給有需要者
在多倫多大學建築專業三年級就讀的何同學,對聯邦這一宣布則表示歡迎。他說,儘管因疫情他已回到大溫父母家中,但他在多倫多租的房子卻無法退掉或轉租,因此,政府的福利金剛好可以幫他支付在多倫多的房租。
在魁省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就讀的劉同學表示,每年夏天他都會做輔導老師賺些錢,但今夏由於疫情影響,不確定是否還能找到工作。他說,在滿地可市中心生活開銷很大,政府每月1,250元的CESB對他來說是很有幫助,可支付房租及生活費等。
溫哥華的大學生王同學,在疫情期間仍堅守在超市的兼職工作崗位。他說,因為疫情,他減少了工作時間,目前每月工作31個小時,儘管超市工作時薪增加了2元,但每月收入仍低於1,000元。上次政府宣布CERB時, 他與不少超市的同事原都打算申領,到後來看到細則才發現要連續14天無收入才可領取。周三政府公布的學生福利仍未有細節,但他希望自己能夠符合資格。
他指出,在超市工作感染病毒的風險很大,每次上班也都非常擔心,更害怕把病毒帶給家人。如果學生福利仍要求無收入者才能領取,那麼對他們仍然堅守崗位、但收入不高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反而可能一些富二代或根本毋須資助者卻可拿到福利。他希望政府可以定好細則,令真正有需要的人拿到錢,而不是亂撒錢。
在卑詩大學(UBC)就讀的戎同學則表示,他不會去申請這筆福利金。他說,原本在卑大有宿舍,但上月已退掉,並搬回列治文父母家居住,因此不存在房租壓力。
此外,他在學校的助教工作仍在網上進行,沒有影響他的收入。去年夏天他曾在軟件公司實習打工,今年申請實習工作機會少了一半,因此他不確定自己能否找到暑期工,但他認為自己的經濟狀況不會出現問題,因此希望能將福利留給真正有需要的同學。本報溫哥華記者王學文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