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抗疫一招了 大「蝦碌」非偶然

2020-07-31 07:26
  政府禁止堂食全城鬧爆,對管治帶來新一波的衝擊。政界中人議論,為甚麼會走出這樣的決策?

  記者會已聞燶味

  當局今個星期初宣布食肆全日不准堂食,但實行第一日就搞到不少打工仔要露天進食,苦不堪言之餘,甚至還增加了衞生風險。過去十幾日,陽光普照,在烈日當空下食飯已經很慘,未來幾日天氣不穩定,若然在街外吃飯淋雨,處境必然更加狼狽,淋雨之後隨時生病。現在急急取消限制,朝令夕改都好過死不悔改。

  今次決策如此水皮,政界首先會問,這樣重要的決策不是應該開過會嗎?為何沒有人提出疑問。過去,政府曾經收緊飲食限制,當時講過若然經濟要運作,上班人士都要有地方吃飯,為何今次全面禁絕,沒有想到這個問題?這次高官被鬧離地,當見到很多體力勞動的地盤工作要踎街吃街,實在不能不認同。處理勞工問題不純然是用智商解難,最重要是了解勞工基層的生活,在今次決策中,顯然就見不到這種同理心。

  禁堂食在周初宣布,周三實施,其實在記者會上,有傳媒已問到食飯問題,當時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說政府仍會開放公園,打工仔可以去食飯,要作出這樣的答案,其實應該已經聞到燶味,若然這個時候政府立即部署開放社區中心,以至表明會觀察實施情況作決定,至少為轉身留下後路,可惜最後這個時機也錯過了。

  小市民醒過高官

  食肆是今次傳播熱點之一,限制堂食本來有其理據,只是全面限制就變成推得極端,代價大而效果小。出現這種笨招背後反映一個基本問題,就是整個抗疫太倚重阻隔社交接觸。在此之前,不少意見提出大量增加檢測,推動小區隔離等配合,可以讓防疫變得立體化,可惜這些招數都因為體制內的阻力無法落實。

  政府在應對第一、二波疫情時,表現其實不錯,但在第三波的挑戰中,就暴露了本地醫療體制很大盲點,就是醫療界的自我中心,以及行政機關決策不夠科學,所以先出現走漏了外地來港的播毒源頭,繼而出現檢測追不上需求的場面。下一個威脅就是醫院設施面臨飽和。在這些過程中,小市民都開始醒覺漏洞所在,批評當局任由外來毒源傳疫,又埋怨檢測做得太遲太慢,公眾這些感覺都是直接又真實,比官員長篇大論的決策邏輯貼地得多。

  政界認為,應對第三波疫情,官僚體系反應不足,醫護因為利益考慮,來來去去只得限制社交距離一招,是催生了全禁堂食「蝦碌招」的底因。

  最驚下策還會來

  從世界各地的經驗,新冠肺炎有變得更加適應人體的迹象,故此很多地方一放寬經濟活動,疫情就會翻爆,傳播鏈在社區出現。如果香港再只靠限制社交一招了,恐怕類似的下策還會再來,甚至最後變成技窮難控。

齊秀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