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中美終須一戰……

2020-07-18 07:57
反對派初選之後,港澳辦及中聯辦發炮猛轟,指初選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初選的主要搞手戴耀廷前日(七月十六日)在facebook上發帖,說「希望在未來一段日子,爭取多一些休息時間,也可以更專注於學術的工作。」

事情可能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那麼簡單。在這場「35+」的顛覆陽謀當中,第一步的初選是扶起本土激進派,並把傳統泛民捆綁在否決預算案的行動中,如今目的初步達成。戴耀廷號稱「休息」,恐怕是要避避風頭而已,以減少現時被捕的風險。到投票前夕,反對派如何配票,還要他出面協調,所以估計戴耀延只是暫時由台前退居幕後,如果你以為他要退場,就未免想得太簡單了。

香港回歸二十三年,阿爺當然不會不知道美國、台灣勢力在香港有搞作,只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只要對方不要搞得太過份,還是默許他們繼續玩下去。但現時中美關係已經去到決裂的邊緣,而香港這個小局,又被操弄成要透過否決預算案去癱瘓香港、脅逼中央的敗局,阿爺唯有出手。

香港已成為美國的棋子,中央被逼入被動的牆角後,出人意表地打出《香港國安法》這張奇牌,走出破局的第一步。未來香港的小局,仍受着中美大局所牽制。

我愈來愈擔心中美不斷摩擦,最終難免一戰。而這場熱戰,可能在十年內就會發生。近日有些動態,值得關注。第一、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會預估,到二○二四年,按GDP總量計算,中國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而印度會上升到第三位,日本下跌到第四位,印尼排第五,俄羅斯排第六,德國排第七。

中國去年的GDP總量大約是美國的百分之六十七,今年美國經濟急速萎縮,而中國抗疫成功,今年GDP可能仍然會有正增長,一加一減,中美兩者差距進一步拉近。但若說到四年之後,中國的GDP總量已經超過美國,也是一個很大膽的預測。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對世界銀行及國基會有重大影響力,它們這個預測,是褒獎或是刺激,目前還說不清。但當美國將被中國超越的感覺愈來愈強的時候,美國人排拒中國的態度將會愈來愈明顯。

第二、美國礙於疫情,暫難反擊中國。美國的新冠疫情極其嚴重,每天有超過六萬新增確診個案,經濟一重啟,疫情便爆發,經濟陷入一個艱難的苦戰當中,美國現時的狀況可以說是極其脆弱。

近年中美關係有兩個意外。第一、特朗普開打貿易戰。原本中國估計中美仍會維持和平局面三、五年,中國可以爭取空間發展經濟。但二○一八年特朗普搶先開打貿易戰,兩國關係迅速轉差,出乎意料之外,一度令中國處於被動,其後中國穩住陣腳,在今年初與美國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二、美國對香港訂立《國安法》回應的軟弱程度。中央行出為香港訂立《國安法》這一步,已經預備了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西方世界向中國大力制裁,中國可能要捱三至五年。令人意外的是美國的回應相當軟弱,都是一些雷聲大、雨點小的行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此顯然深深不忿,所以在社交媒體上貼出一張自己的狗咬「維尼熊」的相片,去諷刺習主席。蓬佩奧以這種「小學雞」的方式自慰,那像一個全球大國外長所為,反映了他滿腔的不忿。不過,中國也不可以對美國的態度掉以輕心,說不定美國在抗疫方面一企穩陣腳,就會轉而對中國開刀。

今年十一月美國總統大選,是最大的變數。如今特朗普的選情落後,難保他不會搞一些出位的軍事摩擦,藉著與中國對抗,來提振個人選情,或許這只是一些小摩擦,還不是大衝突。我更擔心的是,當中國的經濟總量逼近美國的時候,更大衝擊就會到來。美國如果覺得國力承受得到,絕對不介意向中國動武,阻止中國趕超。

未來十年,是動盪的時代。在中美之間,香港人別無選擇,只能站在中國的一方。不願意作此選擇,唯一的出路,就是移民他國了。

盧永雄

全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