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抗疫的上策、中策和下策

2020-07-29 08:38
  香港的新增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每天以三位數字上升,輪候入院確診者過百,任由他們在家隔離,很多港人住在幾百呎的斗室,大大增加感染家人的風險。

  香港背靠中國,中國抗疫成功例子有樣辦給港人看,中國一個城市有事、全國馳援的模式,過去多次城市爆疫,起到立竿見影功效,偏偏部份港人十分抗拒。他們抵制內地抗疫模式,拒絕內地醫護幫忙,如果香港抗疫搞得很好,當然不是問題。但香港疫情失控,令到阿爺亦相當緊張,對香港這個雞手鴨腳的抗疫狀況,甚有意見。

  聞說政府高層私下定出兩條準則,第一是不想內地醫護赴港援助;第二是不想香港檢測樣本送回內地檢驗。

  我對這兩大原則,深感疑惑。萬一、只是萬一香港疫情失控,每日確診過千,是否仍堅持這兩個原則,任由病人失救,橫死街頭呢?政府未經深思熟慮,就定出這些原則,究其底因,是受偏見束縛,當中包含政治性和行業性偏見。

  一、政治偏見。以內地行之有效的全民檢測為例。北京六月十一日爆疫,當地全民檢測,結果有一千一百萬北京市民做檢測,找出大量潛藏患者,特別是無症狀患者,大大減少社會傳播風險,在二十六日內就把新增個案歸零。

  香港對全民檢測,有眾多反對聲音。有醫生協會負責人說,若全民檢測,驗出有很多確診者,逼爆醫院怎辦?這是一個奇怪邏輯,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疫情爆發之初那種減少檢驗便減少確診的態度,如出一轍。

  也有政府的醫生,反對疫廈民眾全部檢驗,說就算驗出染疫者,也不會對疫廈全座隔離,檢來做甚麼?這種「斬腳趾避沙蟲」態度,邏輯是若做不到十足,不如一點也不做,無視找出潛在病人,至少可以禁止四處走動傳染他人的風險。而反對派議員更大力反對檢測,特別是強制檢測會影響市民自由,聲稱把居民的檢測樣本送回內地,會洩露港人私隱。

  這種種反對聲音,出於對內地偏見,從根本上反對中國抗疫方式,認為只有社會主義專制國家才做到,無視內地抗疫方式的科學性。即使做不到十足,做到五成,也遠比西方的抗疫有效。

  二、醫護界的自我保護。不少香港醫護人員打從心裏不喜歡內地,怕是次疫情會打開缺口,做成先例,讓內地醫護來港執業。醫學會會長蔡堅連醫生使用不同的語言和文字都拿來作藉口,說內地醫生用中文寫牌板,本地醫生用英文,大家溝通不到,所以不能讓內地醫生來港。試想一下,現時確診病人等五天也入不到醫院,若有方艙醫院,有內地醫護駐診,相信很多人願意入住,畢竟保住條命仔最要緊。

  政府抗疫,要以科學態度為先,如何能夠更快更大控疫,就能讓香港付出更少代價。北京以二十六日完全控疫,除疫區外,大部份社會沒停擺,也沒有採取全停式限聚措施。香港疫情不受控,大大增加社會隔離措施,首先令大眾要付出自由代價。其次如在短期內控制到疫情,社會經濟損失沒有那麼大,政府也沒有壓力提供大量救助,但做不到北京的抗疫水平,社會要付出數以百億元,甚至千億元代價。若像美國一樣失控,付出的代價甚至或達萬億元以上。美國為抗疫,至今財赤升至二點七萬億美元,較平常多兩萬多億,可知疫情失控代價多大。

  若內地抗疫方式是上策,美國方式是下策的話,我們起碼尋求中策水平。首先大幅擴大本地檢測能力,不應受能力所限,便有需要做檢測也不做。政府應由上而下訂立目標,如逐步擴展本地檢測能力至每天五萬,甚至十萬份,一有出事地區更應強制檢測。檢測是對自由限制最小的手段,而得到的效果最大。政府應訂立目標,全力去做。

  另外,香港應盡快搞健康碼,把疫情爆發地區列為紅區,即使健康碼沒內地般有追蹤位置功能,但能夠列出疫區,可勸喻當地居民盡量不要離開該區;勸喻僱主讓住該區員工留家工作,這有效降低疫情散播的風險。

  港人要放下偏見,學習內地科學化的抗疫方法。每年會考放榜,都見到很多狀元讀醫,說目標治病救人,香港醫護人員應牢記初心,要把救傷扶危,放在自己行業利益之上。當然,政府在疫情如此嚴峻之時,要有一個作戰思維,不要受制於政治偏見,敢於行事,勇於擔當,否則疫情失控,香港會如美國那樣,付出驚人代價。

盧永雄

原文刊卡《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