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嚴控聚集又如何可以如期選舉?

2020-07-28 08:26
  香港疫情嚴峻,昨日(七月二十七日)公佈新增一百四十五宗新型冠狀病毒確診者,當中三宗輸入,其餘一百四十二宗為本地個案,當中五十九宗源頭不明。源頭不明個案仍多,顯示病毒仍然在社區擴散,無法追蹤。

  由於每日有百多宗新增個案,但醫院的負壓病牀非常緊張,有確診病人等候多日未能入院,家人亦受感染。今年一月武漢爆疫期間,香港電視台訪問一個武漢中年人,他說自己咳了多日,懷疑感染(其實他並未確診),但武漢的醫院因為缺乏牀位不肯收治他。當時看新聞的感覺是武漢疫情相當失控。想不到如今香港,也陷入相同情況,連確診病人也收治不了。

  我早前已講過,究竟香港想:一、如北京那樣三個多星期控制疫情令確診歸零;二、採用一個半吊子的方式捱三個月才能再歸零;三、還是如美國那樣事事政治化三年也不能歸零?這是香港人的選擇。如今看來,香港抗拒用內地嚴控疫情手法,擴大檢測的速度太慢,醫護組織又完全抗拒內地馳援,政府唯有不斷加強「限聚令」,用社區隔離去減慢疫情,未來若在三個月內可以穩定清零,已屬萬幸。

  在疫情如此嚴峻的情況下,五個星期後的九月六日,就要進行立法會選舉了,我們真是有條件選舉嗎?

  有政界中人話,不認為排隊投票會令病毒傳播,可以隔一點五米排隊,不需要擔心。他又認為押後選舉的說法是對自己選情無信心,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亦沒有因為民望落後而押後選舉。

  不聽到這個政客提及美國還可以,講到美國真是「把幾火」。美國是香港的仿效對象嗎?美國現在累計確診新冠肺炎四百三十七萬人,死亡十五萬人。若香港要按美國同樣人口比例去死人,會死三千四百零六人,但香港現時因新冠肺炎只死了二十人。美國的人命,好像一錢不值那樣,她有甚麼東西值得我們去學呢?根本提也不用提。相反地,美國抗疫時做或不做的事情,我們朝相反方向去做就對了。

  現時政圈議論推遲選舉的方案有幾個,方案一,不斷十四日、十四日地延遲;方案二,延遲九個月至一年;方案三,直接延遲一屆即四年。

  我認為延遲太短根本無用,不如不延。若選擇延長,就要推遲較長時間。

  當中最關鍵問題,是繼續選舉的播疫風險根本不可控。政府剛公佈最新的「限聚令」在公眾地方群組聚集人數將由四人收緊至兩人。連三人相約行街都犯法,卻可以容許三百萬人一起跑出來投票,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大家不要忘記,按我們香港的抗疫權威專家定出的標準,要確診歸零後兩個周期即二十八天沒有新增個案,才好放鬆「限聚令」。現不要說九月六日,十月六日也不一定可以確診歸零,你話何時可以放寬「限聚令」呢?「限聚令」一日未大幅放寬,冒險去搞選舉,若出現群組感染,哪怕只是死多三、五個人,又有誰願意出來負責呢?

  早在二〇〇三年沙士時,我和一個政府高官私下傾談,那時因為沙士去世的有五十人左右,高官已說十分大鑊,這是政府倒台的危機。他說意外去世人士的家屬,完全接受不了親人離世,一定會追究到底,所以死人事件,政府承擔不了,死多一個也嫌多。

  另外選舉的公平性也是問題。疫情持續,大多數助選活動都要停止,派單張不成,洗樓也不可以,當然開群眾大會更免問。甚麼活動都不能搞,對現有議員有利,對新人不利。一日有「限聚令」,又有何公平性可言?

  當然,有些人政治掛帥,覺得選舉大過天,那麼大家的出發點不同,根本不在同一條頻道上,美國就是這種思維了。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